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接连受惊(二合一)-《这个斗破有点不一样》

    “哥哥!”

    如同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从纳兰嫣然口中传出,此刻,小妮子脸上带着几分扭捏地看着萧衍。

    在云岚宗的纳兰嫣然,并没有在纳兰家那般自在,所以也不会像在纳兰家那般,旁若无人地亲昵着萧衍。

    “嫣然,以后在云岚宗修行,可要多听云宗主的话,不要耍自己的小性子,知道吗?”

    萧衍却是主动伸手摸了摸纳兰嫣然的小脑瓜,后者也是眯着眼,享受着这份亲密。

    只是,两人之间的画风,却是有点奇怪。

    萧衍与纳兰嫣然明明是有婚约在身的未婚夫妻,但眼下,萧衍却好似老父亲一般,悉心地叮嘱着纳兰嫣然。

    “嗯嗯!嫣然会听老师的话,哥哥不用担心嫣然的。”

    小妮子对于萧衍的关心很是受用,就连一旁的云韵,看向萧衍的眼神,也是多了一丝柔和。

    这是一个很温柔的男子,脾气也是极好,对待嫣然,也很是关心。

    而就在云韵眼神出现变化的时候,萧衍却又是转过头来,看向了云韵。

    只见萧衍从纳戒之中取出三个玉瓶,将其递向云韵,轻声解释道。

    “云宗主,以后嫣然还需你多费些心思了,这其中两枚丹药,便是我替嫣然给云宗主的见面礼,还望云宗主收下。”

    云岚宗的一些事,萧衍心里也是有门清的。

    年少登位,大权旁落,这种戏码,萧衍前世听过,看过的多了去了。

    萧衍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亲自送几枚丹药给云韵,就是在告诉所有,纳兰嫣然背后,不仅有纳兰家,还有萧家。

    而给云韵的几枚丹药,可以算是萧衍准备的见面礼,也是他在雅妃这件事情上,对于纳兰嫣然的补偿。

    三个玉瓶一拿出来,顿时就惊掉了一地眼珠。

    今天可是扬云岚宗之威的好时机,云凌自然是邀请了不知道多少强者前来。

    纳兰家,除了纳兰桀之外,纳兰肃皇甫莹夫妻也是到场了,米特尔家族,米特尔藤山带了几名长老以及雅妃,木家人数也并不少,其中木战也在,只不过,现在的木战,连看都不敢看一眼雅妃。

    但是要说人数最多的,还当属这几天,萧衍频频拜访的炼药师公会。

    可以说,炼药师公会总部的所有三品以上的炼药师,都是出动了,一些离得近的,也都是收到消息赶来了。

    只不过,如此多的来宾之中,能够让高傲的云岚宗传唱名字的,除了这几位斗王斗皇强者之外,也就只有夭夜这一位皇室继承人了。

    毕竟这可是加玛帝国名义上未来的主人,尽管这个未来,所有人都知道再也无法到来了,但是,背后那头六阶魔兽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至于其他人?能够收到邀请,就已经是对其的一种认可了。

    这就是云岚宗的傲然,在加玛帝国之中,云岚宗有着极高的地位,再加上其强大的实力,让云岚宗的地位一向都是十分超然。

    而这些被邀请之人,眼界也都是不凡,仅仅从玉瓶中传出的一丝丹香,就可以确定,那是六品丹药,而且三枚都是。

    然而,身为所有来客之中,除了萧衍之外,炼药术最高超,也是经验眼界最广之人,法犸却是敏锐地发现了那三枚装在玉瓶中的丹药,有着一股特殊的波动,那种波动,隐隐已经超越六品的界限。

    加刑天看着身旁一脸震惊的法犸,眼神一阵波动,喃喃自语道。

    “能够让法犸都感到震惊,莫非,这六品丹药还另有玄机不成?”

    但是,不管怎样,所有人都被萧衍的阔绰,给震住了。

    六品丹药,每一枚都是珍贵异常,可是现在,一下就是三枚,尽管有一枚是给纳兰嫣然的,可是,那依旧还是白白送出两枚六品丹药啊!

