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朕就是亡国之君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贪,万恶之始
    “我得当着陛下的面说!否则就是真的把我送太医院,我也不说!”孔彦缙话锋一转,立刻选择了闭嘴,他本来打算用来保命的东西,不能这么轻易的说出来。

    卢忠叹了口气,这孔彦缙显然不如赵辉好忽悠,他摇头说道:“来人,送太医院。”

    到了太医院也能说,不着急,在大明境内,只要是大皇帝陛下想要的东西,有得不到的吗?

    没有。

    让陆子才和欣克敬这两位良医,稍微片的慢一些…卢忠打消了这个念头。

    陛下说过,太医院不得参与政事,卢忠真的递话过去,那是找死了。

    卢忠常怀对大明大皇帝陛下的恭敬之心。

    为臣之道,卢忠从来不敢逾越雷池半步。

    恭顺。

    孔彦缙完全没想到,卢忠居然如此果断,不停的哀嚎,让卢忠回来,卢忠却一步步的离开了天牢,来到了证物房。

    这里有大量从孔府抄家抄来的证物,光倭银就有近三百万两!

    陛下的内承运库大约也就这个数了,这还是铸币之后,有了进项,再加上各地官田折银,送到内承运库的。

    孔彦缙肚子里还有货,但是陛下已经下了明旨,他自然要执行,即便是继续审讯,也审讯不出什么了,孔彦缙和喜宁是一样的人,他们会用尽自己的全力,挣扎求活。

    不能给孔彦缙这样的人,任何顺杆子往上爬的机会。

    喜宁撑了那么久,临死也没说,那个中国某人,到底是何人。

    卢忠在证物房转悠了许久,他将所有的证物都挨个翻阅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遗漏。

    那问题出在了哪里呢?

    是自己不够关注细节吗?

    卢忠将一箱箱的倭银从箱子里拿了出来,他忽然愣住了,在银箱的底部,有一些些浸泡的痕迹,而且在银箱的外面,居然有一层的白色晶体。

    他小心的取了一点下来,来到了阳光之下,看了许久,又闻了许久,才瞠目结舌的说道:“海盐?”

    “海盐!”

    卢忠立刻命人将所有的银箱搬了出来,有很多的银箱之上,都有白霜,皆是海盐。

    而且还有海藻、海带丝绦一类附着。

    “这倭银银锭居然是泛海而来!”卢忠怒极,他立刻高声说道:“去把孔彦缙押回来,我去奏禀陛下查补!”

    卢忠立刻窜出了证物房,骑了一匹快马,就直奔讲武堂而去。

    他到讲武堂门前,翻身下马,跑的极快,噔噔噔的跑进了讲武堂,风一样的冲上楼,通禀之后,见到了正在准备盐铁会议的大皇帝陛下。

    卢忠俯首说道:“陛下,有情况。”

    他反手拿出了一块倭银银锭,又取了一些海盐和干枯的海带丝绦说道:“陛下,此银锭并非海外银料入内地,在内地锻造而成,乃是泛海而来,证明这孔府在外海有银场,而且还在银场铸银!”

    朱祁钰放下了盐铁会议的会议本,拿过了那枚银锭和海洋,眉头紧皱的说道:“确定是海银吗?”

    “臣确信。”

    卢忠十分肯定的说道:“陛下铸银币已经有一年有余,臣数次前往兵仗局押运银币,臣曾听闻兵仗局太监言,兵仗局有奇事一桩,那就是没有兖州府的银匠。”

    “而且兖州府并没有工坊,臣原以为至圣先师首善之地,不屑此等铜臭之物。”

    “臣错了!孔府把银匠送去了海外铸银!”

    朱祁钰笑着说道:“朕一点也不意外。”

    “看来卢指挥对他们还抱有一定的期望,期望他们是自己口中的那类人,所以你才会如此的生气。”

    “抛下对他们任何一丝一毫的期望吧,他们只会把大明搞得一团糟。”

    发财,人人都可以,但是刨根这种事,他们是绝对不会手软。

    “些许散碎银两,这值得吗?”卢忠有些迷茫,他的俸禄够他花了,而且还足够他的孩子去读书识字,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但是似乎,有些人,家中几百万两的银子埋在猪圈里,但是依旧要穷尽一切办法去赚,赚到人头落地,赚到全族罹难,才罢休。

    朱祁钰笑容满面说道:“人的想法各不相同,他们或许早就习惯了吧。”

    “朕无法改变他们的想法,但是只要被朕抓到了,朕就会把他们送去太祖高皇帝那里,朕才懒得跟他们掰扯问题的原因。”

    “朕只负责把他们送过去。”

    “虽然知道你不会查出什么结果,但是锦衣卫闲着也是闲着,就查补一下。”

    卢忠想了想的确如此,管他们怎么想呢,既然敢贪赃枉法,向不该伸手的地方伸手,那就要承担被发现的代价。

    他只需要负责送走他们就是了。

    人心这个东西太过于复杂了,对他来说,完全没必要去探究,那是陛下该考虑的问题。

    朱祁钰整理着手中的笔记,兴安在旁边低声说道:“这就是陛下为何要反腐抓贪的原因吗?”

    “嗯。”朱祁钰点头说道:“人的欲望,就如同高山滚石一般,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

    “一旦有了开始,就会越走越远,越滚越快。”

    “最后砰!的一声,粉身碎骨!”

    “衍圣公何其光耀的门楣,孔府何其清贵,天下仕林的榜样,但是他们呢?”

