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桉(7)-《综穿之吾愿有涯》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郁青脊背一僵,转头看去,刘老还站在门口,目送着他们。

    悬玉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郁青对着老人家挥了挥手,转身追上师兄。

    “师兄,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乐浪。”悬玉看着郁青一笑。

    乐浪,这个称呼在郁青的记忆中着实久远。

    据说在大秦一统六合之前,始皇帝的义姐,初代云中公主便绘制了一副江山社稷图,那副地图所覆盖的幅员之辽阔,远胜后世的每一个朝代。

    传闻,当年的大秦江山便是按照这副社稷图一寸一寸打下的。

    公元前119年,大秦初代云中公主所绘的江山社稷图早已填满每一个位置,被送入皇陵告慰始皇帝。

    但就在十年后,经过三代的休养生息,大秦再次出了一位以武德彰显国威的帝王。

    武运昌盛,皇帝自然想要开疆拓土,于是便派大将征伐辽东,由水、陆两路进攻,攻入卫满朝鲜,次年置为乐浪郡、玄菟郡、临屯郡、真番郡四郡,后合并为乐浪玄菟。

    只是在历史上,大秦末年自顾不暇,乐浪等地便被高句丽所占,及至后来中原王朝永失故地再也没能将四郡收回。

    但在这个世界,因为赵佑宁的插手,佑宁二年,高句丽第一次侵扰辽东边境时,女帝便以天降雷霆的手段,一路轰炸夷平对方数万大军,在辽东一地烧出百里焦土,让对方元气大伤,自此难成气候。

    但同时那一战对四郡损伤也不小,民生经济大受影响。那时西北胡族动乱未平,女帝没有太多时间关注四郡,因此便将亲信的箫氏一族全族迁至此地,以郡守之位代她驻守四郡,休养生息。

    甚至在大秦灭国之前,仍下旨箫氏不得回援。

    而萧家当时的家主也在女帝殉国后发下毒誓,萧家代代死守四郡,直到中原一统,必将奉故地回归。

    郁青大致猜到了赵佑宁的意图,但对人心,她不敢相信太多。

    大秦灭后,乐浪虽没有归顺胡族,可也早已成了一个独立的小国。当年忠诚的萧家在尝过权柄的滋味后,还能轻易的俯首吗?

    即便当初的萧家家主忠心耿耿,但如今的呢?

    “师兄相信萧家?”郁青问。

    悬玉没有说信,还是不信,只说:“萧家是姑母的母族。现任家主萧元娘,是姑母的表姐。”

    “可女帝已经死了,谁知道她的表姐妹是不是真的能遵守誓言,万一她也想当个土皇帝呢?北地那么多政权,也不全是胡族,也不是没有当年的忠臣之后。当初不是都说要誓死追随女帝吗?可如今一个个称帝的也毫不含糊。”

    悬玉道:“她不一样,何况我们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什么?”郁青问。

    悬玉顿了顿,停下看了看四周,自从下山,郁青都是一路跟着他,不问去哪里,不问他准备要做什么。但此时她问了,他也会如实的告诉她。

    确认了周围没有人后,他道:“天降雷霆的故事你还记得吧?”

    这些传说,悬玉讲过一些,下山后,郁青也听人说起过。天降雷霆,说得神乎其神,但其实就是大规模的火器杀伤。只是对于现在的人来说,他们既便见过火器也没有见过那样规模,那样杀伤力强大的。人往往会将一切他们不能理解的东西传说的玄之又玄,最后成了一个神话。

    郁青点了点头。

    悬玉接着道:“其实天降雷霆是一种武器。”

    郁青又点头,表示知道。

    悬玉一笑,道:“你一向聪慧,处变不惊,当年第一次见到师父的傀儡,你也只是稍稍惊讶。似乎这些在世人看来奇艺的东西,你都不放在眼里。”

    郁青自然不好说,在现代她见过更加精妙的机器仿生人,而且她认识他的姑母,所以对火器的改良也并不惊讶。便只说,“大概是我反应比常人慢吧......其实在知道小葵还会做饭的时候,我真的很惊讶。”

    悬玉便不再提这一茬,继续给郁青解释一定要去乐浪的原因。

    “姑母接手大秦的时候,大秦的江山其实就已经是强弩之末。那时西面胡族各部联手,大举犯境。朝中因为幼主登基,人心浮动,人人都想保留实力。以至于云中姜氏为了守住云中城,全族七岁以上的都上了战场,最后也只守住两年。

    云中城破的那年,姑母得天感应,改良了武备所的火器,能让其以飞天之势落入敌营,以雷霆之力横扫千军。

    天降雷霆初见威力是在收复云中的时候,那时云中城早就已经被胡人屠戮一空,雷霆之下又化为了焦土。等到收复时,已经是寸草不生。

    姑母秉性良善,当时便已心有不忍。

    只是那时高句丽趁机骚扰辽东,西北诸将因为云中城一战,对姑母拜服不已,但西北的大军要时刻警惕胡族,他们要守住收回了土地,动不得。

    朝中武将又难以如身使臂,如臂使指,甚至有人说出干脆放弃那苦寒之地的话来。

    姑母大怒,却因为他们都是掌兵之人,怕乱了朝局,一时奈何不得。

    那时,是箫老学士挺身而出,弃笔从戎,主动提出愿为马前卒。”

    “箫老学士,是萧皇后的父亲?”

    “是。萧老秉承祖训,一生推崇黄老之说,最后却也被逼的披甲上阵。那一战,姑母再次亲征,再次见到了雷霆之下血淋淋的战场。

    甚至比那一次更加残酷。战场上不仅有死尸,还有无数断手断脚哀嚎哀号不已的俘虏。

    战场的惨况让姑母彻夜难眠。

    你知道王君原本的身份吗?”

    悬玉忽然问了一句题外话。

    历史上的那位公主早死,自然没有驸马,也不会有驸马的资料。但现在赵佑宁的这位丈夫,郁青下山后却是着意打探过的。

    “不是汝南蓝氏的旁支吗?”

    悬玉点头,道:“是,也不是。王君原本出身汝南蓝氏,但他那一支早早的没落了,王君幼年便在三清观修道,十五岁正是出家。”

    “啊?女帝的王君是个出家了的道士?!”赵佑宁可以啊,郁青在心里小小惊呼。

    悬玉继续道:“正是因为乐浪一战,姑母心神难安,彻夜难眠,即便回了咸阳也不见好转。萧家元娘便去道观抓了一群道士塞进宫里,让他们给姑母祈福、驱邪。”

    “这...萧元娘行事很是不羁啊。

    这然后,女帝就跟小道士一见钟情,日久生情,两情相悦了?”郁青此时已经是一派了然。

    悬玉轻笑一声,算是默认。

    郁青道:“所以,这跟我们必须要去乐浪有什么关系?”

    悬玉认真道:“姑母深感天降雷霆杀伤过甚,有伤天和,便将这武器的配方彻底封存,不再让武备库生产。而原先已经制出的那些,据我所知全部被运往了乐浪。若非如此,胡族入境后,怎会没有任何一方势力敢往辽东。

    若没有意外,萧家这一代的家主,该是当年的那位萧元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