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近乡情更怯-《九公主带着小狼崽又称霸天下了》

    两日时间一晃而过,风千璃将庞氏兄弟移交给了雷家军。

    至于北夷王室的那些人,她则派出一队人护送着,直接打包送回了京城,交给风帝去处置。

    这两日里,她也防着雷千秋来抢人,可除了那日雷千秋有些失态外,他这两日便都很安分,没有要来抢人的意思,甚至都没有露过面。

    听说对于张同知也很配合,没有再闹出什么事。

    这般做派,反倒是让风千璃觉得疑惑。

    她让孙鸣山携风临军先回风临郡,自己则带着香荷和陈温玉,雇了马车前往南诏小镇。

    因提前给张同知打过了招呼,他还特意送来路凭给风千璃,让她隐瞒了身份。

    一行人来到青山镇,望着熟悉的景致,徐春来当即便落下泪来。

    香荷这些时日陪着她,与她最是亲密,便笑着劝道:“都回家了,怎么反而还哭了呢,见到父亲,难道不该高兴吗?”

    “……近乡情更怯。”

    徐春来抹着泪低声道,“也不知父亲这几个月过得如何,何况我身落匪寨,早没了清白身,就这般回去,怕是要被邻里笑话,让父亲蒙羞。”

    “徐姑娘……”“不要这样想。”

    风千璃靠在车壁,淡淡开口:“这不是你的错,何况你父亲能见到你,便是比什么都高兴的,他不会在意那些流言,实在受不住,大不了换一个地方重新生活。

    于他而言,你才是最重要的。”

    徐春来怔怔看着她,泪水不自觉便落下来,用帕子擦了又擦才好不容易止住。

    不过有风千璃这番话,她倒是也不觉得惊慌了,慢慢平息下来。

    不知过多久,忽听帘外传来陈温玉的声音:“到地方了,徐宅,应当是这里没错吧?”

    风千璃撩起车帘,让徐春来看一看。

    “……是这样。”

    徐春来轻轻滚动一下喉咙,紧张地捏紧衣裳:“这便是我的家。”

    “那我扶姑娘下车。”

    香荷扶住她的手臂,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下来。

    那门口守着的护卫一望见她,都是见了鬼的表情。

    “小……小姐?

    !”

    “小姐回来了?

    !”

    “快!快回去告知老爷,快!”

    两人反应迅速,立即开了门,飞奔着向里面去报信,霎时便听院子里热闹起来。

    风千璃看向徐春来,便见她犹豫紧张良久,还是抬起脚,迈步过了门槛,进到门中。

    几人徐徐向内走去,没走几步,便见内里奔出一鹤发老人。

    徐春来与他对望数秒,皆是泪水肆流,互相奔跑过去。

    “父亲!”

    “阿来,是我的阿来?

    你竟回来了?

    !”

    父女二人抱在一处,忍不住痛哭出来。

    周围跑出来的奴仆丫鬟们,都是在旁跟着抹泪。

    “太好了,老天保佑,小姐可算是回来了!”

    “是啊,这下老爷终于能睡一个安稳觉了,我的天爷啊,感谢上苍,我定要为您好好祭奠一番。”

    众人都高兴地围着那二人。

    风千璃站在后头,却注意到在廊下站着一个丫鬟,却是惶恐无比地看着这边,看着像是要逃走。

    她若有所思地打量一下那丫鬟,给香荷递过去一个目光,后者当即飞身而去,将人给揪住,直接丢在了院子里。

    “不要……不要!”

    那丫鬟尖声大叫,仿佛受了什么刺激般。

    众人这才注意到风千璃三人。

    哭声渐渐止住,徐员外有些迟疑地看着他们:“这几位是……?”

    “是我的救命恩人,父亲,我和你说,我……”话语陡然炖煮,她望见了地上那捂着脸缩着身子的丫鬟,脸色猛然一变。

    “你……春喜!?

    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春喜惶恐地看她一眼,跪在地上疯狂给她磕头:“小姐,求小姐饶恕,是奴婢鬼迷心窍,求小姐饶恕!”

    “我在问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徐春来咬牙切齿,眸中满是恨意,“你不是和那个男人私奔了吗?”

    “私奔,阿来,你在说什么?”

    徐员外都糊涂了,指着春喜道:“这丫头那日不是和你一同被拐走的吗?

    也是她幸运,先一步从虎狼窝里逃出来,你素日里都是拿她当姐妹般,我也不敢怠慢,这几日正想着要收她做义女。”

    “义女?

    她也配!”

    徐春来气得浑身发颤:“父亲,你可知道,当日是谁将我买去匪寨的?

    便是这个狼心狗肺的贱婢!她为拿钱和男人私奔,竟不惜将我给卖了,如今竟然还敢回来!”

    “什……什么?

    !”

    徐员外一阵头晕目眩:“你是说,你是被春喜给买了?”

    院内一阵哗然,都是不敢置信。

    徐春来眸中含泪,恨极咬牙:“若非如此,那土匪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我给劫走?

    又怎么会知道我当日出现在哪里?

    !父亲,你险些便认恶人做了女儿!”

    “我……我……”徐员外捂着头,脚步踉跄,眸中满是难以置信。

    小厮忙将他给扶住了,才没有让他跌倒。

    他大口喘着气,怒火上来,亦是手指发颤:“不想我养了这么多奴仆,日日用心待着,竟真养出这样一个白眼狼!好,好,既然如此,便将这贱婢给发卖了,卖去青楼!”

    “不、不要!”

    春喜惶恐摇头,“不要卖我,小姐都已经回来了不是吗?

    当初我是被人给骗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良心发现,才回来伺候老爷,想着替小姐给老爷送终啊!”

    “是良心发现,还是被男人骗了过不下去?”

    风千璃冷不丁插嘴,“你倒是脸皮厚,编了另一套瞎话,便回到这里来享清福,却丢下徐姑娘自己在匪寨受苦。

    你是觉得她回来了,一切便可一笔勾销?

    那要不要我也让你体会一下徐小姐过过的日子?”

    “不……不要……”春喜惊惧交加,又愤怒至极:“你是哪里出来的,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这是徐家的家事,你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还真把这里当成是你家了?”

    风千璃冷笑,“这是徐小姐的家,要不要我们留,是她说了算,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