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各方反应-《诸天一道卷》

    在虞明开始休息放空时,武当新一代道主的消息,已经随着离去的各方武林人士,向着天下四方传去。

    武当道主太昊道人的名声,也随之以武当山为中心,朝着整个湖北,乃至是整个天下蔓延开来。

    无论是玄明子的恶煞辰体,七星天象,还是虞明的气血苍龙,心神实质,都令得诸多武林中人印象深刻,深受震撼。

    在再加上之前虞明与百损道人转战千里所带来的影响。

    慢慢的,太昊道主的名头,逐渐在这天下间流传开来,甚至比观礼回归的武林人士的脚程还要快。

    丹江口,均州城。

    这是一座鱼米之乡,盛产鲜鱼和美蟹,百姓大都依水为生。

    均州城依江而建,因为江鲜丰盛,所以临水岸边客栈酒楼无数。

    许多江湖人士喜欢登高远眺,品尝江鲜,谈论江湖见闻,武林大事,时而可浮一大白。

    此刻,在临水一间颇为雅致的,名为云泽的酒楼中。

    大厅高台之上,说书先生一拍醒木,吸引了诸多江湖散人和当地食客的目光。

    “却说那武当山上,登天门前,那邪道君玄明子眉生神印,身绕玄光,可谓是天人下凡。

    其一掌击出,横扫四方,武功之卓绝,令无数武林好手自叹弗如。

    ……

    只见那千钧一发之际,无数剑气临身。

    诸位猜测如何,到了那太昊道人身前尺许之地,就如同被神仙的定身法定住了,再不能寸进。

    有精通气剑锋芒的武林名宿点评,似乎是涉足了什么精神,什么实质。

    听说而今那武当山道上,还有无数道深达寸许的可怕裂痕……

    那一战使得武当山上晴天霹雳,层云尽散。

    听说此战正酣时,武当山下的百姓都可见白日星现,赤霞如火的奇景。”

    “据说那位武当新晋道主,是那位武当神仙祖师的隔代传人,号太昊道人。

    曾力缆狂澜,救武林六大派于危难之际。

    ……”

    说书先生说得唾沫横飞,沉仙酒楼中一干江湖客听得如痴如醉。

    “真的假的?那位太昊道人不过双十年华,就将武功修至如此境地?”

    “精神实质干涉现实?我可是听说唯有超越先天之境的宗师才能够做到的。”

    有阅历不俗,行走江湖多年的江湖老人开口怀疑道。

    说书先生也不恼,轻轻一笑道:

    “这位客官说的倒也不错,但自从那一战之后,前往观礼的诸多武林人士皆盛传武当道主太昊道人之名,想来必然是被那太昊道人的能为所折服……”

    原来如此!

    很多江湖散人露出恍然之色。同时感叹连连,不知不觉中,又一代武林传说自江湖中崛起,而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老去。

    此时,一叶扁舟顺流而下,来到了这均州江域之上。

    昊日悬空,微波荡漾的江流若蜿蜒巨龙,金鳞闪烁。

    江面上渔船点点,一张张大网洒落。

    一艘至少长达十余丈,船身包铁皮,甲板四周,都立有身着皮甲,斜挎长刀的护卫,好似世家子弟出行观景赏玩的游船,航行在江道中央。

    顺流而下的扁舟逐渐追上前行的游船。

    砰!

    一声巨响,引得岸边不少酒楼中的江湖武林中人侧目,凭窗远眺。

    那是两道相互纠缠厮杀的身影,刀光纷乱,剑影横扫。

    甫一跃出水面,就撞碎了一条四五丈长的渔船,渔夫跃起一丈来高,显然也是有些粗浅的功夫在身。

    但是依然没有能够逃脱,被卷入刀光剑影间。

    不一会儿,鲜血四溢的尸体便坠落江中,只余江面翻涌的血色水晕。

    均州江上似炸开了锅,刚还热火朝天撒网扑鱼的渔民纷纷弃网回返,船桨都摇出了残影。

    江面上只剩下顺流而下的扁舟与游船能一若既往的前行。

    这时,顺流而下的一条扁舟上,一个粗布麻衣中年男子微蹙眉头。

    看着远方江面之上溅起的巨大浪花,以及江面的那一团血晕。

    江湖中总有一些毫不顾忌普通百姓性命的武林人士,故而时常有普通百姓被卷入武林高手的交战中而殒命。

    如若是往常,自然得叫那两人付出代价,可惜中年男子如今自身难保,不想节外生枝的他只能按耐心中的杀意。

    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一路顺流而下的朱元璋。

    扁舟上,伪装成摇撸的船夫常遇春神色一凝,他竭尽全力,将舟楫朝着岸边靠去。

    砰!

    这时,那两道纠缠厮杀的身影已然来到了扁舟十丈之外,且仍在不断靠近。

    朱元璋双眼微眯,心中警兆骤起。

    倏忽!