    “萧衍先生客气了,我是嫣然的老师,这些都是我分内之事。”

    无功不受禄的道理,云韵还是很清楚的,而且,收纳兰嫣然为徒,只是单纯看中对方的天赋,同时也和她投缘,又不是像云凌那般,因为各种小心思。

    “那就当我是有求于云宗主,提前支付的报酬。”

    只是,萧衍却是一把抓住云韵的玉手,直接将三个小巧的玉瓶,塞进对方手中,同时悉心叮嘱道。

    “这三枚丹药,都是我至今最巅峰之作,所以,希望云宗主把握好服用时机,另外,嫣然的那枚风灵圣丹,等她将要突破斗者时服用。”

    风灵圣丹,又是一种没有听过的六品丹药。

    不过,对此所有人都没有感到惊讶,实在是,这位年轻的丹王,在炼药一道上的惊人成就,实在是太多了。

    然而,就连加刑天,法犸,云凌等各方势力的人,都在震惊于这位丹王,对于他那位十分“年轻”的小娇妻,如此宠溺的时候,可是有一人,正一脸地不甘与愤懑地盯着萧衍与云韵二人。

    古河,上一届炼药师大会的冠军,也是如今云岚宗的长老,更是云岚宗唯一的高阶炼药师。

    在以往,所有的丹会冠军,如果本身不属于其他势力的话,要么就是加入炼药师公会,要么就是做个闲散之人,游走于各方之间。

    这一直以来都是一种默契,就像炼药师公会一直保持中立,与各方势力都交好一般,那些闲散的强大炼药师,基本都不会把自己的路给走窄了。

    但是,古河却是一个例外,但又是一个情理之中的意外。

    因为,在炼药师大会之上的那惊鸿一瞥,年龄已至三十的古河,竟然对云韵一见钟情,随后更是不顾老师法犸的劝阻,毅然决然地加入了云岚宗。

    (法犸曾经受药尘指点,所以一直感激对方,认对方为自己的老师,同时也效仿药尘,经常指点别人,算是古河的引路人)

    可是,加入云岚宗已有三年之久,古河别说与云韵接触了,就是见面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说过的话,更是可以掰着手指头数。

    至于其他的,古河更是想都没有想过。

    但古河并不气馁,只当是云韵性子清冷,又喜静,再加上,他的实力与炼药术,却是还是差了些。

    古河相信,只要他努力突破至六品炼药师,到时候,两人之间就能够有更多交流的机会,那时,古河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打动对方的。

    可是现在,萧衍竟然直接握住了云韵的手,最让古河不甘与愤懑的是,云韵竟然没有挣脱。

    只是古河看到那个年轻的身影时,所有的不甘与愤懑,却又化作了颓丧与黯然。

    身为场中唯二的五品炼药师之一(法犸与古河),古河很清楚,别说那两枚他并不知晓丹方的丹药,就是那枚皇极丹,就足够成为他十年之内的目标。

    而被萧衍抓着手的云韵,见对方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实在是不好拒绝,更重要的是,她】云韵注意到了其中一个玉瓶上,贴着“皇极丹”的标签,旁边还有一个“极品”的字样。

    给自己的丹药贴标签,整个加玛帝国,也就萧衍喜欢这么干。

    可能是因为自己炼的丹药太多了,加上受前世的影响,萧衍喜欢给自己炼制的每一枚丹药,都贴上标签,然后分类存放。

    而丹药除了品阶之外,还有一个品质的问题。

    品阶一至九品,自不用多说,品质又分为几种:

    只是勉强成丹却并无丹效的废品丹药,有少许效果却药毒颇多的劣品,药效尚可药毒略多的杂品,药效已经达到丹方所述的品丹,药效上佳药毒略少的优品,还有药效绝佳药毒几无的绝品,以及药效出众药毒全无的极品丹药。

    丹纹,就是极品丹药的标志,不含任何丹毒,就是极品丹药最大的特点。

    其实,在极品之上,还有一种名叫升品。

    顾名思义,丹药的品阶得到提升,事实上,升品也是极品的一种,丹药品阶上升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达到极品,而且还是极品中的极品,然后再借助年份更久的药材,更加庞大的药力,去突破品阶的桎梏。

