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仙宫-《遮天之造化神玉》

    “果然,只有本质非凡的灵物,才会被这神秘古玉看中。”

    柴信摘下的所有圣果,都在存入轮海的同时,便被识海中的神秘古玉收取。

    古玉久违地开始震荡,显然又是在炼制丹药。

    这让柴信很期待,不知道神玉这一次又能炼出什么宝丹。

    此前他也得到过不少灵材,但神玉始终无动于衷,显然是看不上那些寻常之物。

    他曾仔细回顾,发现能让神玉吸纳并炼制的,至少也是鳄祖那等层次的大妖血脉。

    至于那六片凝聚了菩提树最后精华的叶子,和九秒不死药的一部分,其珍贵程度更是不必赘述。

    “柴火,摇光圣地炼制的这件禁器就给你吧,算是弥补我多拿的那颗果子。另外,这老家伙身上还有一只玉瓶,可以用来装神泉。”

    叶凡不知何时竟走到了徐道凌的尸首前,将他掉落的几件东西翻了一遍,那着那只禁器宝盒,还有一只羊脂白玉的宝瓶走来。

    他不由分说地将禁器宝盒扔在柴信怀里,然后便拿起白玉宝瓶灌起了神泉。

    这宝瓶看起来不过巴掌大,却足足装了十多斤神泉,才终于装满,显然也非凡品。

    “这玩意会不会有印记之类的东西,会被摇光圣地追踪?”

    柴信犹豫许久,还是将这玩意扔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种事关自己性命的事情,再慎重也不为过。

    “有道理,那我这瓶子……”叶凡望着手中的宝瓶,也有些迟疑。

    “你这就是只瓶子,跟禁器能比吗?哪位太上长老那么闲,会给这么一件寻常法器打上烙印?”

    柴信摇摇头,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其实是他看过原著,叶凡拿这个瓶子最后啥事儿也没有。

    不过他不是叶凡,不敢跟这位已经确定有主角光环的存在拼运气。

    叶凡也是个胆大的,想象觉得也有道理,便将宝瓶收起,笑道:“等到了外面,咱俩再分这些神泉。”

    “用不着!”

    柴信大手一挥,面前的地上突然多了七个尺许长的花瓶,瓶口还被一看就是随手制作出来的木塞塞着!

    叶凡看得目瞪口呆,直到他都灌满了一个花瓶了,才愕然道:“柴火,你才是真牛比!”

    “一般一般!”

    柴信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很是谦虚。

    “被他们关在小镇里好些天,我可没闲着。要不是轮海容量有限,我都想把院里那口水缸带着!”

    明知道要入荒古禁地采药,不做些准备才是真傻。

    圣果就那么些,没办法可想。

    神泉就不一样了,虽然品质无法与圣果相比,但却几乎取之不竭。

    柴信虽被关在院里,但拿几个花瓶却还做得到。

    “靠!”

    叶凡心中有千言万语,到了嘴边终究只凝聚成了这一个字。

    他暗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一个花瓶能装两斤多神泉,七个加起来装了将近二十斤!

    不知为何,这次古玉并未吸收神泉,似乎是上次已经“喝腻”了。

    两人虽然总共装了三十多斤神泉,但谭水却几乎未见减少,显然储量仍然极为丰富。

    “再喝一大口,咱们就撤!”

    柴信深深吐出一口气,然后趴在潭边牛饮起来,直撑得肚皮滚圆,才略显遗憾地停下。

    叶凡愈发目瞪口呆,觉得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这个老同学。

    不过他也没客气,有样学样地趴下,喝了满满一肚子神泉。

    很快,两人就觉得大量生命精气在体内奔流,老迈的躯体正渐渐恢复青春。

    “走吧,咱们直接从另一边下山,换个方向出去!”

    两人都很有自知之明,能再次得到一种圣药已然是侥天之幸,默契地没有提出上其他七座山峰继续采药,而是直接换了个方向,往荒古禁地外而去。

    原路返回无异于找死,那里可还有着三方势力的太上长老在守候,必须远远绕过去。

    他们将速度提升到极致,不敢有片刻耽搁。

    若那些大人物不惜耗费元气,动用神通望穿百里,两人便绝无逃脱之可能。

    好在他们能动用神力,全速之下比来时快了数十倍,很快便脱离了荒古圣地的范围。

    “咱们必须远离燕国,甚至是离开南域,否则……”

    柴信话说到一半,忽然觉得不对,往身侧一瞥,才愕然发现叶凡不见了!

    “怎么回事?”

    两人先前还并排飞遁,突然之间就走散了!

    “那是……仙宫!”

    不等柴信调头寻觅,前方忽然变得薄雾蒙蒙,一片连绵成片的殿宇浮现在眼前,似是坠落人间的天上宫阙。

    他驾虹在云雾间穿行,冥冥中似有一种力量牵引,把他带入其中一座宏伟的殿宇。

    “原来如此,古天庭的遗址,我竟能撞到这种机缘!”

    立在宫殿外的广场上,望着眼前气势恢宏的殿宇,柴信脸上显出兴奋之色。

    他并没有尝试去寻另外的殿宇,因为清楚那是徒劳。

    能来到这里全靠缘法,否则就算是传说中的圣人、准帝,也无法得其门而入。

    控制住内心的激动,柴信上前推开了高达十余丈的殿门,缓步走了进去。

    他想起原著的描述,柳依依、王子文等人都曾进入过这片仙宫,但得到的机缘各不相同。

    有人获得了神丹,有人获得了圣兵,也有人获得了秘术典籍,毫无规律可言。

    而且一不小心就会触及阵纹,被传送离开此地。

    踏入宫殿,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高达数丈的书架,无尽岁月流逝,它们仍旧静静矗立于此,并无丝毫腐朽的痕迹。

    “这里莫非是古天庭的藏经殿?很可能会有多种禁忌秘术,甚至是大帝经文!”

    饶是柴信再如何控制,想到这些也忍不住兴奋起来。

    他小心翼翼地走入殿中,眼神在一座座书架上扫过。

    但很快,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些书架虽然保存完好,但其上的书籍,却尽皆化作了一堆尘埃。从殿外一直走到大殿深处的宝座前,书架上竟连一本书籍都没有!

    那些记载了强大秘术的典籍,全都没有扛过岁月的力量,湮灭在了漫长的时间长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