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 > 1748,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
    龙过水是一个集镇。

    原来这里应该是没有多少人的。后来渐渐的多了。

    来来往往的基本上都是部队。也有北方逃散下来的民众。还有大量的伤兵。将这里变成了最脏、最乱、最差的地方。

    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恶臭。

    地上到处都是水。暗红色的。腥臭难闻。

    道路是泥泞的。不是因为下雨。是因为来往的人太多,将道路都踩烂了。

    这年头可没有水泥路。都是泥路。路上到处都是牛屎、马屎。甚至还有人拉的。旁边的草丛里甚至还有腐烂的尸体……

    唔,杨岳差点呕吐。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怎么看起来比激烈的战场还要难受?

    “嗡嗡嗡……”

    “嗡嗡嗡……”

    无数的苍蝇飞舞。

    伸手赶都赶不走。

    直到王九龄拿着火把上来,胡乱挥舞一通,才算是勉强赶走了一部分。

    “拿着吧!”王九龄将火把塞给他,“这样会好一点。”

    “谢谢。”杨岳将火把接过来。胡乱挥舞。

    结果还是有大量的苍蝇包围四周。

    根本不怕火把。

    还绕着火把飞行。

    十分的猖獗。

    杨岳顿时就火大了。

    特娘的,连苍蝇都敢来欺负自己了吗?

    行!

    老子豁出去了!

    拿出一瓶高纯度的五粮液。

    拧开盖子。

    闷了一大口。

    然后对着火把狂喷而出。

    “轰……”

    “呼……”

    火光顿时爆燃。

    周围方圆三米的范围,都是一团火光。

    终于……

    苍蝇纷纷落地。

    但是又迅速的有其他地方的苍蝇补充上来。

    “呼……”

    “轰……”

    一不做,二不休。

    再来。

    又是一阵爆燃。

    苍蝇纷纷落地。

    连续喷了十多次,终于是清理了一部分。

    一瓶五粮液也被他给干没了。

    哦,是被烧没了。

    “啪!”

    忽然一声枪响。

    一个奔跑的青年被打中倒地。

    不用说,肯定是被抓来的。然后想要逃跑。结果就是……

    后面追上来几个国军士兵,对着倒在地上的青年一顿乱刺。刀刀见血。即使是子弹没有打死,也是被刺刀捅死了。

    如果是对付日寇有这么凶悍就好了。可惜杀的都是自己人。

    然而,没有人感觉有什么不对。

    都是司空见惯了。

    对付逃兵,基本上都是枪毙。

    大部分还是公开的枪毙。当着其他人的面斩首的也有。

    这就是战争。

    血腥。冷酷。没有人性。

    对付敌人固然要狠。对待自己人也要狠。

    军队的纪律就是铁的纪律。逃兵就是要被枪毙的。哪怕是在八路军也是如此。

    新一团有没有枪毙过逃兵?

    有。

    军法无情,没有人能例外。否则,日寇早就横扫全中国了。

    装作没看到。

    “你们哪个部分的?”

    “七十二军的。”

    “你们呢?”

    “三十七军的。”

    “你们呢?”

    “二十六军的。”

    王九龄确实是个自来熟。和谁都能聊得上。

    杨岳觉得,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联络副官。和谁都能联络。和谁见了面,都好像是老熟人的模样。

    “老王!”

    “啥事?”

    “过来!”

    “好咧!”

    王九龄跑步过来。

    杨岳递给他几包老刀牌香烟。

    不是系统奖励的。是在港岛的时候“顺”的。无主之物。

    “谢谢!”

    “谢谢!”

    王九龄顿时就眉开眼笑了。

    这是现成的香烟啊!高级!

    拿着老刀牌香烟和别人打招呼,倍儿有面子。

    杨岳摇摇头。

    看来,以后得多整几包。

    自己不抽。拿来送礼也是极好的。

    聊天不重要。了解信息才是最重要的。几个招呼下来,就让杨岳咂舌。

    在这小小的龙过水,居然聚集了那么多部队。

    光是军的番号就有好几个。

    有的是来接收弹药物资。

    有的是来接收新兵。

    也有的是转运伤员。

    还有的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反正杨岳是不知道。

    非常的混乱。

    到处都是人。

    谁也不知道谁要做什么。

    幸好是没有什么车。否则,一晚上就得碾死一群人。

    幸好这些都和杨岳无关。

    他只是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普通小兵。

    没有上级的命令,他只需要找个地方闭目养神。偶尔进去巡视一下自己的军营。

    四个修械所……

    两个弹药厂……

    感觉日子是越来越有奔头了。

    如果救护所里面能够出现几个年轻貌美的护士,那就最好了……

    拿出一包纸巾。

    扭成两条麻花,塞入自己的鼻子。

    没办法,难受。

    太臭……

    忽然有所感觉。

    却是封萍来了。

    “有事?”微微睁开一丝眼睛。

    “三千黔兵,都是老弱病残。”封萍说道,“还有临时抓的壮丁。”

    “什么意思?”

