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去我家-《浪迹在诸界》

    “你怎么这副打扮?”

    傅丘上下打量了钟国强一眼,有些诧异。

    此时的钟国强,一身五六十年代新潮风格,猫王式打扮,一身破破烂烂的白色皮衣,带着白色眼眶,就像是个从历史书上走出来的另类。

    钟国强:“这是约翰神父借给我的衣服,是不是和普通人一模一样,这样我就很容易和她们接触,深入他们了。”

    傅丘看向约翰神父,你们是不是对普通人有误解?

    约翰神父露出笑容:“很合身,这衣服是我二十多年前穿过的,当年是很普通的,你觉得不普通吗?”

    钟国强照着镜子,点点头:“我不想穿得太严肃,要不然不好接触她们。”

    傅丘已经无语了,摇摇头。

    任大表哥自己操作吧,反正穿什么无所谓,有时候长得帅,就足够了。

    回到家中,傅丘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一个十分妩媚、不羁的女人。

    “你怎么来了?”

    Mary看了他一眼:“怎么?我不能来嘛?”

    “当然可以来,要不然我给你钥匙干嘛?”

    Mary闻言,露出笑容,走上前,帮傅丘脱去外套,放在一旁的衣架上,又为他捶背按摩。

    “对了,你有没有看到表哥啊?他换了一个住址,都没告诉我。”

    “看到了,看到了,还是我帮他搬的家呢。”

    “是吗?那我替表哥谢谢你了,对了,他现在住哪?”

    傅丘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住在红灯区……乐淘淘公寓。”

    Mary瞪大了眼睛:“表哥这么狂野吗?他是不是憋得太久了,直接搬到鸡寨去了?”

    “也不是,他是去拯救他们的灵魂的?”

    “呸,鬼才信呢,还拯救灵魂,你会不会去拯救他们灵魂啊?”

    傅丘看着她,嘿嘿一笑:“现在,我就能拯救你的灵魂,做神圣的交流。”

    说着,他一把将Mary环抱着,走入厨房。

    “去卧室啊,去卧室啊!”

    “不,厨房更刺激,今天的剧本是家庭主妇和厨房水管工……”

    一番云雨,Mary连连求饶。

    好久,Mary靠在他的胸膛,浑身软绵,没有一丝力气。

    “阿丘,你说我要不要搬过来?”

    “可以啊,不过不是搬这里,我正好要换个大些的房子,这里太小了。”

    “哪有?我觉得这里很不错啊。”

    傅丘摇头:“这里肯定是不行啊,还不到一千尺(90平米),以后又不是两个人住。”

    这是傅丘去世的父母给他留下的房子,接近一千尺,在港岛普通人眼中已经是豪宅了,所谓的千尺豪宅便是如此。

    但在傅丘眼中,也就是一个临时落脚地。

    “不是两个人?还有谁?我们的孩子?会不会太远了?”

    Mary说着,突然有些甜蜜,又有些害羞。

    傅丘却突然恍然大悟:“对啊,我都忘记还要考虑孩子了,那就要买个更大的房子了。”

    Mary瞬间一愣:“你没考虑我们的孩子,那你考虑的是谁?”

    “当然是我的二太、三太、四太……算命的说我是一夫功成,七妇压。”

    “命格太硬、能力太强、猛,这辈子至少要娶七门,才能镇得住。”

    “对了,我信的教义,也劝我娶更多。”

    Mary听着,只当傅丘是在开玩笑,噗嗤一笑,又询问道:“教义?天主不是让你终生不娶的吗?”

    “对啊!”傅丘点头,紧接着又开口道:“所以我打算换个教,摩门教就不错,允许一夫多妻,很适合我。”

    说着,傅丘又将手放在Mary的心口,保证道:“放心,她们都动摇不了你大太太的地位。”

    Mary则笑嘻嘻的说道:“那我可要多谢老爷了。”

    ……

    教堂,傅丘喝着下午茶,吃着周星星送来的糕点。

    周星星就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师父里有一句话,练上了拳,他会敬我入神,有几分夸大,但是用来文雅表述周星星的狗腿子表现最合适不过。

    “傅师,下个月我就要调到飞虎队了,以后过来的次数会少一些,没有这么方便了。”

    傅丘点头:“嗯,你自己小心点,对了,我交给你的拳,坚持练。”

    “一定,一定。”

    周星星满口答应,练拳这些日子,他已经感受到自己的进步,对傅丘也越发敬重。

    铃铃铃~

    “傅师,电话。”

    “拿过来吧。”

    周星星连忙跑了一截,取来电话,然后自动出门回避。

    傅丘接过电话:“您好,这里是圣济芳堂,您哪位?”

    “是傅丘神父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软糯的女人声音。

    傅丘莫名觉得声音熟悉:“是我,我是傅丘。”

    确认了傅丘的声音,叶秋怡的心跳加速,带着三分忐忑。

    “傅神父,我是叶秋怡。”

    傅丘也瞬间回想起,那一道穿着婚纱的女人和那张卡片。

    下意识拉开抽屉,果然寻找到那张卡片,以及上面的一串数字联系方式。

    “叶女士,请问有事吗?”

