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灵幻青冥术-《岁岁愿君好》

    冰块迅速的崩裂开来,被冰封在内的苏栀柔的身体,暴露在环境之中。

    衣袂翩翩,面容神色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的恬静。

    面色如玉,薄唇带着玫瑰一般殷红的颜色。

    若是无人去说,只是看着苏栀柔的模样,谁人都不会将她和已经失去了生机的尸体连系在一起。

    “你究竟要做什么?”

    木已成舟,姜穗岁似乎是已经放弃了,这冰封的千年玄冰被破坏,苏栀柔的尸身已然是保不住了。

    苏栀柔的身形暴露在空中。

    苏婉沁手中的灵光在一瞬间迸发出来,像是一层淡淡的雾气,将在空中的苏栀柔的给包裹住。

    姜穗岁无法用自己身为凡人的理解去想明白苏婉沁在做什么。

    她的身体依然被苏婉沁的摄魂咒给控制,连自己的一只手指头都无法调动。

    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苏婉沁与苏栀柔之间,原本如同雾气一般的灵力,在空中转变着形态。

    从雾变成丝,又从丝凝聚成了线,这一道道的线不断的纠缠着,变得越来越粗。

    隐隐约约像是成为了一道桥一般,架在了两人之间。

    苏婉沁身体中的灵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向着苏栀柔的身体中传输而去。

    苏婉沁的身体如同一盏瓷器一般,出现了一裂纹,随着灵力的流动。

    她身上的裂纹,越发的明显,愈发的多。

    最后,在轰的一声中,苏婉沁的身体在空中猛然炸裂。

    和寻常以为的血肉横飞不同,身体只是如同一块块的晶石,成为了一道圆环,围绕着一团灵体。

    化为了灵体的苏婉沁,眼睛缓缓的睁开。

    对着周围的环境瞧了瞧,又是看了看自身。

    “灵换青冥术?”苏婉沁自嘲似的笑了笑:“父君究竟在谋划什么?就算能够救得回来,又能够维持多久呢?”

    眸光只是看着那在另外一端的苏栀柔。

    “姐姐,没想到……没想到我们在最后的时候,还能够再相见。”

    “只是用的却是这样的一个方式。”

    苏婉沁神色安黯然的叹了一口气。

    当低头时,在那承托着千年玄冰的巨大青铜底座边上,有一道人影。

    苏婉沁一开始,本来只是简单的扫了一眼。

    已经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她已经见到了她想要见到的人,其他的任何种种都像是蝼蚁一般。

    可那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眼,看到那张脸时,神色猛然一震。

    苏婉沁的灵体,立刻向着姜穗岁身边移动了过去。

    “摄魂咒?”

    苏婉沁指尖灵力一动,一道灵力没入姜穗岁的眉心。

    笼罩着姜穗岁意识的屏障立刻崩裂。

    姜穗岁的意识,终于可以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了。

    她防备的瞧着苏婉沁,是她的错觉吗?明明是同一个人,但又好似不是一个人了。

    苏婉沁看着姜穗岁,想要去触碰,伸出手才意识过来。

    自己已经是灵魂之体,她是无法接触当姜穗岁的。

    即便她想要附身于姜穗岁的身上,在灵幻青冥术的控制下,她的灵魂只会在这法术的牵引下,进入苏栀柔的体内。

    “你长得好像姐姐,你与姐姐一定是有什么关系吧。”

    姜穗岁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却又忍不住问着:“你是苏婉沁吗?”

    苏婉沁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看来我与你,应当又是有些渊源,不过不论以往我究竟做了什么,我都希望你能够原谅我,毕竟……我和姐姐一样,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啊。”

    声音越来越小,姜穗岁还想再继续去追问。

    她究竟是谁,她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什么叫身不由己。

    但话还没有问出口,苏栀柔漂浮在空中的身体前,猛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像是要将整个空间中的灵力,都给抽干净一般。

    苏婉沁的灵体,带着一丝微笑的向着苏栀柔的伤身体你中吸引了过去。

    姜穗岁懵懵懂懂的看着这一幕,苏婉沁唇角含笑的飞向了苏栀柔。

    长着同样的一张脸,但姜穗岁却明显觉得,她们并不是一个人。

    苏婉沁的灵魂被吸入了那一道漩涡之中,整个空间的灵力都被没入了苏栀柔的体内。

    直到空间之中,再没有一丝灵力波动的时候。

    苏栀柔的身体才是缓缓的从空中缓缓落下。

    姜穗岁刚刚想要去接住她,一道剑光已经是从石门的方向飞了进来。

    清风御剑而入,直直的接住了苏栀柔的身体。

    “栀柔仙子?”

    清风面上满是惊愕,又是看了一眼已经被毁掉的千年玄冰。

    他去检查护山大阵的时候,的确是有魔族的身影。

    但那是极为奇怪的,入侵的魔族都是身份低微的种族,且修炼年月也并不长。

    他们好像是没有什么确切的目的,只不过是在苍羽山上不断的乱窜。

    这样的风魔,魔力低微,也并不足以造成什么巨大的伤害。

    清风虽然心中生疑,这种应该在魔界最底层待着的妖魔,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苍羽山上。

    却也担心这些风魔,会潜入到洗心殿中,若是不小心误伤了姜穗岁的话,那便是平添事故了。

    当他终于将所有的风魔全部清除干净,回到洗心殿时。

    看到被破开的护心阵,一颗心差点就是失去了跳动的能力。

    好在,他记得,姜穗岁的鬓发间,簪了一支仙尊赠与的银簪。

    簪子的末尾,是经过仙尊多番淬炼,蕴含了仙尊极为多灵力的乙水珠。

    用了追踪的法术,按照对仙尊灵力的索引,一步步的搜寻了过来。

    他原本以为,若是有人要把姜穗岁掳走,应该直接离开苍羽山才对。

    但是他按着灵力追踪的法术,很快便是走到了冰封了苏栀柔尸身的那一座宫殿。

    那一瞬间,一股不祥的预感便是将他给笼罩。

    看到被打开的石门时,那一股不祥的预感,在一瞬间升腾到了极致。

    虽然他不知道这必须要用仙尊灵力才能打开的石门,为何会在此刻打开。

    却是知道,一旦里面苏栀柔的仙身若是出了任何事情,他都是难辞其咎的。

    但此刻……他还是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那一幕。

    他将所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