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易中海买谅解书-《四合院:从食堂学徒工开始逆袭》

    在派出所见过何雨柱,易中海手里拿着养老保证书,心情舒爽回到四合院。

    何雨水见他们回来,跑出来问:“一大爷,见到我哥没有?事情能办好吗?”

    聋老太太告诉她:“别急,等二大爷、三大爷下班,就开会讨论。”

    “那我哥呢?他怎么样啊?”何雨水平时并不觉得这个傻哥有多重要。

    可是,一想到他要是被送去劳改,那她就变成孤苦无依了。突然觉得这个哥哥非常重要,一定要把他救出来。

    易中海安慰她:“争取今晚就把他救出来。”

    “太好了!谢谢一大爷。”

    下班后,二大爷刘海中,三大爷阎埠贵按照约定来到中院开会。

    易中海让人去通知许大茂和娄晓娥回大院来商量事情。

    在医院,李爱华答应借自行车给于海棠,她高兴地挥手离开。

    李爱华和许大茂讨论了要钱方案,叮嘱他守住底线。

    聋老太太和易中海肯定想尽量少出钱,甚至不出钱,免不了又要进行道德绑架。

    许大茂怀疑自己的不育症可能与傻柱的毒打有关,所以,他态度坚决:“放心吧,我要是不让傻柱吃糠咽菜一年整,我特么就不姓许!”

    正好四合院派人来叫,李爱华就陪着许大茂夫妻俩回去。

    三人进入中院时,三位大爷坐在小方桌旁边,易中海坐主位,刘海中和阎埠贵分列两边,后面一张条凳上坐着聋老太太和何雨水。

    在远处,有一些看热闹的邻居。

    何雨水看到李爱华陪着许大茂夫妇回来,她叫了一声:“爱华哥哥,谢谢你!”

    李爱华表情柔和地朝她点点头:“放心吧,马上商量你哥的事情。”

    易中海没让刘海中主持会议,直接开讲:“我们今天开会讨论何雨柱打伤许大茂之事。”

    “这件事情是何雨柱不对,我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他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愿意向许大茂赔礼道歉。”

    “为维护我们文明大院的名声,我希望这件事情私下和解。许大茂,你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就在会上提出来,我们三位大爷都在,现场解决。”

    易中海说完,刘海中和阎埠贵都表态同意。

    所有人都望向许大茂。

    “行,我给三位大爷面子,让傻柱赔我三千块钱,这事儿就过去了。”

    三千块?

    这个数字不仅震惊了三位大爷,也出乎李爱华的意料之外。他们刚刚在医院商量的是两千块,没想到,许大茂一下子就加了一千。

    何雨水脸色陡变,三千块?完了,她和傻哥出不起。

    聋老太没有马上发言,她都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发话,好一锤定音。

    易中海左右看了看,平时开会,傻柱这时会发言,可今天傻柱还关在派出所里。只能他自己亲自上阵了。

    “许大茂,你这不是要解决问题的态度。我和聋老太太已经批评了何雨柱,你提出赔偿也要从实际情况出发。”

    许大茂双手抱臂,眯着眼睛道:“我觉得一大爷是偏心傻柱的,不可能主持公道。”

    他以前从来不敢得罪院里的大爷,自从李爱华说要报警讹了傻柱一百多块钱之后,他悟出一个道理,院里的大爷都怕报警。

    一提起报警,大爷们算个屁,比谁都怂!

    此时,二大爷刘海中官瘾又发,他笑着说:“我也觉得老易偏心傻柱,还是我来主持吧!”

    “老刘的话我赞成,老易最好是回避。”易中海还没来得及回话呢,阎埠贵急着表态了。

    这一来,易中海不得不应道:“行……那你们来吧!”

    说完,他回头看了一眼聋老太太。

    让刘海中主持会议,聋老太太更好发挥,也许能把赔钱数目降到最低。

    见易中海同意回避,刘海中高兴极了。

    “那好,今天的会议由我和三大爷主持。许大茂,你别急,我们一定秉公处理。啊……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傻柱从来不把二大爷三大爷放在眼里,刘海中早就想收拾他了,终于逮住个机会。哈哈!

    许大茂听出了刘海中话语里的暗示,他开心了:“那好,我听二大爷三大爷的。”

    易中海气得脑冲血,这些人当自己是什么?是摆设吗?

    看着易中海干瞪眼的模样,又能借机整一整傻柱,刘海中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这个……这个……傻柱打伤许大茂,头上都缝了三针。我觉得,赔偿三千元是合理要求!”

    “谁?是谁在欺负我大孙子?谁敢要我大孙子赔偿三千块?”聋老太太果然在关键的时刻发威了。

    何雨水见机行事,扶着聋老太太从凳子上站起来。

    聋老太太举着拐杖就朝刘海中打去,刘海中看到聋老太太要动手,脸上满是畏惧。

    这么一大把年纪,他不敢碰啊,谁碰谁就得赔她一副棺材。

    “这……老太太,是许大茂要傻柱赔三千呢。”他急忙解释,站起来往远处躲。

    聋老太太是什么人?

    她不管许大茂,就盯着刘海中不放。

    “那你说,你是主持会议的大爷。许大茂说了不算,你说应该赔多少钱?”

    刘海中头皮发麻:“两……两千……”

    他害怕聋老太太发飙,赶紧给减掉一千。

    “我打死你!你居然敢要我大孙子赔两千。”聋老太太还是发火了,她手中的拐杖举得老高。

    眼看着就要落到刘海中的头上,刘海中惹不起呀,万一老太太不慎一命呜呼,那自己真得赔上一副棺材了。

    他连忙喊道:“一千,一千块!”

    刘海中被聋老太太追得满院子跑,再降一千自保。

    一千?

    许大茂觉得不行,正要说话。

    聋老太太举着拐杖,正对着许大茂:“你说,赔多少?”

    许大茂的头才缝了三针啊,娄晓娥迎上前,保护许大茂。

    “老太太,不能打呀!”

    “好,一千!”易中海适时发话,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娄晓娥怕许大茂再受伤,便答应:“好,就一千!”

    易中海马上让一大妈拿出一千块钱交到许大茂手上,许大茂接过钱,数了两遍,然后爽快地从口袋里掏出谅解书。

    一千块,接近傻柱三年的工资收入。

    哼,乖乖吃糠咽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