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姬家骑士-《遮天之造化神玉》

    “注意分寸,留他还有用处。”

    紫袍中年人闻言,轻抚了两下山羊胡,微微点头。

    “师叔放心,弟子不伤他性命,只让他吃些苦头,明白何为天高地厚!”

    瘦削弟子见他答应,脸上显出一丝狞笑,缓步走向柴信。

    “手脚利落点,不然我可就不谦让了!”黑衣男子似有遗憾,抱着手臂后退了两步。

    “放心,不会给你机会!”

    瘦削弟子轻哼一声,脚步猛然加速,右掌带起淡淡清光,直奔柴信脸庞。

    竟想扇柴信的耳光!

    “真慢。”

    柴信微微摇头,在他眼中对方这一巴掌仿佛是慢动作,简直破绽百出。

    他平平淡淡地抬手,轻描淡写地挥出一拳,正对瘦削男子的鼻梁。

    “咔!”

    鼻骨并非断裂,而是直接粉碎,鲜血还没开始流淌,瘦削男子整个人便倒飞而去。

    “砰!”“啊!”

    直到重重地摔在地上,深入骨髓的痛苦才传输到大脑,令他发出了惨绝人寰的痛呼。

    “这!”

    紫袍中年人瞳孔骤然收缩,眼前的场面让他惊呆了一瞬。

    柴信却并未停下,既然动手了,那就要一鼓作气全部解决。

    只见他步伐轻动,在虚空中带起一道残影,瞬息间来到负手而立,脸上还带着百无聊赖之色的黑衣男子身前。

    “砰!”

    又是一拳轰出,这次却是直奔胸膛。

    黑衣男子甚至连神情都还没来得及发生变化,就被直接打飞了出去,狠狠撞击在一棵合抱巨木之上,口中鲜血狂奔,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好小子,老夫竟看走眼了!”

    紫袍中年人已然回神,见状既惊且怒,手指微微一弹,顿时一黑一白两道光华自其轮海中飞出,向着柴信电射而去。

    “轰!”

    柴信不闪不避,一双拳头紫光莹莹,迎着那黑白两道光华,便悍然对上。

    他全身爆发出炽烈的紫气,仿佛紫色的神焰在燃烧,澎湃的神力汹涌而出,加持在紫色拳头之上,令它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当!”

    黑白两道光华乃是两件武器,黑色为短刀,白色为利剑,皆是紫袍中年人所祭炼之“器”。

    以往与人交手,刀剑配合之下,不说无往不利,却也是威风凛凛。

    但此刻在柴信的一双拳头下,却节节败退,连一个呼吸都未曾撑住,便直接被崩碎,化为了点点星光!

    “怎么可能,竟然以肉身击碎老夫的刀剑!”

    紫袍中年人脸上再不复淡漠之色,一道道皱纹都因震惊而抖动了起来。

    “少见多怪。”

    柴信撇撇嘴,并不觉得自己一拳轰碎对方的“器”有何值得骄傲之处。

    对方显然已年过百岁,仍旧是命泉境界,距离天才都有无边差距,更不要说传说中的天骄了。

    他脚步不停,化作一道紫光,瞬息间冲至紫袍中年人身前,又是一拳砸下。

    紫袍中年人大骇,慌乱之下急忙抬手抵挡,指掌间道道光华闪烁,迎向柴信的拳头。

    “咔!”

    手掌连带着整条右臂都被击断,恐怖的力道却仍未止息,将他震得连连倒退,一口老血夺口而出。

    柴信得势不饶人,立即欺身而上,右手带着紫色霞光,一把扼住紫袍中年人的脖颈。

    “饶命……我有你朋友的消息……”

    紫袍中年人肝胆俱裂,拼尽全力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

    柴信闻言眉头微挑,随手将他丢在递上,轻声道:“说吧,不要废话。”

    “我听说……你与一个叫叶凡的年轻人关系亲近,据说其被姜家所俘……将入荒古禁地,采药……”

    “这我已知晓,还有么?”柴信平静如故,看不出情绪。

    “林师侄……就是林佳,也在其列!不过,却是被摇光圣地控制……小友,我只是奉命行事,且无杀你之心……”

    紫袍中年人气喘吁吁,鲜血染红了山羊胡,显得极为凄惨。

    “明知我若落入世家与圣地之手,必然会被逼入荒古禁地采药,却还执意拿我换取利益,却道无杀我之心?你当我是三岁孩童!”

    话音未落,柴信手掌猛然用力,直接捏碎了他的脊椎。

    紫袍中年人顿时脑袋一歪,彻底没了生机。

    一时间,其轮海中收纳的物品散落一地。

    七八株灵药,一个尺许见方的白玉盒,十几个瓷瓶,还有些许世俗之物,如金银等。

    柴信没有心软,出手将另外两个年轻弟子击毙,将遗物尽皆收敛。

    好在破入命泉境后,苦海内的空间又扩大了不少,否则还装不下。

    “打怪还掉落奖励,真跟游戏似的……”

    顾不上毁尸灭迹,柴信立即驾起神虹,飞遁而去。

    烟霞洞天这三个家伙,未必没有上报自己的消息,必须赶紧离开此地,免得被荒古世家与圣地的人追上。

    实际上,在他刚离开不过半刻钟,便有三道身影各自驾驭着神俊的异兽,出现在了密林上空。

    “全死了!而且看伤势,都是正面被杀。”

    “无碍,这李长老死前,已然在那小子身上种下印记,他逃不了!”

    三人简单扫了几眼,便再度催动坐下异兽,以极快的速度向柴信离开的方向追去。

    “有人!好快的速度!”

    又是半刻钟过去,柴信正在御虹飞遁,忽然觉得身后气浪翻涌,剧烈的神力波动正在迅速接近。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落入下方丛林,三道骑着异兽的身影已然追了上来!

    “是他,那个柴信!”

    “年轻人,随我们走一趟,少不了你的好处!”

    “何必同他废话,直接索拿,带走了事!”

    三人迅速散开,将柴信围在当中。

    虽然所说话语各不相同,但他们身上那股高高在上,视人如草芥的气质,却是如出一辙。

    “未请教几位大名,所为何来?”

    柴信面色不变,大脑却在飞速思考对策。

    眼前这三人,气势远胜于己,绝对都是神桥境界的修士。

    若只有一位,他尚有把握战而胜之,若只有两位,也能尽力突围。

    可是现在对方有三个人,更别说还各自驾驭着一头异兽!

    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得!

    “年轻人,我姬家有要事相邀,事后必有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