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邀请还是挑衅-《遮天之造化神玉》

    打听到“俸殿”所在,柴信驾虹急速而去。

    所谓俸殿,就是发放“薪水”的所在,修士的薪水,自然便是指修炼资源。

    这是距离主峰最近的一座支脉,其上同样殿宇无数,最恢宏的一座便是俸殿。

    柴信身穿一套漆黑长袍,袖口与领口皆绣着标志真传弟子身份的银色真龙纹路,凡所遇见的弟子,尽皆向他行礼,口称师兄。

    万初圣地等级森严,各级弟子服装纹饰有明确规定,任何人不得逾制。

    “前方可是柴师弟?”

    刚到俸殿门前,忽然一道清朗的嗓音自背后响起。

    柴信脚步一顿,回首望去,瞧见一人相貌英俊,身穿一袭月白长袍,手持一柄折扇,气度风流,在数人簇拥之下,自远空缓缓走来。

    这几人服饰各不相同,不过领口都绣有银色真龙图案,显然全身真传弟子。

    “什么事?”

    柴信轻声问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见到众位师兄,不该主动问安么?”

    “真是不知礼数!林师兄开口唤你,连躬身行礼都不懂!”

    不等那手持折扇的青年开口,旁边便有几人抢先训斥,满脸愠怒与轻蔑,摆明要教训柴信。

    柴信愣了一瞬,却并不恼怒,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看傻子似的瞧了几人一眼,便毫不犹豫地转身向俸殿而去。

    这种桥段,他曾经小升初的时候遇到过,升高中就没人这么干了,毕竟大家都很忙。不曾想来了这北斗东荒,竟还能在修士界遇见久违的场景。

    他实在没闲功夫陪这些人扯淡,要么干要么散,完了之后还要继续修炼,万族觉醒近在眼前,珍惜每一分时间提升实力才是要紧。

    然而他的这般反应,却让身后几人当成了挑衅和蔑视,顿时怒气上涌,身形闪动,挡在柴信身前。

    “你们这是做什么?柴师弟初来乍到,我等理应多加照拂,岂能以大欺小?”

    直到这时,那身穿白袍的英俊青年才徐徐开口,一步跨到近前,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很有风度。

    然而柴信却对此视而不见,有些不耐烦地道:“有事开门见山地说,我有要事在身。”

    万初圣地对他而言仅是托庇之所,并不想参与到这些人的勾心斗角之中,实在得不偿失。他的目标是太古万族,是星空古路,是天地大道,而不是蝇营狗苟,争权夺利。

    然而,人不找麻烦,麻烦却会主动找人。

    就像现在。

    “你这是什么态度,就用这种语气同师兄说话?林师兄堂堂道宫五重天的高手,屈尊来见你,你别不知好歹!”

    一个身形壮硕,身负重剑的青年面露冷笑。

    “林师兄,区区一个道宫三重天的小子,何必如此兴师动众,你还亲自前来相邀?”

    那林师兄挥挥手中的折扇,示意众人稍安勿躁,只是脸色也不似先前那般如沐春风,笑容略有冷淡:“吾乃林瑄,特奉第六圣子之命,请柴师弟过府一叙。”

    “还愣着做什么,快走吧!”

    “林师兄乃是真传榜第三十二位,此番亲自来请你,你可别不识抬举!”

    几人神色不善,似乎对柴信颇有不满。

    “资质不凡又如何,区区道宫三重天,在真传中都是垫底的角色,第六圣子何至于如此看重他!”

    “看他这傲气的模样,似是连第六圣子都不放在眼里。”

    柴信却很诧异,挑眉道:“第六圣子?门中不是只有一位圣子么?”

    那身负重剑的魁梧青年闻言,面上冷笑更盛:“小子何其无知!第六圣子,便是候补圣子中排第五的那位!”

    “去还是不去,给句痛快话!”

    其余人似乎很不希望柴信去见第六圣子,语气一个比一个差。

    柴信听明白了,所谓第六圣子,原来就是第五候补圣子,不过“候补”二字实在不好听,才会衍生出此等名号。

    “我此来是领取修炼资源,回去还要闭关突破。若无要事,便不上门叨扰了。”

    柴信随抱拳拱了拱手,便拨开人群要向殿内走。

    “你说这话,是拿我等当三岁孩童么?你今日刚破入道宫三重天,还闭什么关,突哪门子破!莫非是不将第六圣子放在眼里?”

    魁梧青年一把抓住柴信的胳膊,眼中闪过狠辣之色。

    其余人见状,包括那林瑄在内,都散开了一些,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荒唐!凭什么他邀请了,我就一定要去,不去便是罪不可赦?天下岂有这种道理!”

    柴信意识到这群人只怕不仅是为了替第六圣子邀请自己而来,更多还是来找麻烦的!

    或许那第六圣子确有结交他的心思,但对方手底下这几个人,显然另有小心思。

    既然明知是来找麻烦的,柴信便不再犹豫,反手一把抓住魁梧青年的右臂,随即右脚猛然踢出,狠狠踹在对方胸腹。

    “砰!”

    魁梧青年没想到柴信出手如此果断,当即被踹了个结实,觉得五脏六腑仿佛被一只千钧巨锤砸中,体内气血不住翻涌,随即嘴角竟溢出一缕血丝!

    实际上,若非柴信牢牢锁住了他的胳膊,他早已飞了出去。

    即使这样他也并不好受,只觉得手臂传来剧痛,整个反转着,已然脱臼。

    “啊!你!好胆!”

    魁梧青年疼得冷汗直冒,嘴上却仍不认怂。

    柴信置若罔闻,松开他的胳膊,抬手一掌排在其胸前,将之拍得倒飞而起,砸向不远处尚处于震惊中的林瑄。

    这几人谁也未曾想到,处于道宫四重天已有数年的魁梧青年,居然不是柴信的一合之敌。

    直到魁梧青年“飞”到眼前,林瑄终于回过神来,“哗”地一声打开折扇,在身前转了个圈,轻描淡写地化去柴信的力道,将其接住。

    “看在同门的份上,这次只是个教训,以后再来寻衅,休怪手下无情!”

    柴信冷冷地扫了众人一眼,转身迈入俸殿。

    “你!你以为你是谁?”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竟敢驳第六圣子的面子,此事绝不会善罢甘休!”

    其余几人这才回神,纷纷气得脸色铁青,指着柴信的背影大骂不止。

    “不可在殿前放肆!胡师弟,你先带肖师弟回去疗伤,并将此事报于薛师兄。”

    林瑄脸上也极为难看,却还是拦住了几人继续谩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