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离火神炉-《遮天之造化神玉》

    “砰!”

    两尊庞然大物重重地撞在一处,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恐怖的余波令许多年轻弟子耳鼻淌血,连连后退。

    “孽障,本想留你一命,收你作亲传弟子,想不到你竟如此凶顽,那就怪不得本座心狠手辣了!”

    离火教掌教将两名受了重创的长老丢给其他人,双目之中闪现出狠辣之色。

    他心底也暗暗震惊,方才一招之下,竟未能将柴信拿下,让他始料未及,同时也心生忌惮。此子尚未迈入道宫秘境,便能有如此实力,既然无法收尾急用,若不尽早抹除,则必成大患!

    炉鼎之上的赤色光芒渐渐敛去,显露出他晶莹璀璨的真容,方才与柴信自藏经殿中带出的宝座相撞,竟也丝毫未见损伤。

    “要战便战,何必呈口舌之利,事到如今还要掩饰你们的居心叵测吗?”

    柴信乌发飞扬,面色严肃,心下也是暗暗吃惊。

    此炉想必便是离火神炉了,不愧是恒宇大帝成道前所用之器,矗立于虚空之中,隐有镇压八方之势,着实不凡。

    “杀!”

    但他内心并无丝毫惧意,反而战意愈发高昂,轮海中的紫色小印飞掠而出,化作一道虚影,融入了手中的宝座之中。

    这是以己器御万器之法,是修士最根本的手段,也是柴信第一次于战斗中运用。自己的“器”与御使之器形貌越接近,操控起来也便越圆融如意,威力自然更大。

    柴信的“器”本就不凡,其表面不仅摹刻了神秘古玉上的纹路,以及得自青铜古棺,荒天帝所留的十个古字,而且还曾以火域中多层神火反复重铸。

    如今再加上历经万古岁月而不朽的古天庭宝座,可谓是相得益彰,迸发出了超乎想象的力量。

    沉重的宝座腾空而起,原本的金碧辉煌之中,又裹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神晖,愈发显得不同凡响。

    “区区彼岸境界,便想逆伐道宫秘境的存在,你当你是各大圣地的圣子吗?何况就算是圣子,也未必有那等能耐!”

    离火教掌教说话之间,双手迅速掐着手印,离火神炉顿时炽芒如焰,仿佛一座大山,从天而降,悍然与宝座撞在一处。

    两人不断交锋,仅是战斗余波便让离火教众弟子承受不住,纷纷退到殿外。

    离火教掌教见如此下去,只怕离火殿都要毁掉,便边打边退,将柴信引到了外界。

    “先前有所顾忌,才令你嚣张如厮,现在便让你瞧瞧我离火教镇教神炉的真正威力!”

    离火教掌教大喝一声,离火神炉之上的铜盖随之翻起,恐怖的热浪立即席卷而出,一片赤红的火焰如同巨浪,席卷向柴信。

    这火焰温度非常惊人,足以比拟火域第五层的金色火焰,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柴信的肉身在服用了五颗元神丹之后,早已又经历了一番脱胎换骨,由内到外都散发着一种如玉般的晶莹与坚韧。

    可饶是如此,这离火神炉内倾倒而出的火焰,仍旧让他忍不住汗毛竖起,有一种危机感。

    滔天的火焰覆盖而来,令得下方山峰上的草木都变得干枯了起来。纵然距离不近,可离火教的弟子们依旧汗如雨下,甚至觉得血肉都要被炙烤得枯萎了。

    这要是处于近前,岂不是要被烧成焦炭?

    在心生敬畏的同时,这些弟子也信心大增,觉得掌教定能镇压那个少年。当然,距离离火神炉那般之近,柴信居然仍能从容应对,也令不少人暗自心惊。

    这样一个少年,以彼岸之境逼得掌教都要动用镇教之器,已然是堪称逆天的存在了。

    被人搀扶着躲在远处的林羽渊,见到这一幕不仅后怕不已,方才他竟然敢屡次挑衅对方,甚至还主动出手。

    现在想来简直是蚍蜉撼树,难怪人家从头到尾都没把自己当回事。

    “奇了怪了,这离火神炉打开之后,怎会对我有一种感觉莫名的吸引力?明知其中温度恐怖,我竟还有跳入其中的冲动……”

    对离火神炉中的火焰心生忌惮的同时,柴信心底还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

    那是从血脉深处产生的悸动,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食肉动物。

    “难道是这离火神炉还有蛊惑人心的威能?”

    他百思不得其解,但那种冲动却越来越强烈,几乎快要吞噬踏踏的理智。

    “可是,原著中并无这种描述啊……”

    柴信一边驾驭着宝座不断与离火教掌教攻伐,一边还要抵抗这股无法言喻的冲动,几次都险象环生,差点被神焰吞没。

    “小子,本座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交出那宝座,并磕头拜师,还可扰你一条性命!”

    离火教掌教恢复了平日的淡然自若,控制着离火神炉不断追击柴信,居高临下地喝道。

    “你个自以为是的老家伙,不仅虚伪无耻,还修为低微,也配当我师父?”

    柴信的双目不知何时变得一片赤红,整个人显得有些癫狂,浑身紫气缭绕,霞光璀璨。

    “不识好歹的东西!既然如此,本座便将你和你的宝座,一同炼化!”

    离火教掌教闻言大怒,道袍无风自动,手上动作再度变化。

    刹那间,那一人多高的离火神炉再度暴涨,直涨到百米之高,宛如山岳!

    “轰!”

    离火神炉内部宛若火山爆发,无尽的赤焰冲天而起,化作一道火龙,裹挟着焚尽八荒的高温,向柴信覆盖而去。

    柴信凛然不惧,头顶宝座悬浮,浑身紫光耀眼,迎着火龙直冲而上!

    “当!”

    宝座光辉夺目,仿佛一颗流星,劈开火龙,逆流而上,重重地撞击在炉身之上,砸出一个巨大的凹陷,令整座铜炉都猛地震颤了一下,险些翻倒。

    围观的离火教众人骇得亡魂皆冒,这要是让离火神炉中的神焰倾倒而出,他们岂不是要全军覆没?

    想到这里,纷纷向更远处疾速退去。

    “不对劲!这神焰沾染在身,虽烧得我痛彻心扉,隐约间更是有血脉干枯之感,但仔细感应,却又并未伤到分毫……”

    柴信发现了令他惊异的事情,眼眸中精光大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