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星空图-《遮天之造化神玉》

    “难道我柴信如此福薄,竟要入宝山而空回?”

    柴信面上难掩失望,原以为将是一场大机缘,未曾想却一无所获。

    他不甘心放弃,站在原地一遍遍扫过所有的书架,却仍旧是半册典籍都未能瞧见。

    他长叹一口气,打算冒险前往其他殿宇,另搏机缘。

    “那是……”

    转身的刹那,目光不经意地在大殿深处的宝座上扫过,只见一块漆黑的方形物体横陈在座位前的书案上。

    书案上别无他物,仅此一块漆黑物体摆在角落,粗看之下还以为是砚台、镇纸之类的文房用具。

    柴信心头一动,几步走到案前,将那东西拿起。

    此物厚度不足半寸,长宽不过半尺,入手却极为沉重,足有数十斤!

    “竟然是一本小册子!”

    柴信心底涌出喜意,这既然是大殿中仅存的一本书籍,其中所记载的内容,定然绝不简单!

    但是翻开秘册的瞬间,他神情又是一滞。

    总共三张“纸”,六页内容。

    除了最后一张的正反面各有一幅神秘莫测的图画,其余四页上所铭刻着的金色蝇头小字,他一个都不认识!

    自从来到北斗,除了修炼之外,他也发奋学习了不少知识,其中就包括各类文字。

    而如今这本秘册上的文字,他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和青铜古棺中铭刻的帝文有几分相似,但却并不一样,纵然柴信的悟性奇高,却也难以领会其意。

    既然认不得文字,柴信只能从那幅图下手。

    秘册上的文字都是金色的,唯独这幅图是用银色绘制。

    未知材质的漆黑纸张上,一颗颗银色的斑点散落其上,大的如黄豆,小的如芝麻,没有丝毫逻辑,更无任何形象,令人难以琢磨。

    不过,在众多银色斑点之中,有一道金色的细线,将许多大小不一的斑点串联在了一起。

    这种奇特的排列,让柴信生出了一种熟悉感,似乎在哪儿见过。

    他若有所思,很快眼睛亮了起来:“青铜古棺中的星图!这里是北斗……这里是紫微星……这里是荧惑……这里,应该就是地球!”

    这个发现让柴信有些震惊,这本秘册竟然绘制有一幅星图,而且比青铜古棺中绘制的更为细致。

    那些大大小小的银色斑点,代表的正是一颗颗星辰。

    而那条金色的细线,则似乎是一条星际航线!

    “此图上金线所过之处,应该都是一颗颗生命古星。至少,在古天庭尚存的时代,它们都还是生命古星。”

    那条金色细线贯穿了至少五六十颗古星,宇宙中的生命源地,似乎比原著中提到的更多。

    除此之外,那些被金线贯穿的星辰之中,有一颗被用红色细线圈了起来,赫然便是紫微星。

    “这星图到底是为何而作,难道是星际藏宝图?”

    柴信这般猜测,但自己也不太相信。

    古天庭那般强大,诸多大帝并存,有何种宝物是无法取来的,还要特地画一幅藏宝图?

    带着这种疑惑,他翻到了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图文并茂,是一张真正的地图,有山川走势,有文字注释,甚至还有一个用红色标记出来的小点。

    “不会真是藏宝图吧?两幅图是连着的,这最后一页是紫微星的具体藏宝地?”

    柴信不得不选择相信这种猜测,至少目前看来可能性很大。

    “到底是什么样的宝物,会让古天庭特意绘制一幅藏宝图,而不将之取来呢?”

    他非常好奇,但由于识不得秘册上的文字,只能暂时压下。

    “罢了,总算不是一无所获,兴许真是一桩惊天机缘,便留待以后吧。”

    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暗暗决定,待离开此地之后,定要好好寻找诸般古籍,看看有无这神秘文字的记载。

    或许那前四页之上,记载着的是某种惊天秘术呢?

    毕竟,柴信不认为古天庭的强者会那么无聊,闲来无事特意浪费神秘材质的纸张,记录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

    对比一下那些书架上的厚厚尘埃,便能看出此秘册的不同寻常了。

    “这些书架的材质似乎也很不凡,漫长岁月都未曾将它们腐蚀,应当也算得上是宝物了吧?”

    柴信将秘册收入轮海,便打量起周围的这些书架来,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又落到了书案后的宝座上。

    “要这么说的话,这宝座或许更加不凡……”

    岂有入宝山而空回的道理,尽管得到了一本神秘古册,可谁也不知道那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真宝贝。

    还是尽量多弄点东西回去,反正不会亏!

    想到这里,柴信取出紫色小印,一步走到书架前,举起小印就是一通猛砸。

    可惜砸了半天,手都震得发麻,也没能在书架上敲下半块来!

    只留下些许浅浅的痕迹,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什么玩意儿,这么坚固?”

    他又试试能否扛起来,发现用尽全力,仍旧是纹丝不动,似乎是固定在地面上。

    这让他颇为郁闷,转而走向宝座。

    这宝座与地球古代的龙椅有几分相似,但却也有所不同。

    它比龙椅略小一圈,通体由暗金色的神秘金属铸就,表面还镶嵌了一层青白软玉,不仅看起来金碧辉煌,坐上去的感觉也颇为舒适。

    “嘿!”

    亲身感受了一会儿,他才从宝座上站起,双手抓住两边的扶手,吐气开声,要将之举起来。

    只见他浑身紫霞流转,光芒闪烁不定,衣袍都鼓荡了起来,乌黑的长发在脑后飞扬。

    “砰!”

    倒是真让他抬起来半尺高,可仅仅十个呼吸,便再也坚持不住,重新摔回地面。

    “看起来不大,竟然这般沉重!”

    柴信擦了擦额头渗出的细汗,累得直喘粗气,身上霞光渐渐敛去。

    “娘的,我还就不信了,命泉境般不动你,神桥境还搬不动吗?”

    他一发狠,居然重新坐到了宝座上,取出得自姜家骑士的那块源,开始了修炼!

    此前在火域之中时,他便已经达到了命泉境界的巅峰,甚至随时都可以突破,不过是有意压一压而已。

    如今为了从这古天庭多捞些好处,柴信也是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