    交战中的两道身影猛然对击一掌,而后竟借助反震之力化作两道闪烁凌冽杀机的交叉弧线,向着扁舟上的朱元璋奔袭而去。

    锵!

    长剑出鞘,朱元璋闪电般当空一斩,一道长达六寸,缭绕天地锋芒之气,色如清泉的剑气破空,空气如裂帛,生出尖锐的破空声。

    “剑芒!”

    岸边酒楼中的江湖客尚未来得及说完,就看到那如清泉般凌冽剑气快如闪电横空,刹那间穿透十丈江面。

    噗呲!

    清泉般的剑光,带起一抹艳丽的血色。

    两道残躯划落江中,微波荡漾的江面再起两团血晕。

    “居然有练出剑芒的剑道高手!”

    “重塑周身经脉的一二流高手也能以真气凝聚气芒,只是锋芒虽盛,却是盈不可久。

    但是后天大成的兵刃大家,通达真髓,可凝练出锋芒之气,一旦注入气芒之中,就成了生生不息,无坚不摧的刀枪剑芒,威力无匹。”

    “是我均州城内哪一位剑法名宿出手,横江斩歹人,果然当浮一大白!”

    一干江湖中人伸长了脖子,等到一叶扁舟临近岸边,就有不少人睁大眼睛望去,期待能一见高手之容。

    只见那立在舟楫船头的,赫然是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

    手持长剑,粗布白袍!

    而后,岸边的诸多酒楼上就闹腾起来,不等扁舟靠岸,就哗啦一下出来了上百人。

    这,就是江湖。

    朱元璋颇有些无奈,被当成了猴子一样观摩,这样的场面,显然他感觉并不是很好。

    常遇春划船靠岸后,刚想招呼自家舵主尽快离去,却发现朱元璋仍旧伫立在舟楫船头,神色凝重。

    顺着视线望去,才发现能令朱元璋如此凝重的竟是方才那一艘游船。

    深知朱元璋谨慎性子的常遇春立即凝神戒备。

    可事情好似有些出乎两人的预料,游船径直划过二人身侧,就此离去,并未发生任何变故。

    连甲板上的护卫都不曾看二人一眼。

    朱元璋与常遇春对视一眼,而后果断不再理会这不明所以的情况,身形挪移,踏着屋檐离去。

    远去的游船上,一间淡雅华贵的房间中。

    “主人,那二人是明教中人,武功身手都不错,为何……”

    一道清朗儒雅的声音有些欲言又止道。

    “为何不让你杀了他们?那自然是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有趣的东西。”

    一道清冷淡漠的声音淡然回应。

    房中沉默了一瞬,而后清朗儒雅之声再起。

    “主人,接下来的行程该如何安排,是继续巡游,还是……前往武当!”

    一声轻笑响起,只是这笑声中带着丝丝冰冷意味。

    “呵,不用那么顾忌担忧,我还没到想死的时候,不会那么想不开去挑战那个已经不算人的老家伙。”

    “那属下这就安排下去,继续巡游。”

    清朗儒雅的声音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不,我们回大都。”

    “这中原武林已经看遍了,除了那有所忌惮的二三个地方外,没有什么值得再看的。”

    “反到是那新晋的武当道主需得谋划针对。”

    “已经有一个不算人的家伙踩在大元的头顶上,决不能再出现另一个!”

    一道厚重如岳的威压伴随着清冷淡漠的声音,轰然爆发。

    包括十几丈之巨的游船在内的方圆百丈的水面蓦然下沉,一个百丈宽的半圆水涡使得出现在江面上。

    而游船在水涡中平稳如常,不曾有一丝一豪的损伤。

    如此奇异可怖的景象,可甲板上的护卫,仍旧面不改色,好似已经习以为常。

    不一会儿,下沉的水涡悄无声息的恢复,不曾激起一丝波澜。

    房间中的清朗儒雅声音亦再次响起。

    “可以武当道脉的底蕴以及那武当道主自身的境界,我等想针对他可有些艰难啊!”

    “要针对他的可不止我们大元一方,武当的敌人可不少啊!”

    清冷淡漠之音嗤笑一声,声音融入江面清风中,随风流逝。

    同一时刻,这天下间也有几处地方在念叨着虞明的道号。

    龙虎山天师大殿,一道身披道袍,清瘦苍老的身影轻声呢喃着。

    “太昊!”

    “还真是张狂无忌啊”

    青城山藏剑之崖,两道气机纠缠如双生之树的身影,骤然迸溅出一道纯粹苍青的剑芒。

    纵横交错,龙蛇起舞。

    太昊二字,铭刻崖壁。

    元大都,皇城,一道黑衣身影伫立大殿,剑鸣之音,响彻天地。

    “太昊……”

    千年少林禅寺,后山禁地,佛音梵唱,金光乍现。

    “阿弥陀佛!”

    昆仑……

    西域……

    太昊之名,天下皆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