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禁器-《遮天之造化神玉》

    方才叶凡与姜汉忠的战斗吸引了所有目光,直到柴信纵身飞扑到身前,姬云峰才恍然回神,惊慌之下连忙抬掌,与之对轰。

    纵然他修为远胜于柴信,可身处荒古禁地,神力尽皆干枯,也只能拿肉身硬撼。

    “轰!”

    可他毕竟是仓促之下勉力招架,纵然本不弱于柴信,但又怎能扛得住有心算无心?

    仅仅一招,便被拍得从坐骑上跌下,体内气血翻涌,好不容易才强压下去,没有当场喷出。

    与此同时,叶凡反应也不慢,因为他早就知道,既然柴信在此,就必然会出手,自然有所准备。

    否则,他也做不到那般干脆利落地便将姜汉忠一剑枭首。

    在柴信动手的同时,他便纵身飞起,手中宝剑震荡,卷起一道金色长虹,凌空斩向姬云峰。

    姬云峰刚接下柴信一招,气息尚未喘匀,便又见叶凡杀来,赶忙扯下异兽鞍上悬挂的长枪,挥舞着迎了上去。

    “尔等凡人,竟敢如此!”

    不远处,徐道凌终于放弃追赶四散奔逃的周毅、柳依依等人,驾驭着异兽急冲而来。

    他当然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如今姜汉忠已死,若是姬云峰再被击杀,下一个就轮到他了。

    先前还视柴信等人如蝼蚁,却不料他们竟然没有失去神力,双方的角色顿时发生了变化。

    “都愣着做什么,生死勿论,拿下他们!”

    徐道凌一边冲锋,一边瞪眼怒喝,对众多不敢上前的骑士下令。

    这些骑士远没有三位领头者的修为高强,此时神力枯竭,已然与普通人几乎无异,面对气势如虹,连姜汉忠都无法抵挡的柴信和叶凡,他们又岂能不惧?

    纵然徐道凌平时威望极高,可事到如今,却仍旧不能令他们生出直面生死勇气。

    “砰!”

    金铁交鸣之音响起,叶凡一剑斩下,与银色长枪碰撞在一处。

    恰在此时,柴信手持紫色小印,运起全身力道,如大鹏飞跃,对着姬云峰的脑门便狠狠砸下!

    姬云峰已无神力加持,先后与柴信、叶凡仓促交手,更是受了轻伤。

    何况他刚见识过小印之威,哪敢让它砸中?

    赶忙抽身后退,同时手中长枪一抖,荡开叶凡再次劈来的宝剑。

    “轰!”

    小印落在姬云峰肩头,将他砸得一阵踉跄,还没等他松口气,便见一道金色虹光突然自叶凡轮海中激射出。

    “嗤!”

    金光迅若闪电,同时锋锐无双,姬云峰脚步都尚未站稳,根本来不及闪避,便被划破了咽喉!

    “咳!咳!”

    殷红的鲜血自喉间疯狂喷出,他想要开口说话,却变成了艰涩的咳嗽,于是拼命按住伤口,却于事无补!

    “死!”

    “杀!”

    柴信和叶凡齐齐大喝一声,金光与紫霞爆发如烈焰,一者祭出小印,一者长剑斜劈——

    “砰!”

    “噗!”

    姬云峰的脑袋先被拍裂,又被一剑削落!

    “呜呜!”

    徐道凌坐下异兽正在冲锋,却被两人气势所慑,吓得惨叫一声,连忙止住四蹄。

    “该死!”

    何止是坐骑,便是徐道凌本人,眼见柴信和叶凡如此凶威,一时间也不由胆寒。

    “你二人胆大包天,竟敢杀荒古世家与圣地之人!”

    他意识到形势逆转,赶忙控制住异兽,翻手取出一只光华闪烁的宝盒。

    “莫以为无法动用神力,老夫便奈何不得你们,若再敢逞凶,必让你等死无葬身之地!”

    柴信望着那只白玉宝盒,本能地汗毛炸立,一股强大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不止是他,叶凡同样眼神凝重。

    “当我们是三岁小儿么?你这件秘宝想要动用,怕是也有些限制吧?”

    柴信突然笑了,眼神中闪过冷意。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若非有所限制,以目前的状况,徐道凌又岂会废话,直接以秘宝袭杀二人便是。

    徐道凌神色一滞,但迅速恢复如常,不屑道:“尔等凡夫俗子,岂知我圣地之能?不愿杀尔等,是还须你二人上山采摘圣药!”

    “若果真如你所言,姜、姬二人又岂会被我们所杀?”叶凡皱眉反问。

    他却不知道,姜汉忠和姬云峰死得着实有些冤。

    两人身上都有和徐道凌同层次的秘宝,只是因为轻敌大意和猝不及防,没有选择立即动用,才会死得那般草率。

    不过柴信也并未猜错,三大势力的这种秘宝不同寻常,虽然能在荒古禁地发挥威能,但却有极大限制。

    这荒古禁地实在凶险重重,谁也不敢轻易动用那等杀器。万一引动什么禁忌,岂不是自寻死路?

    姜汉忠是死于自视甚高,轻敌大意;姬云峰则死于猝不及防,疲于招架。

    唯有眼前这个徐道凌,亲眼见识了柴信和叶凡在荒古禁地的神威后,终于收起了轻视之心。

    “我不妨同你们实说,此禁器乃我摇光圣地一位太上长老亲自祭炼而成,能让我有三次出手机会。而每次出手,都相当于那位太上长老寻常一击!”

    徐道凌看出了柴信两人的怀疑,索性实话实说。

    “太上长老的一击……”

    柴信迅速回忆原著内容,心下不由微沉,对方并未说谎。

    圣地与荒古世家的太上长老,那可都是仙台层次的人物!

    古之天骄尚未出世的现在,仙台一层便已然近乎无敌,纵只是随手一击,也足以击杀成千上万个轮海修士。

    “既然如此,你们何不多准备一些禁器?”

    叶凡闻言,有些不解地道。

    “凡人就是凡人,什么都不懂!”

    徐道凌神色很不好看,他很想斩杀了眼前两人,但想到此行的任务,却又不得不暂时压下杀心。

    “炼制此等禁器,所需材料难以想象,岂是想炼多少就能炼多少的?别再废话,速速登山采药,否则休怪老夫心狠手辣!”

    荒古禁地诡异而凶险,任谁在此都毫无安全感可言,绝不想久留。

    柴信和叶凡对视一眼,随即缓缓点头:“采药后放我们离开,否则我们现在就鱼死网破。”

    “自然!”

    徐道凌微闭双眼,面无表情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