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神庙使者-《穿越诸天,开局救下司理理》

    徐川一直未曾想要动用燃血,因为他在等黑骑。

    同样是一千之数,黑骑给他的威胁却大得多。

    因为黑骑乃是精锐中的精锐,其中高手居多,而且对合击之术和与高手对战方面的经验远超军中。

    所以,他一直想把这七天唯一的一次机会留给黑骑,但黑骑却一直未曾出现。

    既然如此,他也不必再忍耐下去了。

    眼见秦业铁拳落下,他没有再拦,而是放弃了所有的防御,一剑刺向了秦业的额头。

    秦业这一拳直冲他的心脏而去,一旦击中,心脏必然爆碎。

    这可不是以伤换命了,而是以命换命。

    秦业虽然年纪大了,但他自认为胜券在握,可没有想要换命的打算,而且,徐川当日击杀燕小乙的情报他自然也有,一箭穿心都不死,那他这一拳落下可未必能杀得了对方。

    他觉得徐川很可能是身体构造与常人不同,心脏不在左边,而是长在了右边。

    于是,他这一拳中途变换了方位,向右方偏去,同时另一手张开,牢牢的握住了徐川刺向他眉心的一剑。

    一拳落下,徐川身体巨震,胸口被打碎,口中不要命的吐血。

    不过这伤势虽然严重,却要不了徐川的命,因为他的心脏跟寻常人一样长在了左边。

    徐川周身气势再度爆发,竟已经隐隐超越了秦业。

    只是他的气势却也在以不慢的速度滑落,因为他的伤势在逐渐恢复。

    徐川瞬间弃剑,身影如电瞬息间靠近了秦业,一拳砸向了他的脑袋。

    秦业眉头一皱,不明白为何伤势越重,此人却越来越强,来不及多想,他松开了手中的落霞剑,双手握拳迎了上去。

    论拳法,当世,他自认不输任何人。

    不过出于某种考虑,他并未进攻而是选择了防御。

    徐川却完全放弃了防御,一连数拳落下,将秦业打退了十几步。

    但徐川却并未对这一幕感到高兴,他本想着借助临近死亡时的那一刻力量反哺强杀了秦业,但秦业这乌龟壳一出,当真让他有些无处下手。

    除非,他自残,强行触发浴血异能的最高状态增幅。

    但他想了想,觉得属实没有必要,与其拼尽一切杀了秦业,不如保留一份底牌,毕竟他此刻还尚未离开庆国。

    一拳将秦业击退两步,徐川并未继续出手,而是迅速退开,拾起了落霞剑,拖着伤势严重的身躯向着大军后方的那座山冲了过去。

    秦业觉得今天的事很多都极为古怪,让他都有些不安,所以他没有追上去,而是让大军继续围杀。

    不过,他也知道,所谓的围杀,已经毫无意义。

    眼看大军又围了过来,徐川回身冷冷的望了一眼秦业,随即一剑一剑的杀出了一条鲜血铺就的血路。

    片刻后,他直接从军中杀了出来,一路冲入的山林之中。

    见他离得远了,谢必安命令五千神射手尝试性的射了几波箭,无果后,也只能看着徐川身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战场外,叶流云看着满地的尸体和鲜血,不由有些低沉的说道:“你这徒弟当真是好大的杀性,未免过于残忍了。”

    四顾剑冷然道:“既然想杀人,自然要做好被人杀的准备,这世上可没有伸着脖子给别人杀的道理。”

    说罢,他盯着叶流云道:“我警告你,你若是敢对我这徒弟出手,你叶家满门便是代价。”

    叶流云目光平静的看着他,道:“东夷城呢,你不管了?若是用我叶家换一个东夷,也未尝不可。”

    四顾剑笑了起来,带着几分疯癫和血腥,道:“那就看谁杀的多吧,叶家杀完了还有秦家,李家,整个庆国足够我杀的了。”

    二人对视,目光之中的冷冽意味毫不掩饰。

    半晌,叶流云气势一收,忽然轻笑了起来:“玩笑罢了,何必如此认真?”

    四顾剑冷冷的看着他,未发一言。

    ...

    徐川一路穿过山林,来到了雾渡河畔。

    此刻,他体内碎裂的骨头已经在万劫不灭体自行的纠正下恢复了原位,正在愈合之中,表面上的诸多伤势也都止住了血,开始快速恢复。

    当然,对应的就是他九品上的境界气息已经跌落至了原本的正九品。

    站在河畔,他饮了些河水,然后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心中终于放松了下去,到了这里,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了。

    虽然黑骑没有出现让他有些惊讶,但也是一件好事。

    如今他杀了燕小乙,导致剧情大变,若是还想要庆帝继续他原本的计划,与陈萍萍合作兴许是最好的办法。

    雾渡河不大,他走了几分钟就隐约看见了河畔对岸的北齐军队。

    加快了速度,不一会,他已经能看见军队为首的几人,战盈盈,一位看着有些陌生的将军,以及满脸担忧的司理理。

    笑容不自觉的挂在了脸上,脚下瞬间用力,如一只飞鸟,就要踏过这雾渡河去见她们。

    然而,就在他脚尖点在河面准备过河之时,一道灰色的身影刹那间从河中冲了出来,他双眸漠然,没有一丝情绪,出手却狠绝精准到了极致。

    手中拿着一根与五竹手中类似的铁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刺入了徐川的心脏。

    强大的冲击力带着徐川一路向天空飞去。

    河对岸看见这一幕的战盈盈和司理理几乎要疯了。

    “不!”

    她们惊呼,立刻就要下马冲过去。

    然而下一刻,上杉虎出手,两下将她们敲晕在马背上,一脸凝重的看着雾渡河。

    以他九品上的修为都没有察觉这个突然出现的灰衣此刻,而且那份夸张的力道和速度,让他隐隐想到了大宗师这个级别的存在。

    而此时,本该死去的徐川却是爆发出来了一股骇人的气息,一剑就斩断了那灰衣刺客握着铁钎的胳膊。

    浴血和燃血两大异能全部激活。

    徐川没有拔掉他心脏的铁钎,而是依靠燃血状态强行维持生命,迅速一剑自上而下的斩向那灰衣刺客。

    灰衣刺客依旧漠然,他迅速下坠,闪过徐川这一剑,以剩余的一只手伸展开来,化掌为刀,斩向徐川的咽喉。

    徐川不让不避,任他斩去,手中落霞剑却是瞬息间落向了对方后颈。

    下一刻,他的咽喉被击碎,灰衣刺客却是直接被斩下了脑袋。

    落入河中的瞬间,他迅速拔出心脏处的铁钎,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他被洞穿的心脏和破碎的咽喉,以及浑身上下的其他伤势就彻底痊愈。

    异能关闭,他气息也迅速跌落,鬓角也在同一时间多了不少白发。

    他敏锐的发现,这一次,消耗的寿命似乎比以往更多,是因为他伤势更重的缘故吗?

    压下了思绪,他低头看着被割去了头颅的灰衣刺客,看着那银色的鲜血和体内的古怪构造,他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信息。

    神庙使者!

    要知道神庙使者乃是神庙监管天下的力量,徐川很清楚大宗师级别的机器人哪怕神庙,也仅有数位。

    他不知道这是庆帝联系神庙之后派来的,还是神庙早就已经关注到了他?

    徐川沉默了下去,心中亦有着三分庆幸。

    倘若之前在军中他就用了燃血异能,此次怕是当真要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