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学校探望-《重生年代剧:从四合院开始》

    看着一拥而散的众人,何云鹏脸上满是鄙夷:“放心好了,这些家伙别说是一毛钱,就是一分钱都不会掏的。”

    “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不是免费的,就都是不好的!”

    何雨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突然觉得,又被何云鹏上了一课。

    对于人性的理解,他这个老弟,永远超前一步。

    如果换做今天是他自己碰上这事,他还真的就不一定知道该如何解决才好。

    这会,没了音乐听。

    三大爷一家只能出门遛弯,打发时间。

    路上,阎解放说:“爸,你是当老师的,能说说那个留声机他究竟是个什么原理啊?里头又没人,怎么就能把曲子给放出来呢?”

    三大爷咳嗽一声,卖弄学问:“这你可就算是问着了,这是因为啊,这黑胶唱片上头有凹凸不平的波纹,这些波纹在……”

    听着一番讲解。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阎解放羡慕的说:“这玩意儿也太神了,要是咱家也能有一台该多好,天冷了,吃完饭就躲在屋子里听音乐,陶冶情操!”

    其他人也纷纷羡慕的点头。

    哪怕是和何云鹏借来,听上十天半个月的也成啊。

    作为一家之主,三大爷这会反倒是把架子给端了起来:“要我说,要借就借他个半年!”

    “十天半个月,那也太短了。”

    “好听调子到耳朵里,都还没咂么出味道呢,就得还回去了。”

    阎解放撇了撇嘴说:“爸,你就别逗了。你没瞧见今晚二大爷一家那模样啊,和何云鹏借留声机半年,你怕是得把半条老命给搭进去!”

    “呸,怎么和你老子说话呢!”

    三大爷一巴掌拍在儿子头上,气呼呼的训斥。

    阎解放捂着脑袋,苦笑说:“忠言逆耳,我这话说的虽然不好听,但也是事实啊。你瞧光福光天兄弟俩被揍得那模样,现在还躺床上呢。”

    三大爷冷哼一声:“二大爷一家,是典型的就是莽夫。对于何云鹏这样的,我已经总结出经验了,那就是顺着毛撸,得智取!”

    “你们放心,我已经想到办法了,就等着我把留声机给你抱回来吧!”

    虽说没有一个人相信三大爷的话。

    但从他认真的表情,众人知道,三大爷确实想了个不错的法子。

    只是能不能成功,他们不清楚。

    只能说,期望他别被何云鹏,像揍二大爷那样,被揍出屋吧……

    第二天。

    何云鹏推开门,刚准备骑车上班。

    才把车蹬打开,三大爷就不知道从哪蹿了出来。

    “何云鹏,上班啊?”

    何云鹏看了他一眼,没搭理。

    推车就准备离开了了。

    三大爷一脸尴尬,赶紧追上去,扶住龙头:“你等会,大爷想和你说个事!”

    “说。”

    三大爷笑着说:“是这么回事,我昨晚上回去躺床上,思来想去,觉得你昨天说话有道理,既然来听音乐了,那就必须得给钱。”

    “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你说对不对?”

    何云鹏有些意外的看着他:“这么说,你愿意掏钱?”

    三大爷点头:“愿意,当然愿意了。”

    “不过,我的意思不是掏钱,毕竟一个大院的,谈钱多伤感情,所以我想拿东西来和你换。”

    “让你把这留声机啊,借我听一段时间。”

    三大爷义正言辞:“我也不借太久,半年就行,时间一到,立马就还给你!”

    看着如此精明算计的三大爷。

    何云鹏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借半年?

    半年后,再找各种理由赖着不还?

    最后东西就成你的了,你怕是老算盘成精了,怎么这么会算账?

    何云鹏冷笑:“行啊,半年算你180天,一天五毛,总共90块,你能付的出这钱,东西我照借给你。”

    之所以会这么说。

    就是因为何云鹏笃定了这老家伙不会掏钱。

    连一粒花生米都要记账的人,别说九十块。

    哪怕九分钱,他都绝对不会掏。

    三大爷嘿嘿一笑:“钱,我暂时没有,但是我可以用等价的东西来和你换。是这么回事,你今年19了,也没个对象。”

    “我们学校有个冉老师,年纪和你差不多,也单着呢,我准备把她介绍给你。”

    “你说说看,如果促成了一段好姻缘,这不是比钱来的更划算?”

