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信-《捉妖局》

    杜浩明看着黄奕博的表情,仿佛知道他所想。

    杜浩明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用多想,我也不是傻子,这件事,只是我的一个长期目标。”

    “但眼下,青吴区调查小组已经查到我的头上,这人也跟了上来,肯定是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的。”

    黄奕博沉吟半响,并未多说什么,无奈,已经走上了这条路,自己也没法回头了。

    只能是一条路走到黑了。

    很快,一张鲜血淋漓的照片,送到了黄奕博的面前。

    陈震鼻青脸肿,满脸鲜血,显然是被打得不轻。

    “黄兄,你认认吧。”杜浩明冷哼一声:“这家伙倒是嘴皮子硬,都快被打废半条命了,都还死咬着牙不承认自己是调查小组的人。”

    黄奕博看到眼前的照片,自然是一眼认出是陈震。

    不过他面不改色,缓缓说道:“不认得。”

    虽然他已经投身危险灵力者内,但毕竟身在诡异调查小组多年。

    看到陈震落在这群人手里,还是不想他丢了性命。

    “不认识?”杜浩明摸了摸头发,说道:“不应该啊,这人突然跟着咱们,难道咱们真抓错人了?”

    “还是说。”杜浩明盯着黄奕博双眼:“你认识他,只是不想告诉我罢了?”

    黄奕博缓缓说道:“诡异调查小组这么多人,我也不见得个个都认识,更何况,这家伙被打得鼻青脸肿,我能认得才怪了。”

    “倒也是这个理。”杜浩明嘿嘿一笑,说道:“胡力升一定认得,我把这张照片寄给他。”

    “你想干什么?”黄奕博疑惑的问道。

    “功法。”杜浩明缓缓说道:“用这人的性命,找调查小组换几套邪道顶级功法,不过分吧。”

    杜浩明清楚,诡异调查小组领先他们这些危险灵力者的,便是有着各式各样的顶级功法。

    老话说,要想富,先修路。

    杜浩明也有长远规划,当务之急,是找几套适合的顶级邪功。

    黄奕博淡淡一笑,并未对此作出任何评价。

    他很清楚,捉妖局是不可能让那些顶级邪功流露到外界的。

    别说一个陈震的性命威胁,就算是捉了胡力升,甚至金香铃都没用。

    奈何,杜浩明这家伙,疯疯癫癫,自己就算劝说,恐怕也没用。

    ……

    “清枫,我已经到捉妖局总部啦,没想到会修在戈壁滩上。”

    “这里的高墙耸立,好多警卫。”

    “我是203期训练生,分到了F班,咱们班都是漂亮姑娘,好几个都比我好看呢。”

    “这里吃得挺好的。”

    “我要去训练了,今天是第一天,不能让教官印象太坏。”

    次日清晨,张清枫刚睡醒,便看到手机中,许倩给自己发的消息。

    张清枫脸上渐渐涌出笑容,他留言:“加油。”

    洗漱,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和黄浩东吃过早餐后,到教室刚坐下。

    便听到不少同学讨论着许倩休学的事情。

    王浩东都八卦的问:“老张,许班长究竟是什么情况,你有没有点内幕消息?”

    “有同学都说她患了绝症呢。”

    “别听他们瞎掰扯。”张清枫一愣,这都哪跟哪:“就是身体不舒服,需要调养一段时间。”

    王浩东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许班长真要得了绝症,你还能乐呵呵的来上课,不得陪着她吗。”

    说着,突然,王浩东低头玩着手机,忽然道:“老张,你看,你看。”

    “什么东西?”张清枫有些奇怪。

    王浩东的微信群内,点开一个视频。

    视频内,竟是力升清洁公司门口,画面中,金香铃挥剑,召出一道雷电轰击在曹弧身上的视频。

    发出视频的人:震惊,神秘女子,召唤雷电。

    群里的人也在激烈讨论。

    “真的假的,这视频不会是P的吧。”

    “我瞅着像,这画面太模糊,太假了,怕是离着好远拍的。”

    “楼上的,你懂什么,这是距离太远,加上手机像素不够。”

    “这画面假?假吗?”

    “越是这样模糊的,才越真实。”

    “实不相瞒,我一个发小给我说,灵气复苏了,他体内都出现灵力了,还被人上门警告不能乱传。”

    “这是我发小亲口告诉我的,让我不能乱传,我看大家都是自己人才说的,大家可别乱传。”

    很快,群便被封了。

    “老张,你说这真的假的啊?”王浩东小声说道。

    张清枫咳嗽了一声,缓缓说道:“不信谣,不传谣。”

    对于不公布灵力的事情,张清枫其实也能理解。

    如今只是小部分人知晓,危险灵力者都层出不穷,一旦彻底公开,谁也没法预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当然,张清枫也明白,纸是包不住火的,这种事情,恐怕迟早都会被大众知晓。

    教室内,讨论这件事的人也有不少,很快,一位老教授慢慢走了进来,课堂才安静下来。

    上课。

    ……

    胡力升的办公室内,他拖着疲倦的身体,昨天晚上,在金香铃的办公室内,汇报了半夜。

    搞得他疲倦不堪。

    他今早睡醒后,便赶到清洁公司内的。

    路上他也给陈震打了好几个电话,但陈震都没有接。

    胡力升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陈震是调查小组老江湖了,不像杨穆和楚婉凝那样,有时办事没轻重。

    一切都按规章制度办事。

    按理说,顺利的话昨晚就会给自己汇报情况。

    来到清洁公司,他先是来到休息室,看杨穆正躺在沙发上休息。

    “昨天老陈回来了没,给你发消息了吗?”

    杨穆揉了揉双眼,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说道:“没呢,咋了胡老大。”

    胡力升摆了摆手:“没什么,你再休息一会。”

    随后,回到办公桌前,突然,办公室传来敲门声,胡力升说道:“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他手里拿着信封,问道:“请问,是胡力升先生吗?有人让我将这封信给您送来。”

    “额?”胡力升点了点头,接过信封,拆开一看,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照片内,正是陈震鲜血淋漓,鼻青脸肿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