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紫气东来-《遮天之造化神玉》

    火域第五层尽头,原本炽热的金色火焰被尽数排开,形成一块百余丈直径的空间。

    鹅毛大雪铺天盖地,刺骨的寒风仿佛从极地吹来,带起点点晶莹的冰刃,似要搅碎此间的一切。

    然而有一道更为惊人的紫色霞光冲天而起,将一切风雪尽数击溃,任凭兵刃倾盆而至,却无法损害柴信分毫。

    “这紫气是什么?”

    “这也是一种异象,传闻中上古受大道眷顾的圣贤方能修成的异象——紫气东来!”

    “这小子竟然也修成了异象,还是这等千古罕有的异象!”

    三名老者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只觉得这辈子的震惊次数,都没有今日多。

    “此子断不可留,必须将之击杀!否则将来崛起,必然报复我姬家。”

    “不错,稍后若海月力有不逮,你我三人一同出手!”

    “好,今日誓要诛杀此子,斩草除根!”

    他们相互传音,眼神中已然透露出强烈的杀机。

    柴信灵觉极其敏锐,立刻就有所觉察,不过却并未慌乱,而是面色不变,静思破局之策。

    若是单打独斗,他不惧任何同境界之人。

    可若是以一敌四,而且还都是四极境界中的老牌人物,他还没狂妄到那等地步。

    正当他想着是否要冲入火域更深出,逼退这几人时,异变陡然发生。

    柴信所立之地本就是火域五六层的交界,此时金色火焰尽数被两人的神力排开,第六层的紫色火焰便自然而然地扩张而来,直到与他体内迸发的紫气接在一处。

    “轰!”

    似是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反应,第六层的紫色火焰当即被引爆,原本还算平静的火海瞬间沸腾,化为一道道紫色流光,冲向柴信体内。

    “怎么回事?”

    姬海月本就因轻敌而被突如其来的紫气东来异象完全压制,此时尚未缓口气,便猛地又感到身上的压力放大了千百倍,直如苍穹压顶,体表甚至都涌出了血丝!

    飘飞的白雪迅速消融,无尽兵刃也化为水渍,雪舞天下的异象竟被直接破开,恐怖的冲击让他忍不住狂喷鲜血,脸色变得苍白如纸,再无先前的超然之态。

    “不好!速速出手!”

    后方的三名老者见状,立刻意识到不妙,赶忙同时出手,三道夺目的光辉撕裂金色火海,瞬息间奔腾而至。

    “哈哈哈,原来如此!”

    柴信感受到紫色火焰冲入身躯,不仅没有半分不适,甚至还在不断滋养己身,使体内的紫气愈发凝实,异象更加稳固。

    感受到三名姬家老者同时出手,他却并不慌张,直接运转天龙纵横术,冲入了火域第六层之中。

    他冲入火域第六层的刹那,无边紫色火海瞬间如同海啸般翻涌起来,化作璀璨的紫芒,向其体内涌去。

    三名姬家长老虽是四极秘境的老牌高手,但却并非特殊体质,更未修成类似雪舞天下的异象,平时就无法踏足紫色火域,更不要说是现在了。

    唯一能进入紫色火域的姬海月,此时已深受重创,近乎油尽灯枯,逃命还来不及,哪还敢继续追杀柴信?

    “快走!这小子体质古怪,其异象更是与第六层的紫火产生了共鸣,此刻纵然是化龙层次的强者亲至,恐怕也奈何不了他……”

    姬海月一边吐血,一边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其实他这还是保守说法,如今整个火域第六层的能量被激活,纵然仙台层次的太上长老亲至,也未必敢入内擒拿柴信。

    “罢了,我先送海月回去,并将此事上报,你二位在此守候,监视其动向!”

    “此子不除,必成大患啊!”

    “可是观其战力,只怕寻常四极难以诛之,若是老一辈明着出手,必会引起众怒,纵然是我姬家,也挡不住天下人群起而攻……”

    几人忧心忡忡地议论了几句,才各自散去。

    进入紫色火域之后,柴信感觉非常舒适,并无灼热之感,仿佛浸泡在温泉之中,甚至有种回归母亲怀抱般的安心。

    他盘膝在地,任凭无穷无尽的紫芒冲入他的体内,将他的骨骼血肉反复滋养,原本就紫意迷蒙的身躯,此刻更是化作了一尊紫色的琉璃。

    这是一种另类的脱胎换骨,让他的肉身更加强大,同时,紫气东来异象的威能也更上了一层楼。

    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个多月,肉身才出现了类似饱和的现象,似乎再也无法吸纳更多紫色火焰所化的能量。

    “肉身又强了至少一倍,不知若是遇到同境界的圣体,能否近身一战……”

    柴信摇摇头,甩开这种无聊的念头。

    近战只是他实力的一部分,身为先天道胎,施展任何秘术都有道韵加持,威力绝不比帝子级血脉带来的肉身差。

    即便真遇上同阶圣体或霸体,他也完全有信心与之争锋。

    他长身而起,继续向火域深处进发。

    第七层火域,其中的火焰不再是单一色彩,而是呈现出五彩缤纷的光泽。

    起初是五色云雾蒸腾,根本不像是火焰,但其恐怖的温度,即便几经脱胎换骨的柴信,仍旧感觉到难以忍受。

    “这灼热的剧痛,简直跟第六层天差地别……火域每一层的温度果然不是简单的递增。”

    原著中,早期叶凡手持菩提子才能抵达这里,纵然如此也没敢深入,很快便退回了第六层。

    “他当时仅是彼岸境界,连道宫都没踏入,我已是四极境界,虽然并无菩提子护持,倒也还扛得住。”

    柴信并无攀比的心思,他老老实实感受着自身的承受力,并未想着不顾一切地深入。

    很快,在接近第七层火域中间的位置,他停下了脚步。

    “此地是极限,再往前固然也可,但恐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伤。”

    他在此盘膝坐下,开始五色火焰入体,借以淬炼己身。

    如此反复走走停停,一直耗费了三个多月,柴信的肉身一点点再度变强,终于来到了第七层火域深处,与第八层交界的地方。

    “仅仅是远远望去,我便已心里发毛,未达化龙之前,断然不能入内。”

    他于是在此停下,将离火神炉祭出,开始吸纳第七层深处的五彩火焰,锻造那块神座化成的金属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