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瞒
    即便只有那一眼,夕瑶还是看清了底下隐约浮着的是什么。

    那……是个人,确切的说,曾经是个人!

    衣衫很华丽,看穿着应是位中年男子,而且身份地位不低,最起码是个富贵之人。

    能漂起来,少说也得有几天时间了。可此人死在衙门后院儿,怎么想都有些奇怪。

    夕瑶站起身,两眼从水井的位置收回来,快步进了屋。

    秦湘施完针,从药箱里翻出几个小陶瓶,挨个儿从里面倒出一两粒药丸。

    “听好了,这几味药大多是给你补身体的,只有一味是解毒丹,专门解你身体里所中的毒。这里条件不足,现熬药来不及,只能先拿解毒丹对付了。”

    “我中的什么毒,谁给我下的毒?你们休要哄骗我!”白婉馨精神好了些,直起身子质问道。

    “具体的我不清楚,我也是偶然听师傅提起过,江湖上的毒门有一种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名为孤厌。

    此药一方两毒,若单独服用,时日久了会记忆减退,神志不清,易怒易躁,直至疯癫,而且极度隐秘,郎中的望闻问切根本查不出来,只有下毒之人才能知晓。

    若在食了此毒时,同时服用大量补药,则会加剧毒性挥发,导致女子心力憔悴,污血不止,最终再难成孕,命丧黄泉。

    以如今的脉象来看,你中毒少说也有三五月了,具体是谁下的毒,怎么下的,这得问你自己,我可帮不了忙!”

    秦湘将药丸递给她,安抚道:“如今你遇了我,也算命不该绝,虽然调理到原来的状态有些困难,但也不是没有希望!”

    白婉馨接过药丸,眼中又恨又怒:“瑜瑤,一定是她,如今的一切定是她早就筹划好的,为的就是拆散我和闫郎,搅得我们夫妻反目!”

    穆敬荑顿觉无语,摇摇头向外走去,行至厅堂处,恰好与夕瑶走个对脸儿。

    见到主子出来,夕瑶愣了愣,犹豫着停了脚步。

    “小姐!”她垂着头,既害怕主子被吓到,又担心自己瞒而不报做错了决定。踟蹰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穆敬荑瞧见她空着手,微微蹙眉:“水呢?”

    夕瑶狠了狠心,决定还是如实禀报为好,大不了拦着小姐,不要她去看就是了。

    “那水不能喝,脏了!”

    穆敬荑恍然大悟,替她找好了解释:“是掉进蛇虫鼠蚁了吧?”

    夕瑶愣了愣,下意识点了点头。

    “唉!连个井盖子都没有,难怪会水会脏了。”穆敬荑嘟囔一句,看了眼灶间方向:“那里应该会有水缸之类的,你过去瞧瞧。若是有,就舀一瓢儿来。”

    “好!”夕瑶点点头,匆忙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她就端着只半旧的陶碗走来了,里面盛着满满的清水。

    “小姐,缸里剩的不多了,奴婢着实撇了泥沙,这才得了一碗水。恐怕她喝了这一碗,明日就没着落了。”

    “嗐,在这里治病本就不是良策,只碍于没有办法,才将就了。白婉馨不可能跟咱们回凌霄苑,大不了以后带水过来。”

    “杯水车薪而已,不顶用的。刚刚秦郎中也说饮水太少不利于病症恢复,只咱们带的那点儿水准定是不够的。

    奴婢觉得此法不太可行,少了不足,多了目标太大,连不引人注意的进来都困难。”

    穆敬荑叹了口气,示意她先将水送进去。

    夕瑶会意,紧走两步进了厅堂。

    将水碗递给白婉馨,待空出手来扭头一看,她却发现自家主子不在,吓得立即冲了出去。

    坠在后面的穆敬荑,心里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猛然瞧见水井旁的木桶倾倒在地,下意识就要去扶。

    “别动!”夕瑶见主子站在井边儿,吓得大声嚷道。

    “咋了?”穆敬荑动作一滞,直起腰来。“这水虽不能喝,但用作洒扫还是可行的。”

    “奴婢自然知晓。”夕瑶小跑过来,推着穆敬荑回到厅门前:“这种活计是奴婢的,您可不能抢。”

    “嘿,哪用得着分那么清,真要如此较真儿还不得累死,到时候准定你也难受我也难受。”

    穆敬荑笑看着她,待的木桶归位,这才进屋。想起刚刚夕瑶提起的饮水问题,她试探着开口:“白婉馨,你能不能跟我们走?这里什么都缺,实在不利于治病。”

    “无妨,我还有闫郎呢,只要有他在,就不会饿死我!”白婉馨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

    望着她死要面子的模样,穆敬荑觉得又可气又可怜,只得将话说得更直白些。

    “刚刚你喝的是这里最后一碗水,以后别说渴不渴的问题,就是你每日里吃药就着的水也没有了。

    外面的水井长时间无人打理,里面进了不少污物,根本没法喝了。若想活下去,你必须跟我们走。”

    “这里是闫府,我是这里的县令夫人,怎能偷偷离府为别的狐媚子腾地儿,你当我傻吗?”白婉馨轻嗤一声,实觉可笑。

    穆敬荑运了口气,仍旧一副好言相劝模样:“你不离开,这病就没法治,到时候连命都没了,你照样守不住那姓闫的,岂不是更傻?”

    白婉馨愣了下,微垂着头迟疑了会儿,暗自调整表情,尽量维持平静无波的状态后方才扭过头:“我是这府里的夫人,即便是出府,也不能如做贼一般偷偷偷摸摸儿,这传出去于夫君的名声不好。”

    “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还不醒悟?”穆敬荑哭笑不得,心里恨不得骂两句蠢蛋儿。

    “醒悟什么?闫郎与我是夫妻,我们之间的事只有我们能懂,这儿是我的家,我哪儿也不去。

    别说不一定怎么着,即便是真活不成了我也不离开,否则岂不便宜了那个小贱人!”白婉馨抻了抻被子,倔强的侧身躺下,不理人了。

    秦湘拉了下穆敬荑,低声道:“咱们过来的时候有些久了,还是先回吧。大不了抽空再来,反正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危险了。”

    夕瑶随即走上前,也开口劝说起来:“小姐,咱先回吧,她愿意与死人为伍,咱们拦不住。”

    穆敬荑无法,只得先放一放,三人原路返回了。

    待她们离开,白婉馨身子一软,滑下床头,揪着被子掩面痛哭。

    那一段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日子,她体会的尤为真切,闫郎一趟都没有来过,她全都知晓。

    清醒时,屋中一片狼藉,显见着无人打理。她发觉自己被厌弃了,他们将她丢在了慌院儿里。

    瑜瑤的穿着打扮明显是妾室模样,若闫郎不愿意,没人能强逼了他去,就像当初他娶自己,那也是心甘情愿所致,绝不是被逼迫的。

    之前他为了与那穷丫头成婚,不惜违抗父母之命,甚至连私奔的念头都有了。后来还是自家爹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为闫良谋了个县令的位子,这才引得他动心,抛却那丫头,与白家定下了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