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假币-《无限狂徒》

    “这种事用意外你以为行得通吗!”

    “还用说,你这尿裤裆的!”

    “老子在你的墓志铭上写【有点误会】怎么样!”

    吴醒三人瞬间再次对着对方倾泻起了子弹。

    并且这次有了一挺重机枪的加入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就撕碎了对方车队的一辆车。

    至于车后面的人?估计拼都拼不会去了。

    对于这种情况罗伯特也很绝望,但是在这样躲下去估计下一个被弹幕撕成碎片的就是他了。

    哪怕好运气没有被子弹打成筛子也很有可能被切成片。

    毕竟整个罗阿纳普最出名的几个刀斧手中就有这么一个正在对着他们扫射。

    而最强的那个还是人家老大。

    所以现在能做的只有放弃车子依靠车队的拉着艾尔维斯赶紧跑路。

    哪怕那个看起来傻不拉几的艾尔维斯还在叫嚣着要把吴醒等人剁碎了喂鲨鱼什么的。

    来的时候是四五辆的车队,但走的时候却全成依靠双腿。

    “哦呀哦呀…………”

    一个年迈的声音从教堂里发出,只见约兰达拿着一个酒瓶说,

    “艾达!不是跟你说不准在礼拜堂喝这种东西吗?”

    “啊……那个………修女。”

    艾达听到约兰达的声音僵了一下,有些尴尬的看向约兰达,本来想狡辩一下。

    但是却被约兰达摆了摆手打断说道,

    “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修理费谁出啊?”

    “还有还有弹药费也是,这些都是钱啊。”

    “也许你可以找那个谁问问看。”

    吴醒看对方逃跑后的捡起地上的酒瓶把酒浇在发烫的枪管上说,

    “刚刚那个谁叫什么来着?莱维?”

    “罗伯特哦。”

    莱维收起了枪说道,

    “一个掮客,以前委托送过动心,需要他的地址么?”

    “那个回头再说。”

    约兰达把手中的酒瓶往吴醒一丢,然后看向教堂里抱着头的印度裔女人说道,

    “在那之前,请你好好解释一下吧,小姐。”

    印度裔女人看着教堂门口看向她的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似乎…………现在的处境比刚刚更危险了。

    ……………………

    “我的名字是【珍妮特?哈伊】。”

    坐在椅子上宛如接受审问的印度裔女人珍妮特说道,

    “他们是【雷伯兰·拉雷多·卡路特路】。”

    “是盘踞在佛罗里达一带的【杰诺拉莫家族】的基层组织。”

    “卡鲁特路委托我的工作是,旧美元的伪造。”

    “虽然伪造的设计团队分散在世界各地。”

    “不过多亏有网络所以完全没问题。”

    “我负责团队的统筹。”

    “说重点。”

    吴醒靠在椅子上仰着头说,

    “我已经实在没有空余的力气去思考你是干什么的了。”

    “正如吴说的那样。”

    约兰达给自己点了根烟说道,

    “你是掺了什么猫腻搞得被人追杀?”

    “谁掺猫腻了啊!”

    似乎被说道了痛处,珍妮特不满的解释道,

    “只是那帮家伙没耐心而已。”

    “听好,我接下来的工作是听说他们要我做完美的伪钞。”

    “不过实际要做的可要吓你一跳。”

    “纸张的质量一定要完美,最要紧的是配率。”

    “棉,亚麻,纸浆的比例要控制在23:76.8。”

    “而且,虽然这边也有拿得出手的激光打印机的人,可是要我来说那质量差的…………”

    “说重点…………”

    吴醒烦躁的打断了滔滔不绝的珍妮特,只不过这次的打断还用上了物理手段。

    一把弹簧斧被吴醒拿在手里对准了珍妮特说道,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些玩意有多麻烦或者你多厉害。”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点我们想听的,否则我就先卸了你一条胳膊。”

    珍妮特看着并没有看着自己的吴醒虽然很想反驳,但是看着吴醒手中的斧子和他肩上背着的那杆枪,最终她还是选择精简的说到,

    “简…………简单来说就是这个研究要花很多钱和时间,而…………”

    “行了行了,大致明白已经够了。”

    珍妮特的话再次被打断,这次是修女约兰达。

    而艾达跟着也对着珍妮特补充的说到,

    “总之你就是用这堆理由来蒙混那帮家伙的吧?”

    “你怎么…………好吧我还是给你看看证据好了。”

    珍妮特本来还想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但是看到吴醒的那把还没有放下去的斧子,最后还是把不满憋了回去。

    拿出了两张美元纸币说道。

    而接过纸币的莱维看了看说,

    “怎么,要我们评定么?”

    “这东西一眼就能看出来了,笨蛋。”

    说着莱维拿出了其中一张说道,

    “呐,这边的印偏了半英寸,财务部印记的绿色也没有印好。”

    “相比这边做得精细多了…………”

    “所以精细的那张是假币吧?”

    吴醒收起了斧子头还是没抬的说到。

    他的选择让莱维和艾达都愣了一下,

    “哎?不应该是没印好的才是么?”

    莱维奇怪的看了吴醒一眼,似乎对吴醒给出的答案有些莫名其妙。

    而吴醒给出的答复是,

    “一个强迫症假币制造者的最大问题就是喜欢把假币做的比真币还要真。”

    “但是真币其实经常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因为他们是发行商,最终解释权在人家手里根本不需要过度在意这些小细节。。”

    “我说的没错吧?”

    “切…………怎么会有你这种奇怪的逻辑…………”

    珍妮特不满的看了一眼吴醒但是还是承认到,

    “他说的没错,如果你打算用精细的那张去连锁店享受消费,那你肯定要进监狱了。”

    “美国联邦储备银行的印记,仔细看看。”

    “七十年代印刷的纸币,印刷出现位差和色差一点都不奇怪。”

    “但是造币局根本没印过以【M】为序列的纸币。”

    “也就是说莱维小姐的眼珠就像玻璃假眼咯。”

    约兰达抽了口烟说道,

    “算了,我信你了。”

    “接下来,谈谈核心的部分吧。”

    听到约兰达的话,珍妮特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实话实说,

    “期限超过了太长时间了。”

    “可我有着目标就不会让步。”

    “然后那些家伙…………把跟我一起从德国来的操作员迪欧杀了。”

    “他负责管理网络上其他队员传来的资料,这下至今的辛苦全都泡汤了。”

    说到这里,珍妮特不由得狠狠的跺了一下脚说道,

    “他们根本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因此,是在受不了的我决定对着野生大猩猩的群落说再见了。”

    “这就是全部了。”

    听完珍妮特的话,吴醒再次吐槽到,

    “说白了就是任务铁定玩不成了你不跑就死定了对吧?”

    “听起来是这么没错了。”

    莱维也认同的点了点头说道,

    “那是你的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