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冤家路窄-《遮天之造化神玉》

    柴信铲除离火教尝到了甜头,难免会生出继续这么干的念头。不过仔细思考之后,他还是压下了这个心思。

    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要找到道宫秘境的完整帝经,否则仅依靠《恒宇经》总纲,固然也能继续修炼,但却无法达成圆满。

    这不仅会影响战力的发挥,而且会导致最终难以突破到四极秘境!

    “瑶池圣地……距此有一万三千余里。附近几个门派都没有域门,唯有摇光圣地占下的矿区有一座。”

    柴信望着从离火教弄来的地图沉吟良久,最终决定自己赶路。一万三千里,以他如今的飞行速度,至多四五天便能抵达。

    去摇光圣地的矿区借用域门,风险实在太大。

    虽然至今未曾听闻有关荒古禁地采药事件的传言,大概率应该是三方势力都以为采药的人全军覆没了。

    但是,柴信却并无改变形貌与气息的秘术,万一被摇光圣地的人认出来,铁定没好果子吃。

    相比而言,还是自己赶路好些。

    至于前往太初古矿外围,寻找瑶池故地刻印的《西皇经》——说实话,柴信还没大胆到那种程度。他又不是叶凡,连源术的皮毛都没研究过,冒然闯入那种地方,还是孤身一人,简直和自杀没多少区别。

    紫山中的《源天书》就更别提了,他虽然感觉自己运气不错,但仍旧没自信到能对抗其中的重种种诡异,以及众多太古生物。

    还是那句话,他又不是叶凡,没那么缺修炼资源,源术并非不可或缺。

    确定方向后,柴信便全速赶路,直到眼看夜色将至,才在一座古城留宿。

    古城面积不小,十分繁华。

    北域虽有源矿,令许多修士趋之若鹜,但同样许多地方环境恶劣,不适宜生存,故而凡有城池,便会有大量人口聚居。

    “听说了么,青铜仙殿在南域出现,许多隐世多年的大能都赶去了。”

    酒楼里龙蛇混杂,向来是消息传播最快的地方之一。柴信正在等酒菜上桌,便听到隔壁桌几人的议论。

    “这消息早就传遍东荒了,谁不知道?好像是姬家某个小公主,和一个不知名的散修共同发现的……”

    “说到姬家,那个神王体当真了不得,竟追杀得妖帝后人无处藏身,尽显我人族风采!”

    “嘁!神王体又如何,不还是被孔雀王追杀得惶惶如丧家之犬,无处容身?”

    几人正聊得起劲,忽然一柄长剑从门外飞来,直接将他们的桌子斩的粉碎!

    “什么人?”

    “竟敢在城内动手,不怕城主震怒吗?”

    北域不同南域,没有凡俗国度,几乎所有城池都由一些大势力执掌,其城主自然也都是实力强大的修士。

    故而,修士在城内都会有所顾忌,不会轻易动手。

    “敢妄议我姬家神体,此番只是警告,再有下次,这剑斩的就是你的脑袋!”

    几名衣着华丽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为首者眼神冷漠,挥手收回长剑,径自上了二楼。

    “是姬家的人!”

    “荒古世家,真是好大的威风……”

    “噤声!你想死自己去,别害我们!”

    有人认出了那几人的身份,立刻噤若寒蝉,匆匆结账离开了此地。

    不怪他们胆小,骂人家神体是丧家之犬,若非是在城中,这几人只怕便要身首异处,绝不是警告那么简单。

    “若非在南域出了岔子,我等何至于沦落到这蛮荒之地,简直形同流放!柴信、叶凡两个小畜生,仗着服用过圣药,竟敢在荒古禁地杀我姬家族老,害得我等沦落至此!”

    “原以为他们早已死在了荒古禁地,不曾想那叶凡居然和孔雀王混在了一起,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若有机会,定要将二人千刀万剐,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柴信神识强大远超常人,姬家几人出现在门外的时候,他便认出了对方——正是此前在荒古禁地,逃回去的几名姬家骑士!

    对方在厢房内的谈话并未刻意压低声音,更是被他听了个清清楚楚。

    “草,真特么冤家路窄!”

    柴信暗骂一声,但却不动神色,将饭菜吃完后,才结账离开。

    他倒不至于怕那几个姬家骑士,只是这些大势力就像马蜂窝,捅了之后便是一个接一个,烦不胜烦!更何况,万一惊动其中强者,想跑都跑不掉。

    “是你!柴信!”

    怕什么来什么,他刚踏出酒楼,忽然迎面又撞上几道熟悉的身影,其中一人正好跟他照面,一眼就认出了他!

    “什么?谁?”也有人并未参与荒古禁地之事,不认识柴信。

    “是那小子!荒古禁地中杀死姬云峰叔公的孽障!”

    说话这人柴信印象深刻,正是那日骑着白犀牛,将他抓住的骑士,他还记得对方的名字,姬瑞!

    “什么!就是他?”

    “当日三家人马几乎全军覆灭,这小子居然活了下来,必然有天大隐情!将之擒住交上去,应是大功一件,或可将功抵过!”

    姬瑞神色兴奋,如获至宝,挥掌便劈向柴信。

    “晦气!”

    柴信二话不说,直接冲天而起,迅速向城外掠去。

    此地不宜久留,若是姬家有长老在此,那就跑不掉了。

    “追!必须拿下他!”

    姬瑞没想到柴信逃得如此果断,愣了片刻才紧追而去。

    “我去上报此事,你等先去助他一臂之力!”

    “好!”

    “走!”

    又是三道流光划破天际,消失于夜色之中。

    北域多凶险,夜间赶路更是险上加险,这也是柴信先前为何打算留宿古城。

    可现在情势所逼,也就顾不得太多了。

    “追吧,追吧!若你等不知死活,那就新仇旧恨一起算!”

    柴信早已不是吴下阿蒙,修为远非当日可比,彼岸境界的姬瑞,他根本不放在眼里,所忌讳者,无非是古城中的其他强者而已。

    只要拉开一些距离,他完全可以杀个回马枪,将追兵斩尽杀绝,再继续赶路。

    实际上姬瑞对柴信也是恨之入骨,觉得是对方害得他沦落至此。

    “当日自荒古禁地出来,我等瞬息衰老,若非族中相助,根本无法恢复……最终却又沦落至此,皆是这孽障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