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器胚-《遮天之造化神玉》

    柴信感受着识海中气息厚重而古朴的神秘残玉,越看越觉得深不可测。

    初时他以为这仅仅是一块“玉”,但历经数次“炼丹”后,这块残玉似乎恢复了些许,尽管这种恢复微乎其微。

    若非此次他仔细观察,恐怕都无法注意到。

    古玉主体为正方体,主体之上却还有一层,这一层原先只是一块凸起。

    但此时看去,竟盘旋曲折,似一条虬龙盘踞。

    不过这“虬龙”早已残缺不堪,只能隐约看出“一坨”,具体形象完全无法看出。

    古玉主体端方厚重,表面似有诸般神异纹路,说不清是异兽还是神木,但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

    “这……好像是王侯将相的印玺!”

    柴信越看越觉得心惊,只觉得此玉的来头,恐怕还要超出自己的想象。

    “与其凭空想象,倒不如就以此神秘古玉为模板,铸造一方印玺!”

    在地球上,“印”、“玺”自古便是“统治”、“契约”、“权力”的象征。

    早在甲骨文时代,便有后世“印”与“玺”二字的原型。

    尤其自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集权专治的大一统王朝之后,“玉玺”更是成为了最高权力的象征,可谓至高无上。

    神话传说中,亦有“番天印”这等惊天动地的强大法宝。

    且柴信肉身强悍,用“印”这种势大力沉,毫无花哨的兵器再合适不过。

    再者,“印”的器型可简单、可复杂,灵活多变,完全可以视情况调整。

    最重要的是,柴信觉得识海中这一方带着自己穿越到此的神秘古玉,绝非寻常之法宝。

    若能参考其形铸“器”,将来定有不可思议之威能。

    思量已定,柴信便不再犹豫,开始在脑海中先以神识模拟神纹,尝试铸印。

    唯有将这个过程练习到滚瓜烂熟,待真正铸“器”时,方能圆融如意,少走弯路。

    这个过程十分不易,持续了三四天。

    期间他以神识不断模拟,进行了上千次尝试,每次都凝聚成一方蚕豆大的紫色小印,但都不够满意。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次,他在模拟铸造时,似乎触摸到了神秘古玉的一丝神韵,那古玉竟给予反馈,洒下些许清辉,落在其识海之中。

    之后他再尝试,终于成功铸造出一方极具神韵,令他满意的小印。

    这一日,柴信手持玉牌走出竹林,往主峰之巅而去。

    他手持玉牌,一路畅通无阻,进入金霞洞中。

    整个金霞洞仿佛一座熔炉,将陨铁上金色火焰的热量封锁在其中,令外界不至于被影响。

    柴信一踏入洞中,只觉仿佛两个世界,热浪扑面而来,炙烤的皮肉都有些发痛。

    以他的肉身尚且如此,更遑论其他人。

    可想而知,张子陵在此祭炼银色小剑时,必然吃了不少苦头。

    令人意外的是,在外看着极为耀眼的金光,在洞中反倒柔和了许多。

    洞内空间很大,简直像是一座宫殿,许多小型洞府被开凿于岩壁上,足有数十座。

    “每一座洞府中都有陨火,只要大门敞开,你就可以进入。进入之后,再把门关上。记住,你只能待七日,超过七日我会来请你出去。”

    看守金霞洞的长老说完这些,便走了出去,不再理会柴信。

    柴信没想到洞内竟是这副景象,不过细想来又很合理。

    这么一处宝地,自然要尽可能大的发挥作用,在这里开辟出一些修炼洞府,按贡献提供给门人,无疑是种不错的方式。

    随意选了一处闲置的洞府,柴信走了进去。

    “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打量着不过数丈方圆的山洞,柴信忍不住赞叹。

    洞里有炼丹炉、炼器炉、修炼台,甚至还有一张床榻。

    修炼台乃是沿着石壁开凿而出,石壁之中隐隐有金红色的火光跳跃,柴信往上一坐,顿觉热力更强。

    “是一处铸‘器’之宝地!”

    柴信暗赞一声,便收敛心神,开始潜心锤炼心中的“器”。

    他先借金色陨火之力,慢慢将苦海上空悬浮的二十六条紫色神纹融化。

    单是这个过程,就耗费了整整两日。

    这还是有陨火辅助,若是单靠他自己,只怕两个月也做不到。

    神纹融成了一团紫色的流质,柴信便开始在其上摹刻神秘古玉表面的模糊纹路。

    这一过程更加复杂,转眼又是三日过去,才终于摹刻完毕。

    最后,柴信才真正开始锤炼这块满是纹路的“神铁疙瘩”,把它往“印玺”的方向锻打。

    眼看七日之期将至,他紧赶慢赶,总算打造出了一块正正方方的紫色铁块。

    不错,就是“铁块”。

    这无论如何也称不上是真正的“印”,因为时间太紧,即便有陨火相助,柴信也只能将其锻造到这种程度。

    “罢了,本就没指望一气呵成,能祭炼出粗胚已然不错。”

    他并未觉得失望,短短七天时间,做到这一步已然很是不易。

    不等看守长老进来撵人,他自己走出了金霞洞。

    “金霞洞里待了七天,你就祭炼这么个玩意?”

    回到竹林,张子陵看着悬浮在柴信掌中的“紫色铁块”,两眼都看直了。

    “这是方形的板砖么?”

    莫说是他,就连李颖都两眼发呆,许久说不出话。

    但她却不是阅历浅薄的张子陵,隐隐然能看出这“紫色铁块”的不凡。

    尤其是上面的那些纹路,虽然不甚清晰,但却充满了玄奥的韵味。

    “没见识,我这是‘印’!”

    柴信意念一动,小印顿时化为紫色神光,倏忽间遁出百米,又折返而回。

    “这速度,竟已不在我的飞剑之下!”

    张子陵觉得不可思议,他能感觉到柴信并没有突破到命泉境界。

    “所以,不要以貌取‘器’。”

    柴信微微一笑,将小印收回轮海。

    “你这……‘印’,确实不凡,以后要好生祭炼。不过,再有几日瑶池使者将至,你要抓紧修炼,最好能破入命泉境。”

    李颖很快便恢复平静,开口认真叮嘱。

    “瑶池圣地的入门考核,事关你今后的修炼之路,万万不可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