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永不暴露 > 第133章 殃及池鱼
    赵立冬这回真的准备撤退了。

    不过他又朝里面开去。

    撤退之前,他还要做一件事情。

    车灯照射之下,前面出现了一个少尉。

    车到他身边的时候,赵立冬停车下来。

    “你是哪一课的?都在救援,你为什么在这里游荡?是不是中国人?”

    赵立冬呵斥道。

    男人一看赵立冬,认出了他。

    “熊仓课长,我不是中国人,我是器材供应课的长谷川中尉啊。你知道我的。”

    赵立冬用手电照了照。

    “哎哟,还真的是你啊。你们课长怎么样了?”

    “死啦,差不多都死啦,我们课就没剩下几个人。该死的中国人,要是让我抓到,我一定杀了他们。”

    你这辈子是没这个机会了,还是你先死吧。

    “你后面是什么人?”

    长谷川一回头,就觉得脑子嗡地一下,赵立冬的手电狠狠地砸在他头上。没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赵立冬又打了几下,就把长谷川拖到路边的小树林里面。拿出匕首,连捅几刀,长谷川就一命呜呼。

    赵立冬把他的上衣扒下来,扔到一边,随即又在长谷川身上划了几刀。抓了几把土把伤口抹了一阵子,弄的泥血模糊。

    探了一下鼻息,确定已经死了,就把尸体拖出来,扔进车后座。然后上车掉头,把宪兵司令部发的通行证放到风挡下面,开车朝大门驶去。

    到了门口停住,哨兵过来。

    “八嘎,博士在第一课受伤,我要送他去野战医院抢救,还不把杆子抬起来。”

    哨兵本就认识熊仓,认识佐佐木的车,知道熊仓和佐佐木的关系。听说佐佐受伤,哪里还敢阻拦,连检查都不敢,赶紧跑过去抬起了栏杆。

    赵立冬开着轿车,就出了大门,离开了孤岛。

    离开这里还仅仅是第一步,距离彻底安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羊肠村那里,早就过了撤退时间,能不能到达那里且不说,即使到了,也没有船。最迟明天,日本人就可能追查到那里。

    况且赵立冬明天还要回来窃听,根本就没打算到那里去、

    现在肯定已经全城封锁,宪兵队,特高课,特务机关,军队,警察,保安团,甚至兰机关,都会出动,全城大搜查。

    露天不安全,流浪者、乞丐都会被盘查。旅馆自然是重点对象。原来在孤岛周边租的地方,很可能已经被搜查了几轮。

    赵立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度过这最紧张的一夜。

    他选的地方,就是23军的野战医院,也就是今天白天水源由美放炸弹的那个医院。

    把一个伤者送到医院,正是最好的借口。

    街道上戒备森严,不仅每个路口都有关卡,就连每一个小巷口,都有人把守。

    不时就有一辆卡车拉着军警呼啸而过,更有不少人在街上巡逻。除了军警,街道上见不到一个行人。

    本来如今在羊城就实行宵禁制度,晚上九点之后,就不准出门。今天这个节骨眼儿上,只要是稍微识趣,就没人会往枪口上撞。

    便是赵立冬开着轿车,也要接受检查。好在他有两个通行证,还有熊仓的证件,没有什么破绽,每道关卡都能顺利通过。

    除了检查,一路上没遇到其他障碍,顺利地抵达了野战医院。

    虽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但是仍然灯火通明。医生护士仍然在忙碌,收治伤员。

    赵立冬从车上把长谷川抱下来,就朝里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喊。

    “医生,护士,救救他。”

    进了门,一个医生和护士过来。

    “喊什么,这里是医院,肃静!”

    护士厉声道。

    “快救救他,他受伤非常严重,需要马上抢救。”

    “来这里的都受伤严重,放下来。”

    赵立冬把长谷川放到地上,护士看看,探了下鼻息。

    “小矶医生,好像没有呼吸了。”

    叫做小矶的医生蹲下来,先探鼻息,然后拿手电照着眼睛,翻了几下眼皮。

    “已经死了,没必要抢救了。”

    “医生,救救他。他立过战功,是个非常重要的军人,你们一定要救救他。”

    “少佐,他已经死了。纯子,登记一下就送走吧。”

    小矶医生说完,头也不回走了。

    纯子回去拿了个本子,例行公事地询问。赵立冬戏也演足了,就编了姓名、年龄、部队等情况,纯子也不多问,赵立冬怎么说就怎么记。登记完毕,叫来两个人,把长谷川抬走。

    赵立冬出来,把车开到后面的黑暗之处,然后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到了一排帐篷边上的长椅上坐下,点着一支烟抽了起来。

    刚抽了两口,一个戴着宪兵袖标的中尉过来,在长椅上坐下。

    “也是送伤员来的?”

    赵立冬虽然紧张,倒也没慌张。

    “是啊,可惜已经死了。你在这里执勤?”

    “不是,也是送伤员的。”

    “现在宪兵都管送伤员了么?”

    赵立冬带着讥讽的口气。

    “不是别人的伤员,是我们自己的伤员。”

    “也不用宪兵打仗,你们哪里来的伤员?谁会打你们?”

    “中国人,在车上放了炸弹。”

    看来是伊芙琳的杰作,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赵立冬把烟盒递过去,中尉也没客气,自己抽出来一支点着。

    “受伤不严重吧?”

    赵立冬开始套话。

    “非常严重,我们刚刚出动,炸弹就爆炸,威力特别大,当场就死了四十一个。剩下的几乎都受伤,还有二十来个生命垂危,医生说希望不大。”

    伊芙琳的战绩不错。

    “中国人都敢进城里袭击,简直太嚣张。抓到凶手没有?”

    “抓到了一些人,正在审讯。”

    抓到了?

    是谁?伊芙琳还是卢广大他们?或者是李玉林?

    都让他们早早撤退了,不至于这么差吧。

    “连宪兵队都敢袭击,都该枪毙。”

    如果真的是你们被抓到,那也是你们倒霉。别指望我会去救你们。我自己都自身难保,可没有那个本事。

    “不仅仅是宪兵队,这里也被放了炸弹。放在食堂里面,正在开饭的时候爆炸了。”

    “哎哟,那得死伤不少人吧?”

    这个应该是由美的手笔。

    “死了六十来个,还有一百来人受伤。”

    “该死的中国人,简直太可恶了。不会是红党干的吧?”

    “还真不是红党,是渝城政府的中统干的。我们把他们的羊城站摧毁了,抓了二十多个人。”

    什么?什么?什么?

    中统干的?

    明明是我们干的,关他们中统鸟事啊。他们有那个本事么?

    这帮饭桶,明明没干,却叫人给逮着了,你说你们还能干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