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特使-《遮天之造化神玉》

    柴信将气息压制到最低,混在人群里,成功潜入城中,打听到姜家所在,便快速赶去。

    姜家所在的区域乃是此城的正中,一片辉煌的建筑群由高墙阻隔,俨然是一座城中之城。

    “来者何人?”

    大门前,几名护卫气势不凡,伸手拦住柴信。

    柴信抱拳道:“自己人,我来此借用域门,奉命前往万初圣地公干。”

    他一路上已然想好了说辞,自然不能当街就说神王姜太虚的事情,那实在太惊人,反而不容易让人相信,会觉得是胡说八道。

    众护卫闻言,严肃的神色略微缓和,其中一人上前道:“有何凭证?”

    “职责所在,还请见谅。”还有一人抱拳还礼。

    柴信翻手取出姜太虚给的太上令,摊在几人眼前。

    几人顿时大惊,赶忙躬身:“原来是太上长老特使,失敬失敬!”

    “容属下去通禀!”一人往门内而去。

    “特使,请随属下来。”

    另一人则伸手引柴信入内,显得很是恭敬。

    两人刚要入内,忽然一道身影横在眼前。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姬家的悬赏,合该为我所得。”

    柴信眉头一皱,知道来者不善,他有要事在身,根本懒得与之废话,当即便抬起右掌,毫不犹豫地拍了出去。

    突然出现的是一名虬髯大汉,原本还在沾沾自喜,岂料柴信不按常理出牌,二话不说便直接动手,猝不及防之下,被一掌猛地按在胸口。

    “砰!”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掌,甚至速度都不算快,但却直接将虬髯大汉的胸膛打得凹陷了下去,整个人更是倒飞而起,直到撞断了路旁的一棵大树方才停下,俨然已没了气息。

    “好强的掌力!”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姜家众护卫直到看见那大汉摔在地上进气儿多出气儿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由暗暗惊叹。

    “走吧!我这一路奉命而来,此等宵小遇得多了。”

    柴信平静如故,说话之间便将虬髯大汉定义为了想要破坏自己任务的贼子。

    “是,特使请进!”

    带路的护卫神态愈发恭敬,引柴信走入门中。

    不过柴信出手虽快,但还是引起了一些骚动,人群中立即有人迅速退去。

    “不知是哪位太上长老特使驾临,老朽有失远迎!”

    柴信随护卫入内不久,便听一道浑厚的嗓音由远及近,话音落时已到近前。

    那人一袭青袍,显得十分朴素,须发已然花白,不过却气度不凡。

    “拜见长老!特使,这位是本城城主,亦是我姜家长老。长老,没什么事属下便退下了。”

    那护卫微微躬身,退了回去。

    “老朽姜汉铭。特使面生得紧,敢问是哪位太上长老座下?”姜汉铭面露微笑,轻轻抱拳。

    柴信听到这名字,不由心头一紧,想起了在荒古禁地被他所杀的姜汉忠。

    不过他面色不变,回了一礼,直接将令牌送上:“姜长老可认得这枚令牌?”

    姜汉铭神情一滞,接过令牌仔细打量许久,面色猛然一变,颤声道:“这……这莫非是神……”

    “噤声!此非说话之地,还请屏退六耳。”柴信将太上令夺回,神色严肃地道。

    “好!特使说得是,请随我往密室详谈。”姜汉铭神色不复此前的轻松,两条花白的眉毛都在震动。

    就在这时,远处忽有数道神虹由远及近,定在半空之中,其中一人高声道:“晚辈姬博,求见姜城主!”

    “这小子,怎在此时来访?”

    姜汉铭眉头皱起,正要回绝,却见那姬博又开口了。

    “姜长老,你莫要被那小子蒙骗了,他是柴信!在荒古禁地杀害了我姬家族老姬云峰,与你姜家族老姜汉忠的家伙!”

    “什么?”姜汉铭大惊,转头看向柴信,“你杀了汉忠?”

    语气中既有难以置信,又有一丝不可遏制的杀意。

    “简直是一派胡言!姜长老切莫听信外人的一面之词,你且细思,以我的实力,岂能杀得了姜、姬两位长老?”

    柴信反应何等敏锐,当即毫不犹豫地否认,同时暗中传音。

    “姜长老,姬家追杀我久矣,他们不想看到那位回归姜家,意图阻止我去万初圣地搬救兵!”

    他这番话入情入理,让姜汉铭的神色缓和了些,但却仍旧狐疑:“去万初圣搬什么救兵……”

    他话说了一半,便戛然而止,似是想到了什么。

    “不错,就是去请那位彩云前辈相助!普天之下,唯有我姜家和彩云前辈,能让那位完全信任!”

    柴信趁热打铁,道出了彩云仙子的名号。

    果不其然,姜汉铭的脸色彻底缓和,因为姜太虚后来所娶的妻子另有其人,知道他与彩云仙子关系的人,数千年来已然不多了。

    纵然是在姜家,也唯有一些长者及核心子弟知晓。

    “那为何不去族中请援兵?”姜汉铭还是有些无法相信,四千年前那位存在居然再现世间,尽管对方的令牌就在眼前。

    “我这不是来了吗?一方面前往万初圣地求援,另一方面请长老你将这个消息传递到族中!”

    其实神王并不希望姜家来援,因为不想家族后人白白牺牲。

    但姜家人的生死柴信根本不在意,说实话双方甚至还有仇怨,只要能有人去帮师父,哪怕只是牵制敌人,在他看来都很值得。

    “原来如此!姬家用心何等险恶,老夫险些受骗!”

    最终,姜汉铭还是选择相信柴信,毕竟对方手中的令牌做不得假,而且言辞之间逻辑缜密,没有任何破绽。

    “姬家小儿,此乃北域,不是尔等放肆之地!速速离去,否则休怪老夫无情!来人,将这几位请离!”

    姜汉铭怒斥一声,许多姜家之人立刻飞上半空,与姬博等人对峙在一处。

    “特使,快随我去域门所在,我派几位家族子弟随你同往!”

    他毕竟也是活了那么多年的存在,且能担任一城之主,自然不会是傻子,转瞬间就想到了万无一失的办法。

    “姜宏你过来,带四个人,护送特使执行秘密任务,一切须听调遣!事成之后,记你们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