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呕-《太子不孕不育?娘娘竟然有喜了!》

    第31章呕

    他们哪里能明白李樱宁心中的愤懑,悲伤和阴郁。

    要不了几年,李雁行的兵权就会被架空,在张高秋的阴谋算计下,李雁行父子三个都成为他向上攀爬的垫脚石。

    李樱宁也知道,这事儿记不得。

    还有时间好好布局。

    一切都来得及。

    她平复了情绪,嘟囔着说:“李雁行,你给我上进一点,也当个什么王的,让我当个什么郡主,以后我就不必在安庆面前矮一头了。”

    鸡什么也不如鸡爹啊。

    让爹努力奋斗,才是人间正道。

    果然李雁行愧疚的不行,觉得自己没能给女儿挣个郡主当当,对不起女儿了。

    杨氏好气又好笑:“侯爷您是怎么回事,在女儿面前就怂成这样,到底谁是老子,谁是闺女?还把她宠的无法无天了!”

    “当年你一连生了俩小子,个个顽劣不堪。当时老子就发誓,如果你能再给老子生个千金,老子就把她当祖宗供着,总算你这肚子争气,果然给老子生了个千金。老子说到做到,樱儿就是老子的祖宗!”

    李侯爷振振有词。

    第一个得到的都珍贵,后面他又一连得了三个女儿,却不新鲜了。

    虽也都当掌上明珠一般宠着养大,不曾亏欠什么。

    唯独对樱宁,李侯爷是半点脾气也没有,看她多走了几步路,都恨不得把脑袋搬到地上给她坐着歇歇脚。

    女儿奴爹爹不给力,只得两个儿子出力。

    李辅承和李第尧兄弟俩坐在一旁,低声商量了一会,开口说:“爹,娘,这拒婚的理由,就说咱家妹妹受了惊吓,病了?”

    “什么?”

    李侯爷耳朵里只听见一个“病”字,顿时浓眉倒竖,“你们敢咒妹妹?”

    “我觉得这个理由很好。”

    李樱宁开口。

    李侯爷立即赞同:“对,生病的确是个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俩儿子:“……”

    杨氏看了眼女儿,虽看着清瘦许多,但粉嘟嘟的小脸娇美如花,哪一点像是生病的样子。

    皇帝岂是那般好糊弄的,一不小心就是个欺君之罪。

    一家人正为难,忽见啪的一声,李樱宁手里的团扇跌落地上,眉头微皱,抬手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樱宁?”杨氏担忧询问。

    “有点不舒服。”

    “嘿嘿,闺女,你还是等到了主上面前再假装。”李侯爷说。

    李樱宁张嘴就呕了声。

    李侯爷:“……”

    李樱宁脸上的红色迅速消退,变得苍白。

    “这是怎么了?”杨氏急声扶着她,“你们快去找郎中来!”

    “母亲别担心,叫折兰过来把妹妹送回屋里,我这就带郎中来。”李辅承一个帮忙扶着妹妹,一个赶紧出去找大夫。

    李侯爷见女儿不是装的,吓的手足无措,顾不上等折兰和锦书来,直接把女儿抱回她自己的樱苑。

    “大夫怎么还不来?”

    “李辅承和李第尧这两个混账龟儿子!还能不能办事了!”

    杨氏抹着眼泪,李侯爷急的跳脚,满腔的急火都朝两个儿子身上撒。

    等郎中赶到,府里的姨娘姑娘们,也都赶了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