    “后方兵站根本没有准备到足够的兵员。只有一千八百人。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其他部队的伤兵。有一部分是抓来的老百姓。”

    “这么糟糕吗?”

    “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哦……”

    杨岳条件反射的想要去看看。后来又熄灭了这个念头。

    有啥好看的。果党的动员能力、组织能力都是大问题。在动员青壮年参军方面,始终是做的非常差。要不然也不会三年就转进孤岛了。

    说个真相,估计有很多人都难以置信。

    解放战争三年,缺人的居然不是解放军。而是国军。

    解放军光是在东北就动员了上百万青壮年参军。这样的动员能力,简直就是甩果党十条街。

    果党的很多部队打没了就是没了。根本没有机会补充的。

    只有几个主力才有兵员补充。

    比如说74军什么的。

    其他的……

    番号还挂着,人却是没有了。

    到解放战争后期,果党军队只剩一大堆的番号,实际兵力寥寥无几。

    封萍是红党的人,自然是觉得太糟糕了。

    换了是我党我军,绝对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啊。

    四野一个师就有17000人!几乎是顶果党两个军!

    “陈副官!”

    “封副官!”

    “师座请你们过去。”

    一个传令兵急匆匆的赶来。

    两人随即来到冯天魁身边。

    冯天魁正在骂人。

    骂的当然是兵站的负责人。

    但是也只能是骂一骂。对方都是有后台的。

    这里面到底是来回的倒腾了几手,只有天知道。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这样。

    要不要,随你。

    要,咱就交差。

    不要,那你就继续等。等下次。

    兵站负责人信誓旦旦的保证,下次肯定给你最好的兵。下次。一定。一定……

    等你转身走了以后,就没有这回事了。

    “陈明,你来的正好。”冯天魁说道,“看看这些兵。”

    “是。”杨岳其实早就看到了。

    一句话,宁可不要。

    老弱病残,能打什么仗?

    简直是太过分了。有些人走路都走不稳。

    还有那些伤兵,缺胳膊断腿的。理应发给路费,还有伤残补助,然后回家养老。结果也被抓来充数。

    难道就没有一个青壮年?

    肯定是有的。

    只是被人截胡了。

    有人背景通天,上下其手,暗箱操作。

    上去。

    看着一个老人。

    “大爷,今年多大了?”

    “五十五。”

    得,都五十五了。还被抓来。

    兵站的这些家伙,也真是下得了手。在当时,五十岁就算长寿了。

    问另外一个。

    “大爷,你今年多大了?”

    “四十九。”

    “哦!”

    这个年轻点。不到五十岁。

    但是走路都是瘸的。问了问。说是从小就这样。没办法干重活。

    连重活都干不了,还能和日寇拼命?

    估计一个日寇就能打几百个这样的。

    拳打南山敬老院。

    脚踢北海幼儿园。

    厉害。

    佩服。

    甘拜下风。

    回到冯天魁身边。

    “感觉如何?”

    “活久见了。”

    “什么意思?”

    “只要活得足够长久,什么古怪的事情都有机会见识。”

    “李云龙的兵有这样的吗?”

    “肯定没有。”

    杨岳断然摇头。

    开玩笑,我们部队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士兵?

    我们那边全部都是棒棒的小伙子好吧?大家都排着队参军呢!

    很多人轮不到主力部队,只能是先到县大队、区小队、游击队、武工队什么的先锻炼锻炼……

    不合格的,主力部队都不要。

    “康队长。”杨岳转头看着康兆民。

    “你想做什么?”康兆民悻悻回应。

    “执行军法。”

    “你要杀谁。”

    “兵站站长。”

    “你……”

    康兆民脸色一紧。

    这个混蛋,还真是毫不客气啊!

    上来就要杀兵站站长!

    你知道别人有多少后台吗?

    这都是喝兵血的!喝的最厉害的就是他们!

    你以为一个兵站站长,一个小小的少校,就能做出那么大的事情来吗?

    都是上面的各位大佬!都是隶属军政部的!

    别人的领章都是金色的。

    “不敢?”

    “不敢。”

    康兆民也光棍。

    不敢就是不敢。没什么好说的。

    他在这里杀了兵站的站长,回头就会被戴老板派人带走,然后下落不明。

    戴老板厉害吗?

    厉害。

    在旁人眼里,军统的确很厉害。

    但是在军政部的各位大佬眼里,军统根本不算什么。戴老板的军衔,只是小小的少将而已。

    你敢动何应钦?

    你敢动陈氏兄弟?

    你敢动陈辞修?

    你敢动顾祝同?

    随便一个,戴老板见了都得献媚。

    “这样的兵,我不要。”冯天魁明确的说道,“他们谁要谁拿去。”

    “咱们可以要求自己征兵。”杨岳直白的建议。

    顿了顿,更直白的说道:“上面不答应,我们就赖在这里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