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神王姜太虚-《遮天之造化神玉》

    “神王……姜太虚?”

    柴信心底一震,随即露出惊喜之色,意识到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我可能、也许、算是吧。敢问前辈……您是?”他当然不会直接道破对方身份,毕竟无法解释原因。

    “你确是……姜家之后。以我而今之力……传音不远,此乃……血脉感应。”

    虽然对方的声音非常虚弱,而且断断续续,用词十分简练,但柴信还是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姜太虚是说现在状态不好,无法传音太远,乃是借用了某种秘术,以血脉感应传音,才能传递这么远。

    如果柴信没有姜家血脉,不可能感应到这种传音,同时更无法回应对方。

    “勿慌……听吾指引,吾乃神王……姜太虚。”姜太虚的声音虽然虚弱,但却语气笃定,令人不自觉生出一种信任与安全感。

    “姜太虚!四千年前,惊艳东荒的神王……姜太虚?”柴信虽早已知晓,却仍旧故作震惊。

    姜太虚却并未接他的话,而是开始指引方位,让柴信进入紫山。

    柴信稍作犹豫,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对方。

    纵观整部《遮天》,能比这位姜神王人品更好的存在,实在屈指可数。最重要的是,对方既然感知到了自己的姜家血脉,就更不可能会故意坑害自己。

    想来对方受困紫山数千年,定然见识过无数人尝试进入其中,应当是看出了此地的一些端倪。

    紫山固然是凶名在外,但数千年岁月积累,总还是会有许多自视甚高之辈,或者是寿元将尽,欲搏机缘的存在,不断尝试进入其中。

    柴信依照姜太虚指引左右腾挪,有时甚至倒退,行为看起来非常诡异,远处姬家三老看得有些发毛。

    “这小子忽左忽右,忽进忽出,行为如此反常,莫非是已经着了紫山的道?”

    “难说!紫山凶名赫赫,传闻许多大能尝试探索,最终都踪迹渺渺,不少人都说,其恐怖不亚于生命禁区!”

    “那小孽障倒是死不足惜,可是他若死在其中,岂不影响我姬家大计?”

    三人纵然不满,却也毫无办法,柴信表现出来的异常,更加让他们不敢继续接近紫山。但他们也不甘心就此放弃,于是索性在原地等待,静观事态发展。

    “停。”

    许久之后,柴信已经距离紫山不到五百米,忽然听到姜太虚喊停,赶忙止住脚步。

    “遁入……离火神炉,再向前。”

    “以神炉护体么?”

    柴信恍然,可是,炉中还封着一位姬家族老!

    不过,那青袍老者被神焰焚烧了这么久,能明显感觉到虚弱了不少,至少这会儿捶打炉壁的频率已经降低,力道也弱了许多。

    柴信催动离火神炉,用其中火焰将青袍老者隔绝,自己则身形一闪,遁入炉中另一块区域。

    “封闭神识,向前。”

    姜太虚的声音又在脑海响起,居然能穿透离火神炉,果然不是简单的传音。

    柴信闻言将神识全部收敛,不再去感知外界,然后一咬牙,控制着离火神炉向前冲去。

    “轰!”

    柴信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整个离火神炉都在扭曲、震荡,似乎下一秒都要破碎,但却始终没有真的破碎。

    这种情况持续不久,很快便重新恢复平静。

    “放出神识……”

    “转左,对,进三十丈……”

    “再转左,五十丈……”

    “好,出来吧。”

    姜太虚一路指引,柴信依言而行,最终深吸口气跃出离火神炉。

    这里是一片石洞,并不黑暗,但也不算光明,周遭全是紫色的岩石,泛着荧荧之光。

    “卧槽!”

    当柴信将目光转移到身侧的一块光洁如玉的紫色岩壁上时,却惊得低喝一声,本能地倒退了半步。

    紫色玉壁光可鉴人,其中有着一个高大狰狞的身影,眉心生有独角,肋生双翅,共有六只手臂,全身覆盖着细细的鳞片,看起来十分惊悚。

    他迅速冷静下来,这是太古生物的无形恶念,原著中有描述,只能在玉壁上映照而出,并非实体。

    “拜见前辈!”

    柴信向着玉壁旁的粗糙岩壁拜了一拜,知道对方就在其中。

    “你是哪一脉后人?”姜太虚的声音依旧直接响在脑海,并且清晰连贯了许多。

    “晚辈不敢欺瞒,我也不知自己算哪一脉。若非前些日子偶然得到离火神炉,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姜家血脉。”

    柴信没有撒谎,一则是毫无必要,二则是不可能骗得过眼前之人。

    “这却奇了,能让我隔着紫山生出感应,可见你血脉纯净,不该是流落在外的旁支……除非,是血脉返祖。”

    “罢了,我油尽灯枯,寿元无多,能在临死前遇到一个自家后人,也算是天可怜见……”

    “你可曾修炼《恒宇经》?”

    姜神王的声音仍旧虚弱,但却不再断断续续。

    “晚辈在离火神炉中得了《恒宇经》总纲,并倚之破入道宫秘境。此前所修炼的,乃是《道经》轮海卷。”

    “《道经》轮海卷?你竟能得到它……且那离火神炉,我当初也只在族中古籍中看过记载,未曾想被你所得……看来,你是个有气运的,该不是短命之相。”

    姜太虚长叹一声,猛然抬起枯瘦的手指,点出一道光华。

    “此乃我姜家传世帝经《恒宇经》,你既是姜家后裔,又血脉返祖,便不该埋没。另外,我再传你一式,若你悟性足够,也不至令一门绝世秘术在我手中断绝……”

    柴信只觉得大量信息涌入脑海,饶是他神魂强大,也微微有些头昏脑胀。

    “这是……《恒宇经》全篇!太好了!从今往后,我再不必为修炼功法忧心!”

    很快他就粗略浏览了一遍,顿时知道姜太虚传所传乃是何等至宝。

    “先不要修炼帝经,仔细看我这一式。”

    突然,岩壁中出现一个干枯的身影,其骨头根根可见,几乎与骷髅无异。满头长发比躯体还长,拖在瘦骨嶙峋的身躯后,仅摆了一个姿势,便猛地坐回地面。

    柴信眸中异彩连连,心潮澎湃。

    他知道,这正是传说中的九秘之一——“斗”字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