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天龙纵横术-《遮天之造化神玉》

    十多日过去,柴信终于将斗战圣法初步掌握,不过距离登堂入室,尚有一段距离。但再想进步却非闭关参悟所能做到,须得亲身实战方可。

    这些日子,神王姜太虚也不时指点,助他将以往修炼中偶有瑕疵之处弥补,虽然境界并未提升,但无论战力还是精气神,都已然与此前不可同日而语。

    “师父,身体恢复得如何?”柴信从闭关中醒来,发觉姜太虚整个人忽然变得朴拙无华,不由大为惊讶。

    难不成是两斤神泉加上两颗元神丹,仍不足以弥补神王的神体亏空?

    “你那两颗宝丹药力惊人,为师已大致恢复,不过寿元……仅剩一个甲子。”姜太虚神情淡然,好像不是在谈论自己的性命。

    柴信大惊,愕然道:“怎会如此?”

    “你不必忧心,此已是侥天之幸。”

    神王却很平静,反过来安抚他。

    “为师原本寿元将尽,神体近乎油尽灯枯,那一瓶神泉与两颗宝丹,其八九成药力都用于恢复损耗,只余一成补充了些许寿元。”

    柴信听得很不是滋味,但细细回想原著,却又觉得并不意外。

    原著中,叶凡以半碗神泉,加上整株真龙不死药,方才令姜太虚复生,恢复到巅峰状态。

    两斤神泉虽多,可即使再加上两颗元神丹,只怕也远不及一株真龙不死药的药力!

    姜太虚身体能恢复一些已然是万幸,寿元自然不可能再恢复到巅峰。这世间除了不死药、地命果,只怕再难有其他药物,能助人恢复四千年寿元。

    一个甲子的岁月,对普通人而言堪称漫长。但对一位圣人境界的神王体而言,不过弹指一挥间。

    “不过,倒也未必便是必死之局。”见柴信神情仍旧郁结,姜太虚忽然道。

    “这怎么说?”柴信追问。

    姜太虚眼神悠远,微笑道:“为师困于紫山四千年,三千年前便已有所突破。这后续的三千年虽然耗尽了我的命元,却也让我在生死边缘领悟了崭新的道路。”

    这些话有些隐晦,但柴信还是听懂了,喜道:“师父是即将有迈入更高境界?”

    “还需抗过一场大劫。”姜太虚一如既往的平静。

    “圣人王……”

    柴信彻底明白了,神王这是要渡圣人王的天劫了!

    这世上很多修士是没有天劫的,他们往往终身无望仙台之境。但也有少数惊才绝艳的存在,甚至在化龙秘境便会有天劫降下。

    原著主角叶凡更是特殊,四极境便常遭雷劈,还天天顶着天雷满世界跑,借之坑杀敌人。

    “师父,有几分把握?”

    “这等大劫,谁说得准。”

    “何时降临?”

    “随时。”

    最后,姜太虚取出一卷兽皮,交给柴信:“你去一趟万初圣地,替为师将这封信交予彩云。”

    “万初圣地?那里可是中域,距此千万里之遥,徒儿如何去得?”柴信接过兽皮,面露诧异,“师父何不亲自去,也免得彩云师娘牵挂,万一再跑来找您,这路上……”

    “什么师娘!你这小子……”姜太虚难得挑眉轻骂了一句,随即摇了摇头,“她看了此信,自然便会安心。你可持此令牌,往姜家据点借用域门。”

    说着,他取出一枚古朴的令牌,交给柴信。

    “此乃姜家太上令,凡姜家族老,必然识得。”

    柴信接过令牌,其正面刻有一个“姜”字,反面则是“太上”二字,看不出是何材质,但能历经数千年而不损,必然不是凡物。

    “可是,我若是动用此令,岂不是会泄露您的消息?”他疑惑道。

    “正要借此散布消息,引大敌来此。”姜太虚微笑,语气淡然。

    柴信身躯一震,恍然大悟。

    原来神王是要借圣人王天劫,引出潜伏暗中的大敌,一举消灭!

    “记住,若为师渡劫失败,你便暂时拜入万初圣地,勿回姜家。本欲先带你认祖归宗,岂料天劫竟来得如此之快……”

    姜太虚语气中有些歉疚,似是觉得自己这个师父当得不好。

    “临别之际,为师再传你一门身法。此并非姜家秘术,乃是为师早年游历所得,名曰‘天龙纵横术’,练成后可达极速,甚至不亚于金翅大鹏一族。”

    言罢,他猛地冲天而起,于半空中施展“天龙纵横术”。

    神王脚步腾挪,神华漫天,一条金龙虚影浮现,瞬息间洞穿虚空,不知去向何方,片刻后又回归原地,仿佛从未移动过。

    与此同时,一段口诀传入柴信心头。

    “记住了么?”

    姜太虚落回近前,轻声问道。

    柴信双眸紧闭,片刻后睁开,点头道:“记住了。”

    “好,一切小心。”姜太虚轻叹一声,罕见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师父保重,弟子去了。”

    柴信可以想象不久后会发生何等大战,也深知那不是他现在所能参与,故而并未矫情,深深叩拜之后,便转身而去。

    “带上这个!”

    却在此时,姜太虚屈指一弹,将不远处的离火神炉送到柴信手中。

    “我将它带走了,您怎么办?”柴信握着离火神炉,面露担忧。

    “为师用不着。”

    姜太虚笑着摇头,不再多言。

    柴信沉默片刻,最后重重点头,施展“天龙纵横术”,带起一条淡淡的紫色龙影,迅速消失在天际。

    “小子,但愿你我师徒,仍有再见之期……”望着柴信消失的方向,姜太虚再度一声轻叹。

    “不愧是敢以‘天龙’二字命名的神术,我施展得这般生疏,速度竟仍然如此之快!”

    短短一个时辰,柴信便已掠出上千里,速度比以往提升了数倍。

    不过,施展此术消耗也极大,饶是他天赋异禀,神力充沛,只怕也难连续施展一整天。

    当然,这也与他掌握得不够纯熟有关。

    按照地图指引,柴信很快便寻到一处姜家控制的庞大城池——秣城。

    让他心惊的是,秣城附近有不少修士逡巡,似乎在追查着什么,小心偷听之下,竟然是一些赏金猎人在打探自己的踪迹。

    “姬家,还真是阴魂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