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谁才是公主命-《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晴朗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像碧玉一般清澈。

    今天是个好日子。

    沈九溪抱着柯柯出门,特地打扮了一番,一袭黑色V领长裙,披肩长发,银色小坡跟凉鞋。

    小脸上架着一副太阳眼镜。

    “少夫人,今天去哪?”等在门口的保镖恭敬问道。

    “我自己去就好,你们不用跟着。”她接过保镖手中的钥匙。

    “少夫人。”此时,大门外的保安却跑过来跟她说道,“外面已经有车子在等您。”

    “等我?”

    沈九溪疑惑的朝外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好几辆黑色低调的豪车静静停在路边。

    不过这些车子好像不是时渊瑾的。

    “是上官夫人。”

    她走过去,靠近车子边的时候,车窗滑落了下来。

    女人漂亮的脸出现在眼前,眉目温浅,眼带温柔笑意。

    “九溪,岚姨找你聊聊天,你不会介意吧?”

    女人的声音轻轻的。

    “当然不会的。”沈九溪笑笑,“但是我今天有点事情要处理,可能没有空陪您呢。”

    “这件事情很重要吗?”

    “挺重要的。”

    “没关系,我送你过去吧。”

    厉倾岚一声令下,一旁的保镖上前帮忙打开了车门,邀请沈九溪上车。

    “夫人,我带着宠物呢。”

    “没关系,我也很喜欢宠物。”

    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再拒绝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车子平缓的行驶在路上。

    低调行事,厉倾岚只是命令一辆车子跟随,其他车子都停在原处。

    宽敞舒适的车子里,沈九溪靠着窗户坐。

    厉倾岚也没有说话,只是时不时会注意看她几眼。

    “夫人。”

    “嗯?”厉倾岚轻轻抿唇一笑,温柔的等着她的下文。

    “您等会把我在十字路口放下就好了,我自己进去就好。”

    “沈家,是你养父母的家吗?”

    “是的。”

    “你在他们家生活得怎么样,好吗?”

    问到这个问题,沈九溪沉默了下,眼中闪过一抹晦涩。

    “还好吧。”

    车子又陷入许久的寂静。

    到了沈家外,沈九溪跟厉倾岚告别,自己独自走进去。

    “还钱还钱还钱——”

    沈家铁门外,一群人围堵,高扬着还钱的旗帜。

    房子墙壁上都被人用油漆喷了欠债还钱几个大字。

    沈家一家三口躲在房子里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都不敢出去。

    “爸爸妈妈,你们快出去把那些人赶走啊,真是烦死了,吵吵吵,吵得我睡都睡不好!”

    沈意柔从楼上跑下来,愤怒不已。

    沈盖:“哎呀宝贝女儿,你就忍忍吧,外面都是来讨债的,我们怎么敢出去。”

    王蓝走上前摸了摸她的头发,“柔柔啊,你回房去吧,反正我们不露面,等过一会他们就散了。”

    “那些人真是够讨厌的,一大早就过来,都不让人睡好觉。”

    沈意柔走到沙发上坐下,踹开脚上的拖鞋,撒娇又发脾气。

    “我昨天在紫庭园被欺负,还好跑得快要不然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了,你们是没看见,昨晚我回来的那个狼狈样,真是气死我了。”

    沈盖:“柔柔你没事干去那有钱人的别墅干什么,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老公你胡说什么呢,我们柔柔生来的公主命,以后是要做豪门少夫人的,怎么就不能去大别墅了,我可是非常看好我们柔柔的。”

    王蓝捡起地上的鞋子,走过来亲自跟沈意柔穿上。

    “妈妈,时家那表小姐欺人太甚,我一定要赶紧的成为豪门少夫人,狠狠的报复回去。”

    “柔柔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沈盖郁闷的抽着烟,“你们两先别说那些,先说说目前我们家这种情况怎么解决吧,再这样下去,公司只能申请破产了。”

    “爸爸,我们家公司到底欠了多少钱啊?”

    “前前后后,几千万吧。”

    “几千万!”沈意柔炸了,猛地站起身,“几千万我们哪里去弄,爸爸你怎么把公司经营成这样啊。”

    王蓝:“不怪你爸爸,是妈妈要你爸爸冲一把,所以才借了这么多钱,柔柔你打电话给老陈问问看呗,让他出手帮忙。”

    “我以后是要嫁进豪门做少夫人的,不能再跟那个老家伙联系,而且那老家伙肯定又要我过去陪睡,我才不要。”

    沈盖气得拍桌,“你之前跟人家处对象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是之前,现在比我差的沈九溪都能嫁进豪门了,我为什么不能。”

    沈意柔心高气傲,心中认定了自己就是会比沈九溪命好。

    “啪啪啪—”

    门外响起有节奏拍掌声。

    一家三口齐齐转头看去,见一抹身影慢悠悠的走了进来,颇有气势。

    沈九溪的墨镜之下,红唇微启,“沈意柔,我真是为你不知深浅、不知天高地厚、不知羞耻的骄傲深深折服啊。”

    岂料,一看到她,沈意柔吓得躲进了王蓝的怀里,手指颤抖的指着她,“你是人是鬼,不许靠近我们!”

    “我当然是鬼啊,今天就是回来索命的。”

    “沈九溪你个贱人竟然还没死!”

    “你没有死我怎么会死呢。”

    “放肆!”沈盖气若洪钟的起身,“沈九溪,哪有你这样对自家姐姐的。”

    “是是是,姐姐可好了,把我关在冰屋要活活冻死我呢。”

    王蓝和沈盖脸色一变,然后低头看了一眼沈意柔,最后抬头看向沈九溪怒斥,“你姐姐怎么做都没有错,肯定是你先惹了她。”

    沈九溪轻轻笑了笑,低头温柔的看向怀里的柯柯,“宝贝儿,今天姐姐就带你观看一场大戏怎么样。”

    话音刚落,那些讨债的人从外面闯了进来,还有混在里面的记者。

    “啊,这些人怎么进来的!”

    沈家人皆脸色大变。

    沈九溪:“哎呀顺手办了件好事,把你们家门开了呢。”

    “还钱还钱!”讨债的人一窝蜂的涌上前。

    沈家人吓得四处逃蹿,连鞋子都飞了。

    门外,厉倾岚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保镖。

    “夫人,您怎么来了?”

    “九溪,我来看看。”

    王蓝被一群人给拦住,她愤愤的指着她们二人,“贱人沈九溪,竟然勾结别的贱人来家里闹事,该死。”

    这斥骂,不堪入耳。

    厉倾岚温和的眉头轻蹙,“这个女人说话让我非常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