    “做了些什么?侵吞官田、民田、军田,十万顷,比朕还多了一万顷。里通倭寇,私设市舶,非要当大明的另一片天。”

    “还有他们不敢干的事吗?海外银场罢了。”

    “他们但凡是记得一点点礼义廉耻,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千人唾骂,万人唾弃?”

    “襄王府时至今日,依旧是歌舞升平,就是知道,贪,乃万恶之始。”

    兴安和卢忠互相看了一眼,深吸了口气说道:“臣谨受教。”

    朱祁钰站起身来说道:“走,去盐铁会议。”

    在朱祁钰前往盐铁会议的路上,会昌伯、太后亲族孙忠,已经收到了驸马都尉伏诛、衍圣公被褫夺了爵位、密州私设市舶被收编,广通王造反这些消息。

    孙忠气的跳脚,他愤怒至极的拍着桌上的书信:“蠢!蠢!蠢!一群蠢货,全都是蠢货!”

    “广通王为何要现在造反?他不能等到大皇帝的京营出塞吗?广通王为何不联系下诸王一起造反?自己跳出来,是要被陛下祭旗,让其他藩王不敢擅动吗?”

    “广通王到底是大皇帝的人,还是要造反啊!”

    “他还改年号!他疯了吗?”

    “简直是愚!不!可!及!”

    孙继宗倒了杯茶给孙忠,愣愣的问道:“那还让老三去把正统之宝送过去吗?这广通王造反,怕不是要被县令给平叛了。”

    “送个屁!”孙忠坐在太师椅上,余怒未消,和这群蠢货一起,怎么能这么搞好阴谋诡计呢?

    这是给大皇帝立威?还是造大皇帝的反?

    “还有这孔府,以为有孔庙这座牌坊,陛下就不敢动他?他还刺杀巡抚御史李宾言!太蠢了!以至于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当初他们搞这个私设市舶,我就跟他们说,不要搞,不要搞,一旦出事,哪个皇帝能忍?就是我那个外孙,被人忽悠的团团转的稽戾王,他也不能忍!”

    “为了点银子,好家伙,连自己的命都搭上了!全家罹难!”

    孙忠人已经气糊涂了。

    他擅长阴谋诡计,孔府、驸马都尉,本身都应该是他的同行者,大家保持高度的默契,等到一个良机,顺势而起。

    造了大皇帝的反!

    把皇帝给拉下马!

    这可倒好,被大皇帝左一拳,右一拳,个个击破了。

    “这些人的这里,但凡是不是浆糊,就做不出这等事来!”孙忠指着自己的脑门,愤怒至极的说道。

    孙继宗叹息的说道:“其实整件事,皆因李宾言那憨直的人,在年前最后一次朝议,弹劾了陛下的姑老太爷,否则这山东的局面,还能含混几年,慢慢收尾就是了。”

    “这也怪不得驸马都尉啊,谁知道有人会弹劾陛下的姑老太爷,谁能想得到,陛下居然直接查办了!”

    “还有京察中暴露了一个赵缙,这山东的这锅,才被揭开了盖儿。”

    孙忠愣了许久,差点被这群蠢人给气死,赚点小钱可以,但是你贪赃枉法,那不是给陛下递刀子杀吗?

    “赵缙进京被京察,是不是因为要顶李宾言的缺儿,结果李宾言没走,反倒是赵缙被斩首了?”

    孙继宗叹了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

    孙忠一拍脑门,这是李宾言这个人身上有厄运,还是李宾言这个人走狗屎运?

    孙继宗叹息的问道:“那咱咋办?这广通王造反了,咱们需不要需要帮他居中联袂一下?否则广通王被一拳打死了,诸王何人还敢造反?那嫡皇叔又不肯跳出来。”

    “你问我咋办,我还想问你咋办呢!凉拌!”孙忠拍着桌子说道:“凉拌!蛰伏起来,不要给大皇帝递刀子,他真的会杀人!”

    “咱们静观…也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变化,希望瓦剌人给力点吧,能再打个土木堡大胜出来。”

    “诶?大皇帝出兵塞外,这事打探清楚了吗?”

    孙继宗点头说道:“打探清楚了,不是什么秘密,大皇帝要步步为营,对瓦剌人,扫庭犁穴。”

    孙忠看了看孙继宗,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那没戏,也先跑得慢,真的会被杀啊。”

    “咱们这位皇帝啊,他和于谦一样,压根就不堪一击!但是他走阳谋,他是皇帝,咱们能拿他怎么办?”

    “等太阳落山吧。”

    其实皇帝不擅长搞那些鬼蜮伎俩,这本来是一个很大的利用空间,很好的弱点。

    但是现在天日当空,阳谋大道,那么鬼域伎俩,无所遁形。

    孙继宗眼神发狠低声说道:“可是泰安宫密不透风,要不贿赂下兴安或者卢忠?只要有一个人能上钩,这事儿,就能成。”

    孙忠却一巴掌甩在了孙继宗的脑门上,连点了数下,大声的喊道:“你和这些人!一样的蠢!”

    “蠢!”

    “你去贿赂他们俩,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吗?是想把为父送去太医院观察观察?”

    孙继宗挨了几下,也算是反应过来了,这去贿赂这二位,不是找死吗?

    稍有不慎,就学了孔府了,这俩人何其的狠辣?

    上行下效,他们跟皇帝不能说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孙继宗想了想说道:“那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