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补救-《人在神诡,我能倒果为因》

    回到刑堂。

    许毅继续充当着助手的角色,时不时帮季平固定尸体,听着他的分析:

    “从尸体的伤势来看,凶手的实力应该没有后天八重,顶多是后天六重到七重之间,尸体上有两处伤痕,一处为手掌,一处是致命的下颚骨,手掌伤暂时鉴定为长枪,而击中下颚骨,造成致命伤势的四处弹孔,也全部被凶手取走,可见凶手行事缜密,不是第一次杀人。”

    “可惜无法解刨徐鸣的尸体,否则我一定可以找到那类似长枪,却有着多处不规矩痕迹凶器的线索,如此特殊的武器,必然是歹人的主要兵器,顺着这条线索,找出凶人不过是时间问题。”

    季平有些遗憾道。

    许毅默默不说话。

    内心却是长舒了一口气。

    幸亏没被季平看到指头骨,否则以对方的专业程度,恐怕立马就可以判断出他击杀徐鸣的武器是为骨枪。

    那不规则的痕迹,正是骨头链接处的突起。

    挺幸运的。

    在徐府大范围搜查现场,里里外外翻了好几圈的情况下,对方的斥候竟然没有发现那颗……

    指头骨……

    许毅原本庆幸的神色陡然间难看了下来。

    是啊。

    那颗指头骨就被掩埋在尸体附近的草地上,若飞龙堂的斥候里里外外翻了几遍,怎么可能没发现这颗凶器。

    这不正常。

    除非……

    这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的。

    为了,就是钓出凶手。

    而他的所作所为,也被对方看在眼里。

    这特么,是在钓鱼!

    一想到这个可能,许毅平静的神色阴沉了下去。

    若这真的是在徐府在钓鱼,那他捡起凶器带走的行为,必然已经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之所以没在第一时间抓他,恐怕是觉得他不是凶手,而是帮凶?或者从犯?

    不行,他得洗刷掉自己的嫌疑。

    现在就正面对上飞龙堂这一个庞然大物,完全是自找死路。

    “季大人,这是我在现场找到的骨头,或许是击杀这位老者的凶器。”

    许毅看了一眼季平,想了想,将收起来的指头骨交了出去,闷闷道。

    “什么?”

    季平一愣,旋即将指头骨拿起来跟尸体对比,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惊愕。

    完美吻合。

    这好像……真是凶器。

    不是他所猜测的火铳,而是一截指头骨?

    季平陷入了沉思。

    一截指头骨能发挥出洞穿人体头颅的力量,唯有两种可能。

    其一,对方是先天。

    先天强者运用真气发射石子之类的物体,确实可以产生不弱于火铳般的威力。

    但对方若是先天,那根本不需要动用第二招。

    其二,对方拥有某种控制骨头的能力。

    而这种能力,只能是禁忌法。

    再联想到他检查徐鸣背后伤口时,所看到的外翻脊椎骨,不难猜出徐鸣正在修炼禁忌法,并且跟骨头有关。

    所以,这是一个将禁忌法修炼成功的武者,企图灭杀另一个修炼过禁忌法存在的杀人事件?

    “季大人?”

    许毅的声音,让季平回过神来。

    他看向许毅,眼中审视道:“既然发现了凶器,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说出来?”

    许毅苦笑道:“我不敢。”

    “不敢?还有什么事是你小子不敢的?”

    “大人,你想想,凶人杀人时,明显没有惊动任何人,一切都在徐府内发生,看样子,还是徐府的人将凶手迎进去的,这说明,凶手不是飞龙堂的人,就是跟徐府关系密切的人,这种情况下,我将凶器的事一告而知,凶手必然会记恨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如何惹得起这种强者?”

    许毅脸色真诚,一副惹不起这些武者的后怕神色流露无疑。

    专业僚机,情感流露是基本。

    “也对,一个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屠杀徐府的凶徒,确实没几个人敢招惹,不过修炼禁忌法,又肆意杀人的恶人,已经触犯到了监天司的底线,此事我会上报县令,让他定夺,你做得很好,若此案告破,你绝对是第一功臣。”

    给了许毅一个肯定的眼神后,季平便是急匆匆而去。

    你这案要是能告破,我一死了之。

    许毅内心吐槽。

    片刻后也回到了黑虎帮分部。

    今日这事,是他大意了。

    但他今日的说辞,以及私藏凶器的理由,也有理有据,任谁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就算飞龙堂来抓他,有季平以及官府作背书,他也丝毫不惧。

    但由此也衍生了另一个问题。

    监天司。

    这个赤明皇朝的锦衣卫机构。

    专门负责监察天下大小事,而监察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出所有修炼过禁忌法的武者。

    可以说,监天司的成立,正是建立在禁忌法泛滥,杀人事件络绎不绝的前提下。

    一旦被这个机构盯上,许毅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暴露。

    毕竟……那可是锦衣卫啊。

    连你每天吃了什么,睡了几个美人,走过几条街都会被记录在案的情报组织。

    虽说溪水县没有监天司,但……

    不得不防。

    “暂时而言,我还不需要跑路,况且一连用出五六次恐惧恶灵,我这半个月的努力基本白费了,再不收集一点,那该死的诡寒气又得上头了。”

    许毅若有所思,停下记录的笔记,但很快,又写下了一个地点,沼泽密林。

    炼骨经的因果路线。

    这是位于溪水县南侧不到三公里的一个密林,因为常年毒气笼罩,可见度极低,还时不时有人失踪在此地,被当地视为禁忌之林。

    现在许毅倒是知道了为什么会有人失踪了,因为里面有一头饕餮种。

    妖魔种,这是跟着诡异一同降临这个世界的灾难。

    妖魔种的种类繁多,有妖兽,有草木成精,甚至还有人。

    它们的实力也参差不齐。

    在季平所编撰的县志中,妖魔种的实力可分为崇,祸,两级。

    其中崇级妖魔种实力在后天层次。

    弱的只相当于后天一两重,强的足以比肩先天。

    而祸级妖魔种,实力普遍达到先天境界。

    至于祸级以上,就没有了记录。

    毕竟……

    若是在溪水县见过祸级以上的妖魔种,那溪水县早就不复存在了。

    他现在就指望,这头饕餮种的妖魔实力不要超过先天,否则就难办了。

    明天就去现场查验一下。

    日记写到现在,许毅就停下了笔。

    但很快他又扒拉出了满地的金银财宝,这些东西加一起的价值,少说也有三千两。

    只可惜,这个时间点,他无法脱手。

    尤其是在徐元这个飞龙堂大公子很可能已经注意到他的情况下,更不能草草变卖。

    否则只会引火烧身。

    “等风光过了再说,还是……栽赃嫁祸?”

    许毅停下笔,眸光幽幽间,将日记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