    何云鹏摸摸下巴:“说的也是。”

    三大爷眼睛一亮:“那,那我就把留声机给抱走了?”

    何云鹏摇头:“留声机,暂时你还拿不走。这样吧,先把你说的那个女老师介绍给我认识吧,如果成了,那你就是我的大恩人,留声机送给你都成,怎么样?”

    三大爷激动坏了。

    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赶紧点头。

    就冲着这留声机,他都必须得把这事情办好了。

    要知道,这年头,家家户户连个国产半导体都没有,要是有个留声机,那面子上多有光啊。

    到时候,他阎埠贵就成这十里八乡,第一个拥有留声机的人了。

    大伙可不得羡慕死他?

    “行,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

    三大爷赶紧退到一边:“大爷我今天去学校,立马就帮你安排,一准给你把事情办好,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看着三大爷屁颠屁颠离开。

    何云鹏嘴角冷笑:“一把年纪了,还想空手套白狼,真把人当傻子了?”

    ……

    红星第二小学。

    三大爷阎埠贵结束了上午课程,拿着茶缸子回到办公室。

    那个年代的老师,从毛笔字,到吹笛子,到拉二胡,什么都得会点,可谓是多才多艺。

    阎埠贵因为年纪最大,资历最老。

    所以在学校里,大伙对他也相对比较礼貌客气。

    “小王,你知道冉老师啥时候来学校吗?”

    阎埠贵一边喝茶,一边问。

    王老师摇头:“阎老师,这我可不清楚,冉老师已经有好些天没来了,好像是身体不舒服,和校长请了长假,在家休息。”

    “我听说,得国庆以后才能回得来呢,这些天,她的课都是我在帮着代。”

    国庆以后?

    那不是还得等个一星期?

    等这么久,到时候何云鹏还能把留声机送他吗?

    阎埠贵沉着脸:“何云鹏这小子是个急性子,早上一说给介绍对象,立马就答应把留声机给我,说明他对介绍对象的事情很在乎啊!”

    “这事如果往下拖,把他耐心磨没了,那他指定得不高兴,到时候留声机可就得泡汤了!”

    “不行。”

    阎埠贵眼珠子转了转:“我得想办法,把他那头给忽悠住了才行。先把留声机骗过来,介绍对象的事情,以后再说。”

    当晚回去,阎埠贵再一次找到何云鹏。

    这会,何云鹏正在吃饭呢。

    看着一大桌的好菜,他也想坐下来喝两盅。

    但奈何,何云鹏就是不邀请他坐下,就这么给他晾在一边。

    三大爷笑眯眯的问:“何云鹏吃饭呢啊,瞧你这一大桌子好菜,看着就好吃,大爷我刚下班,正好也没吃饭呢,你看……”

    何云鹏哦了一声:“没吃,那你回家吃去,我又不拦着。”

    三大爷差点没一跟头栽在地上。

    这小子,又给我装糊涂。

    他咳嗽一声,赶紧切入正题:“先前不是和你说介绍对象的吗?你猜怎么着,这事儿有戏了!”

    “我早上一去学校,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冉老师,和她说了关于你的事。我说你个子高,人品好,在街道办工作,还是个干部!”

    “冉老师啊,一听你这条件,当时就乐坏了,吵吵着就说想赶紧见到你,说你简直太符合她找对象的标准了。还说如果能和你结婚,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幸福美满!”

    何云鹏听的满头黑线。

    你个老东西编瞎话编的能再明显点吗?

    好歹何云鹏也是看过电视剧的人。

    人家冉秋叶是个矜持女生,端庄文静。

    怎么到你嘴里,成了花痴?

    还吵吵着要见面,什么结婚以后幸福美满?

    这尼玛是有多嫁不出去的,才会听别人随便描述两句,就上赶着想嫁人?

    何云鹏猜想:这老家伙八成是连人家面都没见着,要么就是直接被拒绝了,所以故意跑到我这来说胡话邀功呢。

    他微笑说:“是吗,人家对我这么有意思,那简直太好了。既然冉老师也这么猴急,那你赶紧把人约出来和我见面啊?”