    叶秋怡幽幽一叹,却不提号码的事。

    “我想请您吃个晚饭,不知道傅先生,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明天,或者后天吧。”

    傅丘也不说自己忘记了号码的事,这是聪明人的默契,想了想,直接开口道。

    “那明晚六点,半岛酒店,不见不散。”

    “嗯。”

    一动华丽的别墅里,叶秋怡挂断电话,嘴角洋溢着笑。

    自从被逼着成婚之后,她就没有一天开心。

    索性是商业联姻,她已经和赵华伦说好了各玩各的,互不干扰。

    从上次留下号码之后,她就苦等着傅丘给她电话,苦等了一天有一天,迟迟没能等到。

    她终于没有忍住,主动打了过去。

    半岛酒店。

    “不好意思来晚了。”

    傅丘刚刚进来,便对着叶秋怡表达歉意。

    虽然他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十分钟,但是叶秋怡明显到得更早。

    就冲着这份心,口头上的歉意还是需要的。

    叶秋怡笑了笑:“傅生太客气了,明明是我到得太早了,请坐。”

    “多谢。”

    傅丘坐在位置上,叫来服务生,点餐。

    过程中,叶秋怡眸光死死的盯着他,脸颊也变的红晕,目送秋波、柔情。

    傅丘被他看得不适,摸了摸脸:“叶女士,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啊…没有,没有。”

    叶秋怡避开眼神,折叠着餐巾,掩饰着自己的羞怯。

    傅丘也不说破,直接询问:“冒昧问一句,不知道赵先生?”

    “不要提他,我和他不过是面子上的夫妻而已,不过是两个家族联姻的棋子。”

    傅丘点头:“抱歉,如果是这种情况,叶小姐完全可以考虑离婚的。”

    叶秋怡露出笑容:“当然,不过不是现在。”

    两人不快不慢的说着,多是叶秋怡在说,从早些年的往事到家族内部的隐秘。

    看得出来,这位富家千金,准确说是贵妇,心中堆积了不少不忿、苦闷。

    “傅生,味道如何?”

    傅丘伸出大拇指:“这里的汤很鲜,很不错。”

    叶秋怡笑了笑:“听说那位叫唐牛的新厨神做得煲汤才是一绝。”

    “是吗,有机会,可以去试试。”傅丘说道。

    “不用下一次,傅生要是想喝的话,等会儿,我叫侍者去请唐先生做一份。”

    傅丘笑了笑:“算了,不用这么麻烦。”

    一餐过后,叶秋怡小心翼翼的询问:“傅生,今晚还有什么事?”

    傅丘看着她的模样、眼神,就像是一只胆怯的小猫。

    他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什么事,叶女士要是觉得无趣,不如我开车带你去游玩一圈。”

    叶秋怡心中雀跃,欢喜不止,血液循环都快了三分。

    “好啊。”

    今晚,夜色深沉,星空辽阔,星辰一颗连一颗,明的暗的,远远看去,都发着光。

    同名公园,傅丘和叶秋怡散着步。

    一路上,看得不少情侣在暗处活动,发出莫名的声音,叶秋怡都脸上红晕一分。

    她并不是傻瓜,濒临维多利亚港湾的同名公园作为公认的情侣野合圣地,传遍了港岛大大小小的校园,她自然是知晓的。

    对今晚即将发生的事,叶秋怡心中有数,羞涩、忐忑之中,也带着期待。

    对于这场自己发起的晚会,谁会不知道接下来的故事呢?

    “休息一会儿吧。”

    在傅丘的建议下,两人很快寻了一处草地坐下,观看着天上的星星。

    叶秋怡看着漫天的星辰,有远有近,有亮有暗,又悄然打量这身旁的傅丘,心中生出一个念头——遥远的星在天上,临近的星却在心头。

    渐渐的,她将头靠在了傅丘的肩膀,傅丘嘴角露出笑容。

    两人安静的享受着暧昧时刻。

    一阵微风拂过,感受到佳人身体微颤,傅丘正想脱了外套,给叶秋怡披上。

    却不料,她远比傅丘预料到大胆,直接扑进他的怀里,紧紧的环抱着他的腰肢。

    傅丘的手也紧紧环住她的脊背、腰肢,渐渐开始游走起来,却是为了摩擦生热。

    好久,傅丘捧起她的面颊,开始热烈的拥吻……足足十多分钟,一人喘不过气,才分开。

    “我们回酒店吧。”叶秋怡喘着粗气说道。

    傅丘笑了笑:“不,就在这。”

    说着,他直接将怀中佳人抱起,朝着弯曲的一棵树走去,准备将佳人放在上面。

    此处公园里,许多树都是歪的,至于原因?

    常年累日被一对有一对的情侣压着,想不弯都难。

    此时的掰弯,可不同后世,这是情侣力的表现。

    叶秋怡睁大眼睛,看着傅丘的脸庞,小声的祈求道:“傅生,我还是第一次,下一次再来这里吧,明天也行。”

    傅丘闻言,虽然早又预料,此时落实,又看到叶秋怡可怜的模样,心情复杂,心中叹了一口气。

    “算了,不去酒店了,去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