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震慑-《听说未来的我无敌了》

    在谭阳城,老百姓头上有两大土皇帝。

    一是乡绅宗族王家,一是最大帮派三山帮。

    两方势力一白一黑,共同统治着谭阳城。

    相比于王家掌握着谭阳城的粮店,票行,盐引等生意,三山帮则是掌握着青楼,赌档,放贷等生意。

    谭阳城的老百姓们不但每月要去王家的粮店,盐店花高价买粮买盐,还要每月定时给三山帮等帮派缴纳保护费。

    苏御所处的这条巷子就属于三山帮下一个名为永安堂口的分支帮派势力进行管辖。

    吴老二口中的马奎就是这个永安堂口的堂主,其手下有数百个像吴老二这样的帮派马仔,替他征收保护费,从青楼,赌挡里面抽成收钱。

    原身对于三山帮是相当的厌恶,因为三山帮最早的时候其实是打着为老百姓对抗宗族王家的口号而成立的,众老百姓纷纷支持三山帮的发展和壮大。

    结果当三山帮在宗族王家的打压下顽强发展壮大起来,最终让宗族王家由于忌惮,不得不放弃对三山帮的打压,甚至还被迫放弃了青楼,赌档等生意让给三山帮之后,三山帮终于从屠龙的少年变成了恶龙,开始反手过来和宗族王家一起欺压老百姓,鱼肉乡里。

    所以相比于王家,苏御对三山帮是更加的厌恶。

    此刻看到这群三山帮的地痞混混们上门要钱,苏御一股子杀机顿时就从心底迸发出来,外加精湛的演技这个天赋的自然发动,顿时就看的这几个地痞混混们心底开始不免发虚起来。

    空气,宛若凝固。

    苏御也不多言什么,只是带着真的见过人血,拿过人命的亡命之徒的凶狠劲一言不发的盯着他们,目光当中大有你们几个给老子我开口要钱试试看的意思?

    在被苏御这样极具侵略性的目光扫射之下,吴老二等几个地痞混混都是感觉自己如芒在背,有些坐立不安,心头开始止不住的惶恐起来。

    又是少许之后。

    “你们,来干什么?”

    苏御终于再次开口,打破了空气中的死寂气氛,然后冷冷的吐出几个字,质问吴老二等人道。

    “我,我们来,来,来...”

    吴老二硬着头皮开口,想要说出自己的真正目的,是来给你要礼钱来的,但这话明明到了嘴边,却愣是不敢真的说出口。

    然后在憋了十几息之后,突然对着苏御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道:“我,我们来您家门口前转,转转,没,没什么事的。”

    “既然没事,那就滚开!”

    苏御目光阴冷的盯着他们,扭动了一下脖颈,发出一连串的噼里啪啦骨骼之声,整个人又是凶戾的几分,然后缓缓开口说道。

    “走,走,走。”

    吴老二等几个地痞混混顿时如遭大赦,立马你推我,我推你,忙不迭的赶紧离开了苏御家门口。

    可是苏御并没有回屋,依旧站在那里,用着极其阴狠冷漠的目光盯着他们的后背。

    吴老二几个地痞混混就仿佛有毒蛇猛兽在后面追着他们一般,快速逃离了苏御所在的这条巷子,然后闷着头,一直跑出了这条街,来到了另外一条街道之上,这才停了下来。

    “呼哧!”,“呼哧!”,“呼哧!”

    几个人蹲在墙边,都是累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良久。

    几个人终于平复下来,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尴尬之色,于是半天都没有一个人说话。

    “那小子谁啊?为什么他看起来这么凶狠可怕?刚才他光是看着我,我就感觉被掐住了脖子一样,整个人跟喘不过来气一般。”一个地痞混混憋了半天,终于开口,心有后怕的说道。

    “那人,好像,好像,哦,他叫苏御。”一个对苏御所在巷子更熟一些的地痞混混费力想了半天,终于想了起来,顿时脱口而出道。

    “苏御?”吴老二接话,一脸疑惑道,“我对他有点印象,他好像只是一个读书考举没考出来什么名堂,连童生都不是,唯独字写得很好,然后靠给人修缮古籍,抄写孤本之类活计过活的落魄书生吧?”

    “为什么今日他看起来这么凶狠吓人?”

    “看看他那身腱子肉,我感觉他一拳打过来,我肯定会被打死的吧?”

    “这年头书生都这么凶猛的么?”

    几个地痞混混都是陷入茫然之中,也不明白苏御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又是少许之后。

    “怎么办?现在这条巷子欠了这苏御一家的一百个大钱,这最后上缴的钱数也就不够了。”一个地痞混混开口道,脸上有肉疼之色,“咱们去哪里弄?”

    “要不咱们再回去和他苏御商量商量?给咱们五十个,不,三十个...”

    声音越来越小,最终没了动静。

    因为这个地痞混混发现吴老二等其它人都用着宛若看白痴智障的眼神看着自己。

    “一百个大钱而已”吴老二摇摇头说道,“还是咱们哥几个凑凑吧。”

    “我没钱。”

    “我也没钱。”

    “我天天光,一个大钱都掏不出来。”

    几个地痞混混纷纷叫屈道,没一个人愿意掏钱,脸上都是肉疼之色。

    “罢了。”吴老二也肉疼掏钱,叹了口气,然后又想了一下道,“那就今晚找一家肥羊宰了补上这个缺口就是。”

    “反正给档头,还有马爷的分成可绝对不能少一个字儿,不然咱几个以后就别在三山帮混了。”

    听到吴老二的话,其它几个地痞混混这才眉宇舒展开来,纷纷点头同意,然后结伴准备回帮派去了。

    但他们却都没注意到,一个身影却是藏在了街道上川流不息人群当中,然后悄然无声的跟上了他们。

    ...

    一天很快过去。

    苏离终于回来了,准备交天赋的六斗粮食总算是买到了,也通过街坊邻居的架子车一块拉了回来,并帮忙卸在了屋内。

    但苏御却不在家。

    苏离喊了两声都没回应,有些疑惑但也没多想,然后就开始生火做饭,等苏御回来。

    而直到月上枝头,街坊邻居们都睡了之后,苏御这才摸黑从外面悄然走了回来。

    “饭还给你热着呢,赶紧先吃饭吧。”对于苏御去外面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苏离并没有问,只是在黑暗中简单说道。

    “好,我先洗个澡。”苏御在黑暗说道,然后就提了一桶水走了出去,脱了一个精光,就着水桶边洗了起来。

    苏离坐在床边,抽动了一下鼻子,她似乎嗅到了苏御身上有什么别样的味道,皱了皱眉头,但又很快舒展开来,躺了下来静静等待苏御上床一块歇息。

    片刻之后,苏御就洗刷完毕,然后进屋躺了下来。

    兄妹二人没人说话,屋内静谧无声,唯有天上的月亮目睹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