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老狗成精-《我讨厌穿越者》

    “那怎么好意思。”

    “老太婆我就一个人住在这里,平时也没什么人,晚上下山太危险了,还是在这里住一晚吧!明早再下山。”

    说完就迈着颤颤巍巍的步伐上前拉住张旭光的手臂往屋里走。

    盛情难却,张旭光也赶紧道谢道:“那就多谢婆婆了。”

    房屋是茅草屋,看起来很是破败,不过却也可以遮风挡雨,房间内更是简陋,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灶台而已。

    “你先坐,我给你倒杯热茶,暖暖身子。”

    “谢谢婆婆。”张旭光伸手接过茶杯,并没有喝,反而笑吟吟的问道:“婆婆今年高寿啊?”

    “八十有三喽!岁月不留人比不得你们年轻人身强体健,哪像我老态龙钟,腿脚也不方便。”婆婆慈祥的说道。

    “是啊,年轻就是好,就算打不过也可以跑嘛!”

    婆婆脸色微变,正要开口说话,张旭光直接将手中滚烫的茶水泼在他的脸上。

    “大胆妖孽,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我让你原形毕露。

    嗡,现金刚萨埵,欲为汝开眼,金刚眼无上,一切眼今开,嗡,若炸那,曲阿吽,梭哈。

    法眼,开。”

    双眼前一道光芒划过,再次睁开双眼看世界,眼前哪里还是什么茅草屋,分明是一处乱葬岗,而自己坐的凳子不过是墓碑前的一块青石。

    至于刚刚那个婆婆却变成了一只秃毛老狗对着张旭光呲牙咧嘴,耳鼻之间还挂着几片烂树叶,臭虫子,那些是张旭光泼出去的茶水。

    “汪~”

    法眼已经打开,张旭光手指在肩头轻轻一抹,阳火出现在掌心。

    “看我大威天龙……呸,看我烈焰焚天。”

    “煤气人”上线,巨大的火舌从张旭光的手掌心喷薄而出,瞬间将那秃毛老狗环绕。

    浓郁的黑气从其中散发,那老狗更是不断的哀嚎惨叫,疯狂的逃窜。

    “想跑?看我以德服人,去~”

    右手一甩,金砖如流星一般直直的砸在老狗的脑门上,惨叫声都没发出直接脑浆炸裂,溅射一旁。

    火焰散去,老狗早已没有了气息,躺在地上身体僵硬。

    阳火并非真火,为人体阳气所燃,对于阴气鬼气之类的最为克制,但并不会灼烧物质。

    张旭光这才仔细的打量四周,眼前是一处乱葬岗,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坟茔,隐约更是能够看到点点磷火在其中飘荡。

    也有一些坟茔被扒开,已经腐烂的尸骨从中露出,尸骨有些残缺像是被什么动物给撕咬过,再低头看了一下老狗的尸体张旭光心中了然,这些尸体应该是被这只老狗扒出来吃的。

    旁边的空地上还有一些散落的枯骨尸体之类的,有人也有动物。看着上面的齿印应该都是这老狗所为。

    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老狗活的年岁长了得了灵智,利用一些幻术引诱路过的行人,就像刚刚对张旭光那般。

    张旭光其实差点着道,这是刚刚的老狗触碰到张旭光时体内的金砖一阵颤动,如此才惊醒发现不对劲。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啊!”张旭光感慨道。

    点燃打火机,一把火将那老狗的尸体烧成灰烬张旭光这才摸黑下山。

    咚咚咚~

    “谁啊!”

    房门打开一个老大爷从中探出头,张旭光赶紧行礼道:“大爷,我是路过的行人,错过了客栈,不知道能否在你们家借宿一晚。”

    “路过的?打哪来啊?”

    “广东城,去大沟镇。”

    “大沟镇啊!去那里做什么?”

    “找一位千鹤道长,听说千鹤道长法力高深擅长降妖除魔,我家里出了点事儿想邀请千鹤道长去做场法事,谁知道错过了客栈,还请大爷行个方便,我可以给钱。”说话间张旭光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铜子递了上来。

    大爷这才打开房门,摆了摆手道:“住一晚而已不收钱,进了吧!”

    “谢谢大爷。”

    “老头子,谁啊?”

    “过路的,错过了客栈,想要在咱们家住一夜,你去给这小伙子煮碗面。”

    房间中走出来一个大娘,看了看张旭光之后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厨房,不多时端来一大碗面条过来。

    “谢谢大娘。”

    “没事,出门在外谁不碰点事儿啊,不够吃大娘再去给你煮一碗。”

    “够了够了,先去休息吧,打搅到了打搅你休息。”

    大爷也道:“翠兰,你先去睡觉。”

    “嗯。”

    张旭光低头大口的吃着碗里的水煮面,杂面做的,白水煮的,没放任何调料,不过在这个时代就是白水面也是一家人少有的食物,没看到外面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乞丐吗?

    “小伙子,你是从东山过来的?”

    “大爷说的是东边的那座小山丘?”

    “嗯。”

    “对,从山上下的。”

    崔大爷神色有些微变道:“你下山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东西?”

    “没有啊!就是山腰处有片坟茔,当时吓了我一跳就赶紧跑下来了。”张旭光故作迷茫道。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以后赶路就走大路别抄那些小道。”

    “大爷,那山上难道有什么脏东西?”

    “哎!说来话长,那边坟茔是我们崔家庄的祖坟,庄里死的人都埋在那里,前些年崔老三死了,这崔老三是个光棍汉,爹娘死了多少年了,也无儿无女,就养了一条狗,崔老三下葬之后那条狗就天天守在坟前,也不愿意走,本来还没什么事儿,后来不知怎的只要有外人从那过都会不明不白的死在里面,人家都说是催老太太的小狗成精了在那吃人呢!”崔大爷道。

    张旭光心中暗自点头,看来那条老狗就是崔大爷口中所说的崔老三养的那只了。

    “那就没找个道士和尚过来看看?”

    “怎么没找?你说的千鹤道长也来看过,什么也没有,可过几天又有人死在那里,然后那个地方就慢慢的没人敢靠近了,小伙子你还真命大,以后再走夜路的时候就别走这种小道了,专走大路。”

    “哎,谢谢大爷提醒。”

    “天色不早了,一会你就睡我儿子的房间吧,他在省城做工,平时也不回来,就在这房间将就一晚。”

    “看大爷您说的,要不是您收留我就得在外面荒野喂蚊子了,哪能用将就这个词儿。”

    “哈哈,小伙子真会说话,快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