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一波三折-《遮天之造化神玉》

    叶凡饮下一些神泉,盘坐在原地运转玄法,全身金光璀璨,脸色很快就好看了许多,大腿上恐怖的血洞都愈合了。

    这其中虽有神泉的奇效,却也足见圣体之不凡。

    “刚才何必冒险抱住他,险些连你都给切开!”

    柴信也饮了些神泉,气色好了不少,想起来刚才的事情同样后怕不已。

    两人原本定的计谋,是无论最终谁追来,都由叶凡牵制,柴信则控制金纸偷袭。

    毕竟姜、韩二人都是为叶凡而来,自然更容易被他牵引心神。

    不过,原计划只是让叶凡将对方引至身前,然后由柴信伺机出手。

    可方才叶凡却突然暴起,锁住了姜家骑士一瞬间,十分凶险。

    “若非如此,岂能一击奏效?假如一击不中,他有了防备,我们就更无生机了。我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一起死强。”

    说到这里,叶凡露出了笑容。

    “不论如何,咱们活下来了。”

    “你这家伙!”

    柴信无奈地摇了摇,伸手要去拍他的肩膀。

    “活下来了?哼哼,不见得吧!”

    突然,一道阴恻恻的苍老嗓音响起。

    “卧槽,什么玩意儿!”

    “你个老不死的,居然还没死?!”

    两人吓得险些蹦起来,汗毛根根炸立,扭头一看,顿时看到一张苍老又扭曲的干瘦脸庞,正在数十步外,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居然是韩长老!

    先前毕竟相隔颇远,他们只看到姜家骑士追来,觉得韩长老已然被其所杀,并未看见对方其实是逃了。

    压根未曾想过,对方还会出现!

    “咻!”

    正当柴信和叶凡的目光尽皆集中在韩长老身上时,一道墨绿色的神光从另一侧电射而至,直刺柴信后心!

    这一刹那,柴信只觉得头皮都炸开了,脊背发凉!

    没有任何思考,他近乎本能般地运转起玄法,全身被紫气笼罩,在千钧一发之际,不可思议地向左横移了一寸!

    “噗!”

    钻心的痛楚从右腰传来,柴信险些痛呼出声,鲜血狂涌而出,很快便染红了半边身子。

    他未有丝毫犹豫,立即取出一小瓶神泉,猛地灌了一口,同时伸手在伤处连点,终于将血止住。

    饶是如此,他的脸色也变得极为惨白。

    “差一点,差一点就交待在这了!”

    柴信心底涌出浓浓的后怕,甚至比此前面对姜家骑士还要强烈。

    这是他前世今生,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老梆子,你找死!”

    在那道墨绿神芒划伤柴信的瞬间,叶凡便反应过来,无边怒意直冲脑门。

    他双腿在地上猛地一跺,将地面都踩得寸寸龟裂,整个人仿佛出膛的炮弹,直扑韩长老而去。

    韩长老看似阴沉凶厉,实则早已接近油尽灯枯,否则也不至于对付两个苦海境的小家伙,还要用声东击西的偷袭手段。

    方才偷袭柴信那一击,是他凝聚了全部精气神的一击,为的就是秒杀对方。

    因为在他看来,叶凡的实力早已清楚,那姜家骑士能被杀死,则必然是柴信起到了大作用。

    对于叶凡,他势在必得。

    此次受伤太重,若是不能将之拿下,炼成一炉大药,他此次纵然逃脱,只怕也活不了多久。

    若非如此,以这老贼阴险谨慎的个性,绝不会在重伤垂危的情况下,还摸过来杀个回马枪。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必杀一击,居然被躲过了。

    这一瞬间,他还处于短暂的震惊中。

    “砰!”“咔嚓!”

    叶凡全身金光璀璨,仿若神魔降世,在半空中屈起右膝,直愣愣地砸在韩长老胸口,将其胸膛整个砸得凹陷下去,传出骨骼碎裂的声音。

    荒古圣体的强悍,纵然是神桥修士,若无神力阻挡,单以肉身硬撼,也决计抵挡不住。

    “噗!”

    韩长老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原本就如同槁木的老脸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该死的老贼,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叶凡也是发了狠,得势不饶人,一双泛着金色光芒的拳头如狂风暴雨般往韩长老身上招呼。

    与此同时,柴信终于缓了口气,一脚踢起地上姜家骑士的血色长戈,抬手握紧,猛地蹿起三四米高。

    “闪开!”

    他暴喝一声,浑身紫气如火焰般燃烧,连同长戈都似乎化为了一道紫色的火焰。

    叶凡听到动静,赶忙一拳轰在韩长老脸上,自己则借着反作用力倒退了三四步。

    血色长戈临空劈下,笔直地落在韩长老脑袋上!

    “轰!”

    爆炸声传遍四野,片刻后紫色霞光散去,韩长老的无头尸体已然倒在杂草之中。

    “死了?”

    叶凡剧烈喘息着,方才怒气上头的一番全力进攻,消耗不可谓不大。

    此时略微平静,才觉得一切恍如梦境。

    “死了!”

    柴信的状态比他更差,以长戈拄地,才不曾倒下。

    腰部的伤势加上方才那舍命一击的消耗,几乎抽干了他的身体,只觉得眼冒金星,头脑发胀。

    韩长老脑袋都被劈碎,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神桥修士还没修炼到那等境界。

    两人此刻细思,不免有些庆幸。

    韩长老应该是感应到叶凡的位置始终未动,似乎并未被姜家骑士带走或击杀,故而心生疑窦,才灵机一动,悄悄潜行过来。

    若是他全速赶来,只怕两人还处在恢复之中时,便已经被拿下了。

    当然,在不知姜家骑士生死的情况下,这老家伙也不可能大摇大摆地飞过来查探情况,他没那个胆子。

    “总算将这两个大敌解决了,其中实在是不乏侥幸。”

    “收拾一下,咱们立刻赶路,免得姜家再派人来。”

    两人又饮了些许神泉,回复片刻后,开始收拾战利品。

    韩长老所剩的东西不多,除了那柄压箱底的木剑,只有两只玉盒,以及几个瓷瓶。

    至于有助恢复的药品,则一个也无,显然早已在先前的战斗中用完了。

    姜家骑士身上东西倒是不少,两人顾不上细看,简单打包之后,便收入了苦海之中。

    至于那一杆血色长戈,虽然是件不错的兵器,但太过扎眼,最终被连同两人尸首一起,沉入了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