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解决办法-《我当降头师的那些年》

    这个想法来得很突然。

    但是眼下不管是锁魂阵的阵眼处,还是这诡异歌声的来源处,又或者说是眼前老奶奶和男孩所指的地方,都是指向了同一个地方。

    那就是面前这一座看起来平平无奇,甚至还可以说是非常破败的枯井之中。

    我心中想要下井看一看的想法也越发的强烈。

    直觉告诉我,只要下去这座古井了,一切的缘由和因果就能够得到解释。

    这么想着,我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看向老奶奶和男孩。

    眼前这一老一少,还在我的面前漂浮着,虽然脸色依旧恐怖。

    可在我眼中看来,他们至少要比那些厉鬼和善的多了,至少不会做出害我的事情。

    眼前老奶奶和男孩两双眼睛看着我,双手却指着的,依旧指着枯井的地方,意思不言而喻。

    我知道他们想让我做什么,无非就是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那就是进入这一座枯井。

    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我站在枯井的旁边低头看去。

    眼前的枯井一眼看不到边际,里边黑咕隆咚的,根本就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

    除了那幽怨诡异的声音还在唱着,给这座枯井增添了越发恐惧的色彩。

    我咬了咬牙。

    不行,豁出去了!

    进去就进去,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我一只脚踏到了枯井边缘,眼看着就要跳进去了。

    可就在此时,熟悉的阴冷感再一次浮现在我的身后,我下意识被冻得打了个寒颤。

    “咯咯咯……”

    那我听着就要发颤的,娃娃的笑声从耳后传来,带着一丝童真和阴冷。

    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难不成是龙树的消息传回来了?

    我赶紧转过身,果不其然,那在我和龙树之间传递消息的怨灵鬼娃娃,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脸上依旧是熟悉的粲笑。

    笑容一如既往的诡异,但我早就已经免疫了这鬼娃娃的笑容。

    看着他手里面传递过来的信,赶紧冲着他伸出了手。

    “快把大师的信给我吧!”

    那怨灵鬼娃娃便随意的一抛手,手中黄色的符纸制作出来的信纸,就这么精准无误的被抛入到了我的怀里。

    看着眼前的这封信,鼓鼓囊囊的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我毫不犹豫的便将信纸打开,看着里面被包裹着的一枚小小的符咒,赶紧将符咒握在手心,去看信里面的内容。

    一目十行,我很快就看完了龙树在上面写的字。

    在信上,龙树说宝树消失,就跟这一次的渊源,也就是镇子被布置的阵法相关。

    而且,阵法的名字,和我所猜测的一模一样,就叫做锁魂阵。

    龙树在上面写的很清楚,而且他的猜测和我的一模一样。

    那就是锁魂阵的阵眼之处便是一切的源头。

    如果能够弄清楚,这阵眼的地方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就有了答案,而宝树也会被救出来。

    也就是说,龙树的意思就是让我下井里面看一看。

    而且若是我在这一过程当中遇到了危险,就让我将符咒给点燃,便能把我一切平安。

    看着眼前的这一处枯井,再握着掌心当中的符咒,我鼓起勇气,将另外一只脚也踏到了枯井之上。

    不管了,为了能将宝树给救出来,拼了!

    我也不再想那么多,双手双脚并用,慢慢的往枯井里面爬去。

    这座枯井,到处都被枯枝落叶和树藤围绕着,我两只手撑着井璧,两只脚也蹬着下面的两个边缘,算是刚好能够撑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往下爬。

    而刚一进入这枯井之中,一股阴凉的感觉,便瞬间包裹住了我的全身。

    凄婉的歌声仍旧从里面不断的传来,随着我不断往下滑动而越来越近。

    我忍着头皮发麻的凉意,麻痹自己,根本就听不到这些恐怖的歌声,一点一点的往下落。

    原本以为枯井很好往下落,只是我太高估了自己,因为这井壁又湿又滑,下面似乎一片潮湿,所以这井壁之上,所到之处更是有不少的绿色苔藓。

    空气当中充满了一阵腐败的潮湿味道,我微微皱眉,强忍着难闻的气息继续往下落。

    眼前的一切似乎看不见尽头,又黑乎乎的。

    即便我头上戴着带有手电筒的工作帽,下面的一切仍旧还是看不见尽头。

    难道这座井比我想象当中的还要深?

    我忍不住微微皱眉。

    这座枯井很明显已经是多年未用过了,可是里面仍然如此潮湿。

    看来,这里有我根本就不知道的古怪。

    也不知道往下爬了有多久的时间,我才总算是落入到了这镜头之中。

    看着总算是到了尽头,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刻意忽视掉那空旷的歌声,还有淡淡的回音,开始查看四周的情况。

    这井底的世界远远要比我想象当中的还要大。

    上方的枯井只能容忍得下一个人双手双脚撑着,可是这井下的世界,却足足有二十个成年人围抱住那么大的面积!

    而且这空间不但大,还有两人志高那么长。

    出现在我前方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是巨大的类似于祭坛的存在。

    之所以说是祭坛,是因为在这祭坛的上方,摆放着类似于祭品一样的东西像是肉,但又像是其他的一些组织之类。

    我看着这空旷的四周,试图找到宝树的踪迹。

    可让我失望的是眼前的这一切,除了这座巨大的祭坛,还有祭坛旁边满满的一堆白骨骷髅,其他的地方就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我没见到这么多的骷髅,看到了这遍地的白骨,从内心升起了一丝深深的寒意。

    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死到了这里,竟然堆满了整个空间!

    怪不得我在向着这酷刑里面进去的时候,总觉得寒意疯狂的往我身上挤压,如果不是心中默念着南无咒语,恐怕我这个时候早就被冷死了。

    竭力的忽视掉这些白骨,我一边向前走,一边寻找宝树。

    而宝树的踪影更是根本就没有出现,如果不是龙树说这一切的渊源都在这井底,我还以为我只是来错了地方而已。

    那古怪而诡异的声音还在持续的飘荡着,歌声飘渺,充满了痛苦怨恨。

    我情不自禁的慢慢向着声音的来源处走去,却发现祭坛的边缘处好像有一条小小的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