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包办婚姻-《替嫁后,植物人老公让我一胎双宝》

    苏曦颜咽了一口口水,她闭了闭眼,恶狠狠地问:

    “那你信不信吧!”

    看苏曦颜张牙舞爪的样子,言墨辞不禁低笑,他飞快地靠近,在苏曦颜回过神之前,轻戳她嫣红的双唇。

    “我信,只不过,想要让我当傻子,总需要付出些什么吧?

    这些,我就当利息了。”

    苏曦颜瞬间瞪圆了眼,她真是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都让他占了便宜了,竟然还只说这是利息!

    苏曦颜咬牙切齿地嘟嘟囔囔:

    “哼!资本家,葛朗台!早知道我就应该让你中了药跑出去!

    到时候让大家看看传说中的高岭之花不要脸的时候是根什么样的狗尾巴草!”

    言墨辞老神在在地突然道:

    “我听说当年荣福差点就绝在了荣盛天的手里,全京都的药材巨商都等着荣盛天拿出他祖传的千年野山参来保下荣福。

    但是却不想,荣盛天去了乡下一趟,回来却突然多了几十箱百年难得一见的野生的珍贵药材。

    其中有几味更是连中科院的专家都说是早已经绝迹的孤品。

    自那以后,荣福东山再起,而他们的董事会名单上,却多了一位从未露过面却一个人就占了半个荣福的大股东。”

    说到这,言墨辞直直地看向苏曦颜,“不知道颜颜知不知道这事?”

    苏曦颜撇开眼,死不认账,“呵呵,我一个乡下来的村姑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京都上流社会的豪门秘辛。”

    言墨辞点了点头,“哦,不过我听说那个大股东,荣盛天好像就称她为,白老板。”

    苏曦颜走到床边拉起被子就往里一趟,盖上被子她的声音从被子里闷闷的传来,

    “什么白老板黑老板的,我今天忙了一天我累死了,我要睡觉了!”

    看苏曦颜打定主意不开口,言墨辞笑了笑不再追问。

    只不过,苏曦颜睡下后,言墨辞的眸色渐深。

    言帆轻,这件事情他绝不会就这样算了。

    第二天一早,东子向言墨辞报告,

    “Boss,我们的人已经查过了,昨天在几个监控存储卡被取走之前,附近的监控有拍到帆轻少爷的身影。

    那瓶酒是成业少爷的人带来的,原本在被我们打晕的人手里,但是我们把人带走之后,这瓶酒就消失了。

    等再找到的时候,空酒瓶出现在后院的垃圾桶里。”

    言帆轻危险地眯眼,眼中阴沉流动,“上面查到指纹了吗?”

    东子摇头,“查了,只有成业少爷的,但是没有帆轻少爷的。”

    言帆轻冷嗤了一声,“把酒瓶交给刘管家,让刘管家去处理。

    这种脏事,别让苏曦颜经手。”

    东子点头,“是!”

    东子迟疑,“那帆轻少爷那边。”

    言墨辞的语气仿佛淬了冰,“盯着他,包括五年前的车祸,都从他的身上给我好好的查。”

    东子,“是!”

    说完,东子又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Boss,之前您曾经说过要灭了苏家那边,出了点小问题。”

    言墨辞皱眉,他看向东子不虞道:

    “不过就是个小小的茶商,都对付不了?”

    东子也觉得很奇怪,他流着冷汗道:

    “是这样,一开始我们想要打压苏家的时候确实很轻松。

    但是随着我们不断地深入侵蚀苏家的产业,我们的动作受到了两方势力的阻挠。”

    言墨辞转过头看向东子,“两方?而且还是都有势力的两方?

    是哪两家?”

    东子,“一家是封家,我查过苏曦薇现在和封家的大少爷封延打得火热,封延大有要公开她身份的意思。

    而另一家则是,那一位的苏家。”

    言墨辞的眸色骤然变深,“那一位的苏家?怎么回事,这两家都是怎么会扯上关系的?”

    东子摇了摇头,“目前还不确定,苏家那边的事情捂得特别严实。

    但是Boss,我猜测,很有可能和那位失踪了20年的女儿有关系。”

    听到东子的话,言墨辞陷入沉默。

    如果那个女孩儿真的重新出现的话,那他...

    还有颜颜....

    言墨辞沉声道:“你先下去吧。”

    东子默默退下。

    苏曦颜叼着一根雪糕回房的时候就看到言墨辞独自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她递给言墨辞一根雪糕,“吃吗?”

    言墨辞摇了摇头,

    然后他突然看向苏曦颜,轻声问:“颜颜,你上次问我玉如意的事,是为了什么?”

    苏曦颜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面上却是镇定的笑着,“我只是觉得那个玉如意很别致好看。”

    言墨辞笑了笑,“那个玉如意是我母亲的。”

    苏曦颜突然挑了挑眉,

    不会吧....

    那个玉如意是言墨辞母亲的,那她的那个又是怎么回事啊?

    不会这么俗套,她其实和言墨辞是兄妹吧??

    这也太狗血了吧??

    骨科可是要被打断腿的啊!

    苏曦颜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言墨辞道:

    “那本来是一对的玉如意,还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那两个名媛闺蜜的故事吗?

    里面有一个就是我的母亲。”

    苏曦颜点了点头,表示她已经猜到了,

    接着她就听到言墨辞静静的道:

    “自从我母亲的闺女的女儿出生后,她带着我瞒着所有人去看了她,并且将这一对玉如意分成了两块。

    一块在我这,另一块则在那个女孩儿那。”

    言墨辞的话仿佛在苏曦颜的心中猛地丢下了一颗炸弹,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竟会就在这样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而接下来言墨辞所说的话,更是让苏曦颜震惊在当场。

    “我曾经和那个女孩儿定下了娃娃亲,而那对玉如意就是我们的定亲信物。”

    苏曦颜想:

    这场包办婚姻来的,

    就,还蛮突然的。

    还不等她回过神,就听到言墨辞继续道:

    “颜颜,如果我告诉你,那个失踪多年和我订婚的女孩儿很有可能已经被找回。

    你准备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