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道场-《诸天一道卷》

    翌日。

    虞明和宋远桥登山而上,进入武当天柱峰。

    一进入这天柱峰虞明便发现了以往自己无法察觉的异常。

    整座天柱峰都深深浸透着一股浩瀚无极,囊括寰宇的道意。

    宋远桥身处其中,如鱼得水,真气神意,极为活跃。

    但虞明时刻感受到一股亘古不灭的道意试图侵染他。

    不对,应该是自己的纯度太低,面对这股本质远高于自己的道意时,会本能的向着这股道意趋同化。

    就好像一滴水落入大海,大海并不在意那一滴渺小的水滴。

    水滴却会自动融入无垠浩渺的大海。

    这天柱峰就好似一处道场,自成一界。

    排斥压制宗师级的存在,而宗师之下不但毫无感觉,甚至还会有所补益,武道修习事半功倍。

    且不到宗师之境无法感知到此处的存在本质。

    这样的地方,虞明不适合呆太久,否则会忍不住与此山道意对冲。

    虞明深深收敛自己的神意气机,好似虚无,完全不存。

    才使得那股宛若亘古不灭的道意无视自己。

    山路上之结着诸多美丽花朵,空灵清妙。

    进入大山深处,来到北面,一清幽的山泉就在山脚下荡漾,瀑布冲击山体,发出晨钟暮鼓般的声音。

    而接近山顶的位置,有金顶古殿建立在一座凸起的巨岩上,俯瞰云海。

    虞明和宋远桥来到殿门外。

    此刻,殿门发出沉重的声响,缓缓开启。

    一股深远厚重的岁月气息随之而来。

    仿佛来到无尽岁月前的武当山。

    虽然明知是幻境,虞明依旧感到了岁月的真实存在。

    他眼中浮现出无尽岁月前的武当山,岁月逆转,一幕幕出现在虞明面前。

    他仿佛在刹那间跨越了时空,顿时无尽岁月倒流而过。

    虞明仿佛神游了时空,天地精气源源不绝进入他的身体,最终他眼中的武当山不再是武当山,而是一个巨大的道人身影。

    浩然至大,无极至上。

    虞明几乎要屈服在道人身影之下,沉沦在那深沉如渊,高渺似天的道意之中。

    虞明终究没有屈服,心神内,黑暗天星东升,昊日西坠,宛如阴阳轮转,日落月升,这是亘古不变的秩序,仿佛道在轮回。

    璀璨到了极点的光明,晶莹若琉璃,浓稠如浆汞。

    仿佛一汪天海倾泻而下,黑暗如薪柴,被瞬间点燃。

    虞明心灵光辉大盛,绽放出了璀璨的光华。

    虞明心神清明,身躯挺立。

    武当山在他眼中逐渐恢复原状。

    可是虞明却知晓,他刚刚已经见到了那位武当祖师张三丰。

    未见其人,先见其神。

    虞明以为只是短暂的失神,实则已经过去大半个白天,夕阳已经落下,一轮圆满的明月悬挂高空。

    前方是清澈透亮的山泉瀑布,在月光下静谧迷人。

    只是这样的风景,一旦看久,就会司空见惯。

    初见的动人,会逐渐消逝。

    虞明更知道,无论人生有什么样的精彩,一旦成为惯常生活的部分之后,就没有动人之处了。

    他突然意识到自家这位太师傅心中有种深深的寂寞。

    因为虞明仍旧能对天地寰宇的神秘抱有敬畏。

    并不时能感受到来自修行进步的喜悦,且能不断探索那些天地奥秘的精彩。

    可这些神秘、精彩,早已成为三丰道人的一部分。

    当宇宙的奥秘已经对他敞开怀抱,随时随刻都在领略时。

    那么就等于一个朝思暮想的美人,对你成天的不着寸缕。

    一开始你可能还会欣喜若狂,久而久之,就没有任何寻幽探秘的兴致了。

    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只有换个世界了。

    虞明突然明白,为何三丰道人会在几十年前镇压天下武林之后,便不再轻易下山。

    三丰道人的境界已然超脱天地之限,其目光只怕早已看向天地之外了。

    虞明心绪万千,可是心灵又陷入一种至静至极的状态里,动静显得如此和谐。

    这种至静至极的境界,是他在襄阳布局谋划,又掌控运转襄阳一地后,所产生的新鲜感悟,此刻自然而然展现出来。

    心境通明的至静至极心境,意思是在任何错综复杂的情况下,依旧能在各种纷扰的念头中,保持清醒的意志,做出正确的决断。

    这不是绝对的理智,因为杂念犹在,只是杂念不会对自己的行动造成干扰。

    正如人全身心的去做一件事,即使外界嘈杂依旧,但也能接收外界的信息,并做出相应的反馈。

    就很玄乎。

    见过三丰道人的巨影之后,虞明虽然感触良多,可此时至静至极的心境里,依旧生出一阵空虚、寂寞。

    他确实以如今的境界再次见到了自家祖师张三丰。

    可满足愿望之后,问题也随之而来。

    他意识到,如果有一天他达成长生不死,无上至巅的愿望之后,真能迎接长生不死,至高无上之后的空虚、寂寞吗?

    得道难,守道更难。

    虞明陷入思索之中。

    突然!

    他感到一道不知如何形容的目光降临到自己身上。

    虞明突然想起了心灵深处的诸天道卷,其之存在仿佛象征永无止境的道。

    道经有云: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

    天地万物是道的产物,本身是道的延伸。

    世人对道并不理解,往往牵强附会到神话上面。

    而此刻的张三丰,也仿佛成了一种“道”的象征。

    张三丰身上没有惊天动地的气机,可是哪怕一缕发丝,都散发着深沉至极的道意。

    与其他见过或感受过的宗师存在都不一样,虞明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存在,这是心神感知观望不出来的。

    只能亲眼见到,才能深深体会到此刻张三丰的状态。

    张三丰已经进入到一种无人、无敌、无我的状态。

    与整个武当融为一体。

    不,应该说是武当融入他,成为了他的一部分。

    张三丰目光和虞明接触的刹那,开始起身。

    他的动作极为缓慢,可是即使放缓千百倍,也不会让人感到一丝一毫的凌乱,只有贴合自然之感。

    张三丰的一切行为动作在虞明的感知中是如此玄妙莫测,蕴含天地至理。

    而在宋远桥的视角看来,情况却是如此这般。

    天柱峰金顶,太和宫。

    蒲团上,一名老道打一个哈欠,舒展腰肢,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目光像是穿透了真实,照见了远方。

    “不坏……不坏……”

    老道感叹一声,复又垂下头去,不多时,空旷的大殿里,再次响起洪亮而绵长的呼噜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