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全球收藏 > 五百九十一 报复 五
    顺风号回来了!

    当马如龙和赵武要去找许四海,还被管家麦克唐纳给拦住了,具体情况管家都不好意思开口。

    因为语言不通,麦克唐纳之能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口,用手不住的拦住。

    俩人还以为楼上有要紧的客人,遂在门厅里坐等,快到吃晚饭才看到许四海脚步虚浮的走下楼。

    马如龙:“老四,你这是怎么啦?”

    “没啥;没啥!”许四海赶紧转换话题,“路上辛苦!”

    等到吃晚饭,客厅里居然走来了电视上才看到的戴妃,马如龙和赵武丢惊呆了,俩人赶紧起身打招呼。

    许四海也少不了一番互相介绍,说戴妃是来跟自己学书画鉴赏的。

    “哦”这点两位师兄都知道许四海很在行,教教王妃完全没有问题。

    不过等到了晚上,两位师兄看戴妃还没有走的意思,还和自家师弟眉来眼去的,他们哪里还看不明白。

    俩人去休息,还在卧房里商议。

    马如龙:“老四可真了不得,居然给大婴王室带帽子,还是绿色的,胆子也忒大了!”

    赵武:“这可不行,早晚会闯祸的,我们要想个辙搅黄了他们!”

    夜里马如龙翻来覆去的想辙,可就是想不出来啥好主意,他很气恼。

    戴妃又是夜不归宿,还有查尔斯的心腹打电话通知他,他也依样画葫芦也不回去了。

    第二天戴妃还说要去海上游玩,正沉迷其中的许四海马上答应,还找了部自行车让戴妃坐后座,载着她一起去。

    到了顺风号,戴妃上下到处看,直夸这条游艇好漂亮,为啥不早点告诉她,她也能早点到船上来。

    到了海上,戴安娜要游泳,许四海只能停船下锚。

    海里,戴安娜畅快的游泳,还招呼许四海也赶下来。

    在海里的戴妃看到许四海穿着泳裤站在船尾的亲水平台,胯下鼓鼓囊囊一大坨令她快乐的源泉,尽管她对此熟悉的再熟悉,还用过好多回,可还是忍不住小腹一阵燥热。

    她忍不住赞叹:“好东西啊,真令人疯狂。”

    游累了,戴安娜俏皮的眨眨眼还建议到船上休息一会,许四海那里还不明白其中的含义,“OK!”

    到了天黑许四海返回,马如龙还把师弟拉到墙角,厉声质问“你这是在作死知道吗?”

    赵武“你这是在给皇家带帽子,还想不想活了,眼窝都扣进去了!”

    “嘿嘿。”

    许四海也知道自己理亏,他还把责任推到查尔斯的头上,“是王子要我这样的。”

    两位师兄听了大惊,世上还有这么大方的男人,亏他还是个王子,自愿带绿帽,这辈子还是头回听到。

    懵了!

    两位师兄糊里糊涂的返回自己的卧室,脑子里还是想不通世上还有这样的男人,真的奇了怪了!

    戴安娜看夜不归宿也没啥,她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还在沃辛庄园多住了几天。

    查尔斯看“警察”没了,他的胆子也大了,还带上情妇卡米娜开车去了爱丁堡的皇家庄园休假。

    和娱乐圈夫妻一样,大家各玩各的丁点不碍事!

    此后几天,戴安娜每天中午都要去海上“游玩”,玩什么俩位师兄心里都件很清楚。

    他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俩人还就纳了闷了,这婆娘怎么就不要家了,她家的皇奶奶看儿媳妇整天不回家,难道就不怀疑吗?

    他们很想拆散了这对不法的野鸳鸯,但是他们想不出啥好主意,只能眼睁睁的干着急。

    没几天救星来了,杰拉尔德要带着全家来沃辛庄园住几天,还想带着孩子们去海上玩玩,这下戴安娜只能避嫌会伦敦去。

    麦克唐纳看了也是额手相庆,大呼感谢上帝,这个女人总算是走了,希望她再也不要来才好。“我也想过安生日子!”

    转天杰拉尔德一大家子就到了,自然受到许四海的热情欢迎。

    干儿子休还使劲摇他手上的银铃,表示他有个好玩的宝贝。

    他家俩闺女都已经上学了,对大房子啥的一点也不在意,因为她们家也有,但他们一来就吵吵嚷嚷的要看大游艇,还要到海上去游玩。

    这个一点问题都没有,许四海马上按排上船。

    在海上,顺丰号全速疾驰,船尾还喷射出大股白色的尾流,让两个小姑娘开心的不得了,还直呼好过瘾啊,速度真快!

    在深海大家一起拿着鱼竿钓鱼,准备晚上来个海鲜烧烤。

    杰拉尔德还说船尾有小孩子在抽烟不合适,还邀请许四海到船头上钓鱼。

    再船头杰拉尔德还笑问许四海,这段时日过的听舒服的吧?

    “嘿嘿!”

    “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平庸的日子才是正常。皇奶奶已经听到点风言风语了,你们还是暂时散了吧。”

    随后杰拉尔德告诉许四海,已经有宫廷的仆人给皇奶奶汇报了,气的皇奶奶说男的夜不归宿,女的也夜不归宿,这像什么话!

    明白了,敢情好事到头了!

    许四海也是个惯于见好就收的人,他很清楚戴妃错把情欲当成爱情,自己不过是个临时替代而已。

    再说“苹果”他也尝过滋味,是该适可而止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杰拉尔德也说许四海已经得到了超越他身份的东西,此时脱身非常恰当,还想贪恋就要惹祸了。

    刚好两个师兄还在,许四海准备再行德国一回,把上回半途而止的德国行补回来。

    “又走了?”戴安娜还很惊奇。

    许四海则把杰拉尔德的话搬出来:“美好的生活总是很短暂的,平庸才是生活的正常。”

    戴安妮还问许四海会想她吗?

    “当然,这是绝对的!”老男人说的非常“深情”,还很“认真!”

    “那我们在来一场告别赛吧?”

    这个可以有!

    “砰!”

    卧室的房门又被关上了,随即一块牌子西掉下来“404!”

    临走还要狠咬一口,马如龙和赵武看了直摇头。

    更有个溜达溜达到曲阜的书友看了心生不忿,他厉声指着许四海:“老子还差你点起点币吗,为啥门里的旖旎不写出来?”

    不过当他看到门上的“404”牌子,他明白了,这里还有红线。

    溜达溜达到曲阜书友出门,在大街上看到一家装潢豪华的洗浴中心,上头还有四个描金大字“孔府保健!”

    他心说不让看咱还不能亲自演绎一番吗,遂气呼呼冲进去。。。。。。

    他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进去的,不过等他出来却是步履蹒跚,佝偻着背走出来的,嘴里还嘟囔着:“不愧是两千年的世家传承,孔府保健果然厉害,这点钱花的值!”

    还有个叫李虹和风雨祭梦的书友看了于心不忍,还问溜达溜达到曲阜:“老哥,你这是怎么啦?”

    “3000年传承,儒家经典,孔府保健了太厉害了,腾云驾雾哦。咳咳咳。”

    “这么厉害?”两位书友听了眼冒激光,蠢蠢欲动。

    溜达溜达到曲阜语重心长的对两位书友说:“同志们呐,网路上说得好,咳咳咳。小撸怡情,咳咳,大撸伤身子;咳咳,强撸要灰飞烟灭啊;咳咳咳!”

    “不管啦,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