顶点小说 > 穿越三国之开局一个碗 > 第二十章:一夜好梦登帝,高阳县令邀请
    关羽的管理方式,虽然是伟天给的方法,但实际训练里来看,关羽手中的一旅,无疑是效果最好,表现最完美的。

    这和关羽没有什么生活陋习有很大的关系,俗话说,为将者,必先审其身,以身作则是非常重要的,和张飞偶尔的懒散不同,关羽的日常除了练武和训练士兵,无非就是读读书了。

    “今天让他们早点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就要回高阳了。”

    高阳到常山并不远,十天不到就可抵达,伟天其实心里也十分佩服这些当兵的,动不动就靠着双脚横跨山沟。

    伟天手里的马匹并不多,能有马的多数都是一些军队里当官的。

    剩下的虽是重装,但也只是靠两只脚行走,更别说身上还带着那么重的铠甲了。

    但好在今天的事情谈妥,伟天绝对最多一年,他就可以完全将关羽手下的一旅打造成纯骑兵。

    伟天的计划也十分简单,兵种的分工十分重要,河北等地多数为平原,像这种和山贼交手的情况是十分少的。

    以后的战争,除了攻城,多数都会以骑兵解决战斗,伟天要的就是在关羽手中最精壮,强悍的骑兵!

    而手下的人呢也清楚伟天对关羽的偏爱,是整个部队都知道的事情,人员配发,辎重装备,也都是先就着关羽。

    但其实伟天还真没什么偏心的,部队装备差,当然要把好的东西集中在一起发挥最大的力量。

    等以后钱多了,再给张飞他们也行。

    “主公早点歇息吧,今天也跑了一天了。”

    在外人面前,关羽还是要叫伟天主公的,他早就看出了伟天的野心可不仅仅是当一个官这么简单。

    “行了,我走了,周仓,有需要你的地方你就多动手,别让大哥喊,有点眼力见知道么?”

    “明白!主公慢走!”

    伟天对着周仓点点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说来也奇怪,伟天觉得自己的霉运在乞讨的两个月都已经用完了,自从和关羽张飞结交之后,自己的运气好像非常好。

    打高阳有韩当出现,打土匪还能获得一箱子黄金,来高阳不单预定下了赵云刘崇两人,连自己后勤的事情也处理了,

    哦!还有,婚事都决定了,难道自己真的是天选之子?

    伟天躺在床上想着不由的笑了出来,从枕头下拿出了一本厚厚的书,封面什么都没有,只是用麻绳将这些纸缝合了起来。

    里面是伟天用简化的汉字写下的记忆中的三国。

    能想到的东西都记在里面了,主要是伟天害怕这几个月自己还能记起来,几年之后呢,怕是忘的差不多了,趁着自己这些零散的记忆还没有消失,能记录下来的,都要记录。

    不知不觉间,伟天抱着这本厚厚的三国,睡着了,梦里他成了皇帝,统领着天下大事,子孙环绕...

    .............

    回高阳的路上并没有多少阻碍,就算是有土匪或者零散的黄巾贼,老远看到伟天的部队也跑开了。

    刚刚进城,就有不少百姓出来凑热闹,都想看看这清理高阳的部队的将军到底是什么样的。

    可这么一见,就有些失望了,伟天堪堪一米八的身高,身子非常瘦弱,虽然这几个月伟天已经尽力在吃胖了,但奈何这个体重上不去啊,古代能吃的油水实在太少了。

    天天吃肉也不现实,先不说手里的钱够不够自己挥霍,就吃肉,那万一吃出个什么病,以现在的医术,一旦得上病那真是比死了都痛苦。

    虽然百姓都在尽力小声的议论,但是伟天的听力还是不错,隐约间能听到说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什么的。

    伟天知道,这个谣言的初始点,就是张飞!

    不过也怪自己,非要说自己体弱多病,这让张飞挂在了心里,时不时出城打猎的动物,也全部做成汤给伟天送来,再加上张飞那个嘴巴....

    伟天的部队驻扎点并不在高阳县的最中心,而是原来黄巾驻扎的地方,靠近东面的城门,除了城上日常巡逻的部队之外,剩下的人马都在那杯栅栏围起来训练。

    待伟天刚刚到达军营,门口的侍卫就刚忙通报道:“大人,县尉说邀您去谈话。”

    县令?

    说实话,伟天从进城这两个月,还真没有见过县尉,黄巾进城不是吧把县令杀了么?怎么又跑出来一个县令?

    一旁的韩当看出了伟天心中的疑虑,刚忙上前给伟天解释道:“是幽州太守新任命的,他们知道主公攻下了高阳,转手就任命了一个新的县令。”

    “这刘焉倒是好算计,我们辛苦打下来的东西,他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将功劳拿到他的名下。”

    一旁的张飞显得愤愤不平,以他的想法,就算是个县令,也应该给三弟才是,他们辛苦打来的,凭什么给别人啊。

    “确实,无奈刘焉是幽州的太守,而我们是平民百姓,我们就算攻打黄巾贼,名义也是刘焉昭告自愿征战的义勇军而已,算不上名号的。”

    伟天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开始了思索模式,这个节骨点,正是整理军队的时候,这个县令倒是会掐时候,自己刚刚进城,这命令就来了。

    “要见么?”

    关羽在伟天的身后问道,要是伟天不愿意,关羽现在就能带着铁骑冲烂县令的衙门。

    “哼,不见一下怎么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嘛,这个见还是得见得,但不能他说现在见就现在见,那样显得我们多没本事是吧?”

    你确实是高阳的县令,但整个高阳都是我的部队,凭什么你叫我就去?

    就单单论伟天攻下高阳这个战绩,拿个小小的官根本就不是问题,但这刘焉显然是不信任伟天,这才转手安了一个县令过来的。

    “韩当,差人告诉他,我明日下午在军营等他,还有,带回来的那一箱子钱财先别动,要是有一个叫颜宇哲的来投靠,直接让他来见我。”

    刘焉啊,刘焉,你最好别对我起什么心思,要不然这幽州我迟早全部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