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各怀心思-《遮天之造化神玉》

    郑克庸看柴信如此轻易便喜形于色,难免起了些轻视之心,觉得他很可能真是走了狗屎运的一介散修而已。

    不过能成为离火教专门处之外事的长老,他自然是城府颇深,不至于立刻前倨后恭。

    “柴小友你路途劳顿,老夫就不多搅扰了,稍后自会派些杂役弟子过来,供你驱使。待过几日长老例会,再为你引荐本派掌教,以及其他长老。”

    他向柴信拱手,随即便驾虹而去。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柴信若有所思,随即嘴角掀起一丝笑意。

    “这个郑克庸,虽然极力克制,但仍不自觉地流露出了,对我这宝座的极大兴趣……如此也好,若他敢生出歹意,就不怪我做人不厚道了。”

    原著对离火教多有描述,实在并非什么正派,相反还暗中畜养流寇,指使他们烧杀抢掠,荼毒百姓。

    其实不止是离火教,方圆万里还有落霞门、七星阁、玄月洞三个门派,都是这般看似名门正道,实际上却做着杀人放火的勾当。

    这些门派的高层,本意或许只是借流寇来收集源,借以修炼,但那些流寇又岂会那般老实?他们动辄杀人放火,甚至是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相较于这混乱无序的北域,好歹还有些国家法度的南域,俨然已算是太平盛世了。

    柴信走入内室,仔细探查一番,确定并无监视之物,便开始闭关修炼。

    他身上还有整整十一颗元神丹,以及大量神泉,足够他修炼到道宫秘境。

    只是迈入道宫之后,没有了接续的功法,这一点亟待解决。

    “瑶池遗迹有原始版的《西皇经》,可那里如今已是太初古矿的范围,实在太危险。或许,还是要去寻一寻子陵,或许他已经骗到一个瑶池女弟子的芳心了呢……”

    其实柴信倒并不是非要强求每个秘境都修炼所谓的“最强功法”,但至少也得是一种帝经吧,否则总觉得亏待了自己。

    而且目前看来,《西皇经》还算有那么一点点苗头,其余帝经则完全毫无希望。

    “车到山前必有路,先修炼彼岸境界再说。或许,可以试试能否进入紫山,把《源天书》给取出来,其上也记载了部分《西皇经》。”

    压下纷繁杂乱的念头,柴信取出一颗元神丹,塞入口中,开始修炼。

    离火教看似一如既往的平静,其实高层也掀起了些许波澜。

    古老的大殿内,数名长老盘膝坐在蒲团上。

    “老七,你是否有些草率了,收个来历不明的小子入门也就罢了,竟还允诺他长老之位?”

    一名须发花白,看着有五六十岁的老者坐在左侧上首,面上依旧古井无波,但语气中却有淡淡的责备之意。

    “五师兄所言不错,若那小子心怀不轨,岂不是收了个毒瘤入门?按理也该加以考验才是。”

    “我倒觉得无妨,近几年七星阁与玄月洞日渐强盛,我离火教早该改一改陈规,吸纳一些新鲜血液了。”

    “那也不该许以长老之位!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何德何能与我等同列?你们不就是觊觎他所谓的前辈传承,还有那张宝座么?命他献出来便是!”

    众人各执己见,莫衷一是,几乎要吵起来。

    七长老郑克庸虽处于议论中心,但却始终面带微笑,不做任何解释,只静静望着大殿之上那道身影。

    “好了!”

    那道身影始终一言不发,待所有人都争得口干舌燥,才终于开口。

    “老七既已允诺,总不好教他面上难看。过几日例会,派那少年一个任务,若能成事,赐其长老之位又有何不可?若不能成事,自该严惩。诸位以为如何?”

    “掌教所言甚是!”

    “谨遵掌教之令。”

    众人纷纷起身,微微躬身施礼,随后陆续退了出去。

    “老七,你向来不是鲁莽之人,此番怎会如此轻率?”待众人离去,离火教掌教才皱眉问道。

    郑克庸走近几步,微微躬身:“师兄,那小子手中的宝座很不一般!”

    “怎么说?”离火教掌教挑了挑眉毛,语气有些诧异。

    郑克庸压低声音:“我观其材质,似与我教镇教之宝——‘离火神炉’,极为相似!”

    “哦?当真?”

    离火掌教终于色变,与离火神炉同一层次的材料,确实意义重大。

    “我未曾亲手接触,不敢断言。但,八九不离十!”

    郑克庸神色认真。

    这才是他如此突兀,便邀请柴信加入离火教,并许之长老之位的真正原因。

    至于其修炼天赋,不过是借口而已。

    对绝大多数宗门而言,修炼天赋再强,可如非自家培养,其忠诚度便极其可虑,轻易不可能收入门墙,定然要多番考验,细细调查背景。

    更遑论是立为长老!

    离火教掌教似乎对郑克庸十分信任,闻言沉思了片刻,点头道:“既如此,便不容错过。”

    “师兄,此事是否要禀告师尊?”郑克庸道。

    “不必,师尊正在冲击道宫第二阶段的紧要关头,不可因任何事打扰他!再者说,一个至多神桥境界的后生而已,何须惊动他老人家?”

    离火教掌教闻言,立刻毫不犹豫地回绝。

    郑克庸见他如此,赶忙躬身称是,只是俯身时眼底闪过一抹果然如此的神色。

    “先试探他是否愿意主动献出,如若不肯……你知道该怎么做!”

    离火教掌教说完这话,便重新闭上了双眼,不复多言。

    “师兄放心,我明白。”

    郑克庸见状,立即拱手应下,随即缓缓退出了大殿。

    一转眼,便是五日过去。

    柴信始终足不出户,连服三颗元神丹,加上此前的一颗,已然服下四颗。

    这四颗元神丹令他的神识壮大极多,在识海中形成了一片金灿灿的湖泊,比之从前扩张了数倍。他的灵觉变得极为敏锐,虽然足不出户,但府邸周围的一切,事无巨细都逃不脱他的掌控。

    接下来,柴信不打算再继续服用元神丹,而是要默默修行,将其蕴藏在体内的药力彻底炼化吸收。

    否则,也只是徒增浪费而已。

    不过他继续闭关的想法很快便落空了,外面杂役传话,七长老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