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姬海月-《遮天之造化神玉》

    能出现在火域第五层的尽头,阻挡住柴信的脚步,此人绝非等闲。

    “阁下何人,为何阻我?”

    柴信眉头微皱,有些警惕。

    “姬家,姬海月。”

    这人身材高大,声音铿锵有力,如金铁之声。

    这时,后方又有几道身影掠至,能在第五层金色火焰中自由穿行,显然也不是寻常角色。

    这是三名须发花白的青衣老者,呈品字型挡住了柴信的退路。

    “怎么,姬家竟如此强势,连火域也霸占了么?”

    柴信语气无奈,他来此是为了锤炼肉身,同时也将离火神炉中那宝座化成的金属疙瘩炼成兵器,不曾想会遇到这情况。

    “火域乃天然生成,天下修士共有,我姬家自然不会独占。”一位老者开口,语气平淡,“只是近期有宵小窃我姬家秘术,逃入火域深处,故而围拢缉拿。”

    “几位言下之意,是将我当成宵小了?”柴信对姬家实在没好感,不自觉便多了一丝嘲讽,“吾乃万初圣地真传弟子,可没偷过姬家秘术。”

    “原来是你,我说怎么如此面熟!”

    一位老者认出了柴信,忽然开口。

    “他便是叶姓小贼的同党,不知如何拜入了万初圣地的柴信。据荒古禁地逃回的人说,就是他和叶小贼联手,杀死了云峰和姜汉忠!”

    “我也想起来了,是他,当初曾看过他的影像。”

    其余两位老者经他提醒,也纷纷点头。

    “几家高层已然谈妥的事情,你们这是要违逆么?”柴信双拳握紧,随时准备出手。

    这时,那始终沉默的姬海月再度开口:“用不着,三位长老不必出手,由我来擒住他,只是同辈相争,不算违逆协议。”

    语气十分自信,眼神中更是一片漠然,根本没把柴信放在眼里。

    这也不怪他狂妄,毕竟半年多前才得到柴信是道宫二重天的消息,谁也想不到他这么快便能迈入四极秘境。

    更何况,即便在四极秘境,姬海月也是其中万中无一的佼佼者,修炼出了异象的存在。

    “如此甚好,北域曾传来消息,云横追他入紫山而失踪,或许此子知晓其中缘故。”

    “擒下他教训一番即可,免得伤了各家之间的情分。”

    “我姬家年青一代,仅有三人修出了异象,海月便是其中之一。拿下此子,自然是易如反掌。”

    三名老者尽皆点头,对姬海月的话亳不怀疑,似乎已将柴信视为掌中之物。

    “你若主动自缚双手,说明云横叔父的情况,并随我回姬家,到云峰叔父的牌位前磕头谢罪,可免受皮肉之苦。”

    姬海月神态冷酷,眼神根本没落在柴信身上。

    柴信听得冷笑连连,寒声道:“真不愧是荒古世家,果然霸道,这颠倒黑白的功夫,已然是炉火纯青,无人能及了!”

    “颠倒黑白?归根究底,若非是你联合叶凡,袭杀云峰叔父,我姬家岂会与你为难?”

    姬海月声音愈发冷漠,似乎已极为不耐。

    “我是看在万初圣地的面上,才未直接将你以雷霆之势镇压,你要知道好歹。”

    “笑话!若非你姬家绑我入荒古禁地,我会杀姬云峰?罢了,荒古世家的无耻我早已深知,你不必废话,要战便战!”

    柴信忆起往事,怒气不住上涌,气势也开始攀升。

    “既然你不识好歹,那也怪不得我不讲情面!”

    姬海月话音未落,直接抬手祭出一杆漆黑如墨的大旗,裹挟着魔性十足的雾气,向柴信镇压而来。

    “道理讲不过,便要以力压人,姬家一贯如此!”

    柴信低喝一声,全身气势已然攀升到极致,双拳泛起无穷紫芒,宛若日月同辉,直接排开了层层火海,让周遭为之一空!

    “这!这小子的气势……”

    “怎么可能?”

    “莫非他已经是四极境界!”

    三名老者早已退开数十丈,为姬海月腾出战场,此时见到柴信身上爆发出的惊人威势,皆是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才过去多久?

    纵然从荒古禁地采药算起,也才两年多而已!

    当初连道宫都未踏入的小子,竟然已经达到四极秘境。

    四极秘境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提升速度,纵然是荒古世家与圣地之中,也千载难寻!

    “四极秘境又如何?资源堆砌而成罢了,目光短浅,不足为虑。”

    姬海月眼底同样闪过一抹惊异,但很快又恢复淡然,神态很是不屑。

    他手持黑色大旗,劈开金色火焰,黑雾汹涌翻腾,若乌云盖顶,携无穷神力,震动无尽虚空,砸向那一对日月。

    “轰!”

    两人滔天的神力碰撞在一处,激的整片火海震动,大地为之颤抖,数百里外亦有所觉。

    豁然间,两人各退半步,却是势均力敌。

    “嗯?”

    姬海月终于正眼看向柴信,双眸中诧异之色更浓,心中杀意陡增。

    仅是步入四极便罢了,若有强者相助,再加上无数资源,这倒也不难。

    可柴信竟能与他斗得旗鼓相当,这就由不得他不忌惮。

    “我承认小觑了你,不过在我手下,你依旧改变不了败局!”

    姬海月陡然长啸,手中大旗一挥,背后显出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无尽的冰雪自虚空生出,硬是将灼热的火域第五层,变得寒意刺骨。

    “雪舞天下!”

    这是一种异象,若是寻常同阶修士,此异象一出,便会被直接冻结,连神魂都凝固,绝无生还之可能。

    无尽白雪迫开火焰,从苍穹深处席卷而下,带着如利刃般的冰碴,呼啸奔腾,姬海月立身其中,仿佛冰雪世界的主宰。

    “糟了,海月竟动用了异象,那小子必死!”

    “死便死了,此等天才不可留!何况其罪孽累累,如今死于海月之手,也是咎由自取。”

    “不错,纵然万初圣地事后查出,那也是同辈争锋,并不违反协议。”

    三名长老阴沉的脸上浮上一丝冷漠的笑意,俨然已经预知了柴信的败亡。

    “异象……很稀罕么?”

    柴信不屑地冷哼,随即轮海之中冲起无穷无尽的紫气,仿佛遮天蔽日的云霞,向面前的冰雪席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