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神桥-《遮天之造化神玉》

    柴信端坐于藏经殿的宝座之上,手持那块光华流转的“源”,双目紧闭,气息沉凝若渊。

    他在运转《道经》轮海篇的要义,尝试打破阻碍,迈入全新的境界。

    如今距他离开火域已近两个月,期间大多数时间虽被姬家管控,却从未间断过修行。

    且在荒古禁地之中,又经历颇多,自身根基已然足够圆满,到了他目前在命泉能够达到的极限,本就该是进阶的时候了。

    接下来整整七日,柴信始终运转玄法,全身精气愈发澎湃,紫色的霞光在大殿内激荡,前所未有的巨大雷音自其苦海中传出,仿佛九天龙吟。

    此刻,他的紫色苦海已经开辟到双掌大,一道璀璨夺目的神虹悬挂其上,横贯虚空!

    他终于在苦海之上凝结出一截神脉,迈入了神桥境界。

    与此同时,他手中那一块源内的元气也被尽数抽干,化为了一块普通的顽石。

    “嗡!”

    气息微微震荡,顽石便化作了齑粉,消散在天地之间。

    但柴信并未就此罢休,而是手掌一翻,一粒黄豆大的金灿灿丹药浮现其中。

    “元神丹,服之可增强根骨与神魂,并增加百年寿元。”

    这是神玉用新的圣果所炼制而成的宝丹!

    按原著所述,九妙不死药分化而成的九种圣果,各有其不同妙用,能够对修士有诸般益处。

    “六颗圣果,炼制成了十二颗宝丹!单单是寿元,就能提升一千多年!”

    尽管已然不是第一次见识神秘古玉的威能,柴信仍是忍不住惊叹不已。

    它对药力的增幅之强,着实令人不可思议。

    若是把完整的不死药交给神玉炼制,又会产出何等神丹?延寿数万年,甚至是十数万年?

    以他如今的修为,完全无法揣度。

    压下这些繁杂之念,柴信将金辉灿烂的宝丹塞入口中,同时立刻运转玄法,快速化开药力。

    金色的能量顷刻间流遍五脏六腑与四肢百骸,令他整个人都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宝丹的能量不断滋润着他的肌体,让他原本看起来三十来岁的外貌迅速变得年轻,很快又恢复到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

    他的血肉、脏腑、骨骼被神异的能量一遍遍滋润和洗礼,变得愈发坚韧和强大。

    最终,这些金色能量开始向眉心涌动,在那里汇聚成一片小湖,神秘古玉悬于其上。

    一瞬间,柴信便觉得自己的灵觉变得敏锐了许多,身周原本好似隐藏在迷雾中的殿宇,都变得清晰了许多。

    “这颗丹药壮大了我的神识,对肉身的作用略弱了一些。”

    他继续修炼,不想浪费掉一丝一毫的药力。

    又是三日过去,柴信的境界彻底稳固,浑身光华内敛,似乎有了几分返璞归真的味道。

    很多在神桥境打熬多年的老修士,都未必能有这等气质与状态。

    “宝座,我不信现在还搬不动你!”

    他豁然起身,毫不犹豫地一手端底座,一手握扶手,以一种扛鼎之姿,猛然发力!

    “嗡!”

    这一次,宝座直接被他举了起来,高高地跃过了头顶,甚至没有费太大力气。

    “嗯,力量果然提升了许多。”

    迈入神桥境以后,柴信无论是肉身还是神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尤其还服用了元神丹,其增幅更是让寻常修士望尘莫及。

    “咦!这是什么?”

    柴信抬头的瞬间,忽然瞥见了宝座下方有一处巴掌大的凸起。

    “莫非要有意外的收获!”

    他来了精神,赶紧将手里的宝座横躺着轻轻放回地面,仔细打量起宝座底部的那一层凸起。

    “是个盒子么?”

    柴信若有所思,伸手握住了那个看起来不过拇指大的黑色盒子。

    入手微凉,触感很像玉石。

    他微微用力,试着将它取下。

    “咔嚓!”

    传出一声脆响,仿佛推开了卡槽,盒子很轻松就被抽了出来。

    “这么长!”

    直到整个盒子被完全抽出,柴信才发现它比想象中大很多。长足有一尺,这长度几乎与底座的厚度持平,宽约有三寸,厚不足一寸。

    入手很轻,仿佛是空的。

    柴信怀着强烈的期待,缓缓将盒盖掀开。

    刹那间,一股直透骨髓的寒意自盒中泛滥而出,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并非是冷,而是源于骨子里的一种忌惮。

    “这是……”

    柴信瞪大了双眸,望着横陈在玉盒中那一抹闪烁着金芒的漆黑之物,显出难以置信之色。

    浑然天成的漆黑表面,一道道宛若神龙般的金色纹路盘踞,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韵,散发着夺人心魄的美。

    如梦似幻,道韵天成!

    柴信立刻想到了某种可能,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伸手要将这如黑钻般的神料抓起。

    然而任凭他如何用力,神料却纹丝不动,仿佛蚍蜉撼大树!

    “龙纹黑金!真的是龙纹黑金!”

    柴信终于确认此为何物,兴奋得忍不住颤抖。

    传说中锻造极道帝兵的神料,举世罕见的仙金!

    谁能想到,这样的宝物,竟会被置于古天庭一座藏经殿的宝座下?

    “造化!大造化!”

    柴信兴奋得手舞足蹈,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了。

    他曾在姜家骑士的遗物中得到一本古籍,其上有着九大仙金的详尽记载,而且绘有图谱。

    其上有一段话大致是这样:仙金皆有天成之道韵,见知自明。

    换句话说,九大仙金都有独特的道韵,任何修士都能本能地察觉出它的与众不同,根本无法作伪。

    “冷静!我要冷静!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仙金的消息,在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前,绝不能泄露!”

    许久之后,柴信终于压下狂喜,将龙纹黑金神料,连同玉盒整个收入了苦海之中。

    这玉盒显然并非凡品,不仅能收纳龙纹黑金,而且能够让人拿起时感觉恍若无物。

    好在迈入神桥境界后,柴信苦海内的空间又大了一些,否则还不好携带。

    “嗯,龙纹黑金短期内肯定无法运用,这宝座还是带着吧,拿去火域炼一炼,或许可以重铸出一件近期用的兵器。”

    本着艰苦奋斗,绝不浪费的精神,柴信并没有扔下宝座,而是将之抗在肩头,往殿外而去。

    “试试看能不能去到其他殿宇,或许还能有收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