    萧衍丹王之名之所以能够响亮,那就是出自他手的丹药,基本都是优品以上,就连极品都是偶有出现。

    而一枚极品皇极丹,对于缺少修炼资源的云韵来说,也是极其需要的。

    “云韵多谢丹王相赠,日后,若是有需要,丹王尽管开口,云韵若有能力,绝不推辞。”

    “云宗主客气了。”

    萧衍再一次伸手摸了摸纳兰嫣然的秀发,也是退了下来,静待着所谓的拜师典礼的开始。

    所谓的典礼,一向是萧衍所不愿参加的,今天若不是因为是纳兰嫣然的拜师典礼,萧衍绝对会等到典礼结束之后在赶过来。

    试试也正如萧衍所厌烦的那般,整个拜师典礼,全程就是云凌个人,哦,不对,是云凌以及支持他的那一群长老们在表演。

    至于高坐在宗主之位上的云韵,则是一直冷眼看着云凌与那一众长老们,在那里吹嘘着云岚宗的过往,同时纤纤玉手也是紧紧地牵着纳兰嫣然,不时地安抚一下后者。

    这种枯燥无味的东西,不仅纳兰嫣然不喜欢,就连云韵自己也是不感冒。

    只是,当云韵的目光扫到坐在下方闭目养神,同时手心里,两个火焰小人在不断打架的萧衍时,云韵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云韵伸手轻轻拉了拉闷闷不乐地纳兰嫣然,示意后者向着萧衍那里看去,顿时,萧衍手中打斗的两个有趣小人,就吸引了纳兰嫣然的目光,脸上也是盛放出如同娇花般纯真的笑容。

    “倒是个有趣的人。”

    云韵都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笑容,都比往日多了几分。

    而一直跟在加刑天身旁的夭夜,从一开始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对方身上,所以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也是强忍着笑意。

    虽然一直看这个皇室最大的威胁不顺眼,可是夭夜也不喜欢听云凌在那里讲述着云岚宗的光辉历史。

    终于,在持续了半个时辰之后,云凌也是终于停了下来。

    “感谢诸位前来参加我宗宗主的收徒大典,云凌在此,代表云岚宗感谢诸位的到来!”

    云凌对着所有人拱了拱手,显然也是有了送客的意思,俨然一副自己才是云岚宗掌舵人的表现。

    不少人见状,也是看向了坐在宗主宝座上,正一脸平静的云韵,心里也是一阵了然。

    然而,就在有人起身准备下山之际,萧衍却是率先站了起来,就在云凌准备亲自过来相送地时候,却见萧衍对着云韵抱拳一礼,朗声说道,让所有本欲离开的人,又坐了下来。

    “今日,萧衍来此,其实还是有一事相求,希望云岚宗,还有诸位前辈助我一臂之力。”

    说着,萧衍还对着加刑天,法犸,纳兰桀,米特尔藤山以及木辰五人,一一行礼。

    然而,当一脸疑惑的加刑天,看向米特尔藤山以及纳兰桀之时,却见两人同样是一脸不解,唯有法犸,眼中隐隐带着几分期盼与激动。

    不仅是法犸,他身后的那一众炼药师,都是如此。

    “不知丹王所求何事,若是我云岚宗能做的,定当全力相助。”

    只是,面对大包大揽的云凌,萧衍却是不为所动,反而是继续对着云韵说道。

    “不知云宗主是否愿意相助与萧衍?”

    这句话一出,瞬间所有人看向云凌的目光,都是带着几分别有深意。

    也不想想,云韵才是纳兰嫣然的老师,在整个云岚宗之中,和纳兰嫣然关系最亲密的,也就是云韵这个当代宗主。

    在这种情况下,萧衍自然是力挺云韵,怎么可能会向着云凌。

    “哦?那不知丹王想要云韵如何相助?”

    一枚极品六品皇极丹,一枚极品六品圣心丹,这等大礼,云韵自然不想白白欠下人情。

    “我希望云宗主亲自主持贵宗的云烟覆日阵,助我炼药!”

    萧衍的声音并不大,可是传入其他人耳中,却是如同一道惊雷一般。

    七品!

    瞬间,所有人脑海中都想到了这个词,以及另一个传说中的东西——丹雷!

    数百年未曾现世的丹雷,终于要再度吹现了吗?

    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只要萧衍能够成功引来丹雷,今日,必将成为加玛帝国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