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道宫四重天-《遮天之造化神玉》

    柴信刚离开域门不久,林瑄的身影便在其中浮现。

    他四下打量,却并无所获,立即来到执掌域门的长老身前,问道:“方才可曾见到一位真传弟子?那人手里还有一块太上长老令。”

    “哦,他刚离开,进城去了。”长老对柴信印象深刻,毕竟拿着太上令的真传弟子着实罕见。

    “具体去了何地?”

    “只看见往城内飞去,其他却不清楚。”

    林瑄皱眉,白宁城虽然不大,但毕竟是座城池,总不可能一间间屋舍搜寻过去。

    “罢了,此城也有第六圣子的人,去托他们找一找。既未出城,便跑不掉。”

    从这天起,白宁城中忽然多了一批人,四下打听一位万初圣地真传弟子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许多人都议论纷纷。

    好在柴信离开域门后便换了身常服,万初圣地真传弟子的服饰实在惹眼,太惹人关注。

    从那以后,他开始终日闭关,一个多月都未曾踏出房门半步,对外界的一切毫不知情。

    直到一个月后,他的道宫内再度传出诵经声。

    不止如此,甚至还有一朵朵紫色的云霞自其体内升腾而出,将整个密室完全笼罩,彻底隔绝了一切。

    无尽的源气几乎化为实质,宛若水流般浇灌在柴信身上,令他本就坚若金刚的身躯更加璀璨生辉,肺之神藏开始震动,无尽生命精气在翻涌。

    这种情况持续了整整十天,才终于回归平静。

    诵经声完全止息,紫色的云霞也重新凝入身躯,再无一丝特异之处。

    “轰!”

    直到最后一刻,肺之神藏终于开启,刹那间气冲霄汉,虚空中陡然生出金属嗡鸣之音,生机如潮水,席卷天地。

    肺之神藏,五行属金,为五脏之长。

    修成此神藏后,柴信的身躯变得更加坚韧,莹莹如玉的躯体透出淡淡的金属色泽,一闪而没。

    “依旧没有感觉到瓶颈,还能继续提升……”

    柴信总算体会到了先天道胎加帝子级血脉的恐怖,寻常人迈过一个境界千难万难,他却如履平地,自然而然便能达到。

    “这是何人突破,气冲苍穹,实在惊人!”

    “道宫四重天,便有此等威势,定是哪家的圣子级人物!”

    “放眼东荒,哪个圣子级人物不是四极秘境……看来是又有新的天骄崛起。”

    白宁城内,众多修士都感受到了这股强横的气机,纷纷猜测突破之人的身份。

    城南某处,一名白衣男子正皱眉坐在院中,感受到这股气息,竟腾地站了起来。

    “是他!居然突破到道宫四重天了,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

    林瑄眼中的震惊难以言喻,身下的实木座椅都被他不经意间震碎。

    “那时他说要回去继续闭关,原来并非虚言……”

    他回想起当日在俸殿前的情形,只觉得嗓子有些干涩,原本心底无穷的愤恨,此时竟有些提不起来。

    当日,柴信不过道宫三重天,便力压数位道宫四重天的真传弟子,其中三人还是联手出击,却依旧被其秒杀。

    如今,他已然突破到道宫四重天……

    林瑄吞了口唾沫,忽然生出一种恐惧,冷汗沿着后背不住地冒了出来。

    “按他这样的修炼速度,只怕不用多久,便会超过我!甚至即便现在,我也根本没有把握战而胜之!”

    他向来以天才自居,年纪轻轻便已是道宫五重天,当然有资本自傲。可是,面对柴信这样的妖孽,竟也生出一种近乎恐惧的无力感。

    “除非薛师兄亲至,否则我们这些人,只怕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难怪薛师兄是候补圣子,而我只是真传弟子……仅论看人的眼光,我就不及薛师兄远矣!”

    林瑄已然生出退意,甚至开始后悔,当初不该轻视柴信,更不该对其产生敌视。

    这等人物,与他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他将柴信视为竞争对手,怕对方在第六圣子心中的地位超过自己……

    现在看来,何其可笑。

    “难怪他说……无趣又幼稚的勾心斗角……”

    林瑄叹息一声,便打算召回手下,离开白宁城。

    “林师弟,你能认识到这些,说明我没看错人。”

    忽然,一道碧蓝身影从天而降,若浊世佳公子,俊秀的像个女子,语气淡然之中带着欣慰。

    “薛师兄!我……”

    林瑄胸有千言万语,却陡然凝噎。

    “无妨,你既然醒悟,我便既往不咎。往后发愤图强,须知唯有实力才是一切,余者……皆小道尔。”

    身着碧蓝长袍,领口绣着金色真龙图案的俊逸青年再开口。

    他便是万初圣地第六圣子,薛易尘。

    “是,师弟谨记教诲。”林瑄躬身抱拳,认真点头。

    “走吧,随我一同去见见这位惊才绝艳的师弟,顺道将你们之间的嫌隙化解。”

    薛易尘微微一笑,身影化作清风,往远处而去。

    林瑄见状,赶忙追上。

    “薛易尘,求见柴信师弟。”

    柴信正要继续闭关,听见这道声音,不由摸了摸下巴,皱眉道:“薛易尘……姓薛……”

    他已经意识到来者是谁,不由长叹一声,觉得麻烦又上门了。

    “柴师弟勿生疑虑,前番诚意相邀,岂料林师弟几人误解我意,冲撞了足下,此番特来致歉。”

    似乎感受到了柴信的迟疑,外面的嗓音再度传来,语气更加温和。

    “致歉?”

    柴信眉头一挑,大为诧异,不知道这些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过人既然来了,而且还如此客气,避而不见实在说不过去。

    他起身走到院中,看到气质恬淡的薛易尘,不由有些惊讶,与想象中蛮横骄狂的形象完全不同。

    不等柴信开口,站在薛易尘身后的林瑄便抢先上前一步,抱拳道:“柴师弟,此前多有得罪,全是我之过。要打要罚,悉听尊便,还请万万不要误会薛师兄……”

    薛易尘却拍了拍林瑄后背,随即向柴信抱拳道:“柴师弟,此事皆因我而起,不能全怪林瑄。今特来致歉,万望见谅!”

    柴信闻言一怔,深深看了他一眼,觉得此人若非真君子,便是城府极深,深谙御下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