    “我也好和她好好谈谈,帮助人类实现人口计划增长的大事。”

    三大爷一脸尴尬的说:“见面,可能暂时见不了。事情是这样,我们学校啊,最近在搞征文活动,老师们都忙的不可开交,根本挤不出时间来。”

    “所以我的意思是,你要不给点钱,我帮你买点糖果,饼干之类的副食品,先给人家送去,给她积攒点好印象。”

    “等她这段时间事情忙完了,自然而然就和你见面了。”

    这一把,何云鹏笑了。

    他是真的笑了。

    原来阎埠贵这老东西,是在这等着他呢。

    何云鹏心中冷笑:“真是个老狐狸啊,骗钱骗到老子头上来了,阎埠贵,你是真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啊!”

    三大爷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空手套白狼。

    打着介绍对象的名义,顺你的留声机。

    不仅如此,我还得再挣你点钱。

    见何云鹏不说话,三大爷赶紧接着说:“何云鹏,你可千万别误会,这钱我问你要来不是自己花,而是买东西,给冉老师的。”

    “你也知道,现在的小姑娘啊,就喜欢些小糖果小饼干什么的,她最近刚好没空,你工作又忙,我就想着帮你代买了送过去。”

    “这么一来,人家姑娘也能给你留下个好印象,到时候这事,不就水到渠成了吗?”

    何云鹏煞有其事的点头:“三大爷,你说的有道理。”

    “不过,我身上钱全让我哥借走了,暂时掏不出钱,你要不先帮我垫着,等事情成了,我就还你?”

    三大爷愣住了。

    这小子啥情况?

    搞对象还想让我帮着垫钱?

    开什么玩笑呢!

    他为难的说:“你三大爷现在也没钱啊。再说,我这不是帮你张罗着找对象吗,你,你咋好意思让我往外掏钱,这也说不过去啊!”

    何云鹏笑了笑:“那没办法了,这事只能以后再说,看来,我这留声机你也拿不走了!”

    原本,三大爷就是奔着留声机来的。

    昨天晚上散步,他把牛皮都已经吹下去了。

    这要是弄不回来。

    以后在家里,他哪还有点威信可言?

    这不是打他脸嘛?

    三大爷咬着牙,忍痛说:“行吧,这钱我就先帮你垫着,你明天一定得还给我啊!”

    何云鹏点头:“肯定的,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

    送走了三大爷。

    何云鹏心中冷笑:“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出戏,得要演到什么时候!还给我介绍对象,你要是真能介绍,那才是见鬼了!”

    ……

    从何云鹏这里离开。

    三大爷苦思冥想。

    最终还是决定稍微掏点钱,买些东西,去冉秋月家探望一下。

    一方面,打着学校全体老师的名义,去探望关心。

    另一方面,他也好把这事给冉秋叶提一嘴,这样等她病好了,就能早点和何云鹏见一面了。

    “这小子,鬼精鬼精的,不下点本钱,还真弄不来留声机了!”

    “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第二天,三大爷趁着下班。

    斥巨资,买了五毛钱的鱼皮花生米,和一小包瓜子。

    就去冉秋叶家探望了。

    他是学校里资历最老,年纪最大的老师。

    探望后生,情理上也能说得过去。

    拎着巨资买来的东西,三大爷敲开了冉秋叶家的门。

    开门的是冉父。

    看见是阎老师来了,赶紧就把人邀请进来。

    “阎老师,您怎么来了?”

    “我听说冉秋叶老师身体不舒服,所以代表学校,代表学校教研组过来探望探望。”

    冉父愣住了。

    他指着桌上网兜里的水果说道:“昨天下午,学校主任,不是已经来探望过了吗?还送了水果过来?”

    一听这话,三大爷立马就尴尬了。

    他就是自己屁颠颠的跑来的,哪知道学校已经安排人来过来。

    所以,赶忙改口:“学校探望是学校的,我是代表冉老师的学生,还有办公室的几位同事过来的,他们对冉老师身体状况,都很关心,说什么都要让我再来一趟!”

    冉父脸上立马露出笑容:“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们家秋叶,在学校里人缘关系都挺不错啊。秋叶现在正在房间里,我把她叫来!”

    没一会,冉秋叶就穿着拖鞋出来了。

    看着面容些许苍白。

    确实像是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