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小徒弟-《非正常宠兽培育指南》

    “怎么样了,医生?”源殊向一旁盯着病例单的医生问道。

    徐震站直了身体,咳嗽了一声,“咳,我们出去说。”

    源殊看了一眼呆呆的灰瞳,跟着徐震和医生走出了病房。

    刚走出来,徐震点上一根烟,叹了一口气,“唉,一个坏消息,医院治不好她的病。”

    源殊愣了一下,赶忙追问道:“身体崩溃的问题不是有治疗类的宠兽可以解决吗,怎么会?”

    徐震摇了摇头,“身体崩溃确实不难解决,只需要恢复生命力就行了,但这里面涉及到了神源血脉的问题,她体内的神源血脉一直在侵蚀着她的身体,即使现在医治好了,过几个月又会恢复现在的状态。”

    “就算医疗跟上去了,也不过仅仅能够维持她一年的生命而已。”

    “而在这一年中,她要无时无刻承受着血脉冲突带来的痛苦,这种治疗对她来说简直就是……”

    徐震没有说下去,但是源殊明白他想要说什么。

    这就是困扰了很多人的救与不救的问题,救了还会延长病人痛苦,不救或许能够让病人解放,但死亡会提前到来。

    他现在终于明白一开始时,许芸熙那侥幸的语气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原来,血脉冲突的问题从来就没有得到过解决,渡罪花效果消失后,她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灰瞳的结局根本就没有被改变,这和一开始时,跟随寒天之冰泯灭在时间长河中的结局好像没什么不同……

    源殊摇了摇头,丢掉了沮丧的想法。透过观察窗,他将目光投向了病床上的灰瞳。

    灰瞳此时也正茫然地盯着他看,双目对视了一秒,源殊默默收回了目光,他对着徐震问道:

    “如果选择不救,她还能活多久?”

    徐震开口道:“理论上来说,神源血脉赋予她痛苦的同时,也赋予了她异于常人的强大体魄,就算不依靠治疗,至少可以活两个月。”

    “一个存活了数百年的奇迹,就此要消失了……”医生叹了一口气,“新时代人类已经不需要混血护道者了,但我们连让她好好地活下去都做不到。”

    源殊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徐震开口道:“让她已经做决定吧,自己去决定最后的时间里,是一直待在病房里,还是去见识一下新时代的世界。”

    源殊点了点头,三人推开房门重新走了进去。

    医生推了推,有些不忍心地向灰瞳问道:“你想继续待在病房中治疗,还是出院。”

    徐震接下了医生的话,开口道:“出院后,你的生活费用由协会承担,你可以去做你该做的事。”

    灰瞳迷茫看着眼前的两人,有些不知所措,她好像听明白了,又好像有些迷糊。

    不过,当看到站在后面的源殊后,她突然稍稍安定了下来,缓缓用手指向源殊。

    徐震和医生对视了一眼,满脸迷惑。

    医生试探性地开口问道:“你是说,要跟着这个小哥?”

    灰瞳没有回答,只是执着地轻声念了一遍“源殊”。

    “……”源殊拍了拍脑袋,她好像还记得在幻境里面的事情。

    医生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位小哥太过年轻了,而且病人对自我的意识不太清晰,按照法理来说……”

    徐震突然拍了一下源殊的肩膀,“你缺不缺徒弟?”

    “???”源殊脑袋冒出了几个问号,“这和徒弟有什么关系吗?”

    徐震笑眯眯地说道:“当然有,你这个年纪,当她爸还是太勉强了,收她为徒弟刚好可以。”

    “这……我好好想想……”源殊有些为难地说道。

    源殊心烦意乱地思考着,但当迎面看着灰瞳投射过来的目光时,他的内心还是动摇了一下。

    最终源殊还是答应了。

    不为别的,他或许可以拯救一下这条鲜活的生命,这也是宠兽培育指南能够做到的。

    在徐震的担保下,源殊完成了一系列的出院手续后,把灰瞳带出了医院。

    灰瞳有些畏惧地躲闪在源殊身后,此时她的身体被绷带和衣物包裹地严严实实的,她本能地害怕着阳光。

    源殊将她头上的兜帽拉下了一点,避免她的脸被阳光直接照射到。

    带着灰瞳找到了停车场的位置,源殊看着破破烂烂的小电车,叹了一口气,是时候该买辆新车了。

    若是此时小电车有意识的话,高低也得和他对骂一番,明明刚刚买回来的时候开心地不得了,现在看到它就只会叹气了。

    示意灰瞳坐上去之后,源殊提醒道:“抓紧一点,路有点颠簸。”

    也不知道她听懂了没,只是在那里一个劲地点头。

    源殊又叹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快变成奶爸了。

    启动车子后,源殊向着小院的方向开去,而畏惧阳光的灰瞳在后面紧紧地把头贴在他的背上。

    刚回到小院,源殊将车推了进去,灰瞳好奇地跟在他身后。

    不过让源殊郁闷的是,平时他刚回到门口,庭心便会感知到了,怎么今天静悄悄的。

    等来到后院,当源殊看到两兽一树正在打斗地主时,他才明白过来。

    源殊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带着灰瞳走了过去。

    而此时,在树下,庭心,小白和小小龙正在展开激烈的殊死搏斗。

    庭心大喊道:“王炸!小小龙快帮我翻开后面那两张牌。”

    变色龙慢吞吞地把手向着庭心那边盖在草地上的牌伸了过去,还没等他翻开纸牌,源殊的声音传了过来,吓得它小手抖了一下,把庭心的牌全部给翻了出来。

    “咳咳,我回来了。”

    庭心心疼地看了一眼自己散落在地上的一手好牌,然后对着源殊讪笑道:“嘿嘿,源殊,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在门口没听到你的声音,就过来看看了。”

    庭心赶忙解释道:“小白和小小龙怕我作弊,不让我用感知技能。”

    小白努力假装自己很乖的样子,头上的软体犄角都收了回来。

    源殊笑道:“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适当地娱乐一下还是挺好。我过来只是给你们介绍一下家庭的新成员。”

    “新成员?”两兽一树看向了源殊身后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