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举荐名额-《遮天之造化神玉》

    面对柴信理直气壮的“打劫”行为,蓝袍男子毫无办法。连性命都被人捏在手里,哪还有拒绝的余地?

    只能勉力从怀中取出一个香囊式的小包,叹气道:“这其中有三瓶‘淬体丸’,每瓶十粒,乃我烟霞洞天特有之灵药,服之可增强体魄,辅助开辟苦海……”

    技不如人,只能认栽。

    淬体丸柴信倒是听说过,其药力与金霞洞天的琼华露相仿,整整三十粒已然不算少。只怕烟霞洞天的寻常弟子,数年都未必能有如此积累。

    此时已有不少金霞洞天弟子赶到,见到这一幕都十分诧异,不过却未多问,而是去救治那些受伤的师兄弟。

    听到蓝袍男子的三瓶淬体丸,众人无不露出了艳羡之色。

    然而柴信却不甚在乎,又随手丢给张子陵,同时道:“子陵,搜搜那个黄衣服的,肯定也有好东西。”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往蓝袍男子怀里摸。

    “我叔父乃是烟霞洞天内门执事李威衡,命泉层次的高手,阁下当真要如此将事情做绝吗?”

    见柴信伸手搜身,蓝袍男子脸色顿时变了。

    “蠢货。”

    柴信毫不意外地又从他怀中搜出一个巴掌大的玉盒,听到他威胁的话,脸色愈发平淡。

    “这时候还不忘威胁,确实很很蠢。”

    张子陵也从黄衣男子处搜到几件物品,见柴信如此神色,便知他真正起了杀心。

    “我,我并非威胁……”

    蓝衣男子自知失言,正要开口解释,却见柴信猛然抬脚,毫不犹豫地踩下。

    “嚓!”

    只听一声闷响,蓝衣男子的喉骨直接被踏碎!

    “嗬……嗬……嗬……”

    仿佛拉风箱般扯了几声,便彻底断气。

    “本不想斩尽杀绝,可更不想留有后患。”

    虽然第一次亲手断送人命,但柴信却并未觉得有何不适,甚至还不如杀妖兽时亢奋。

    “这就是修士之路啊!”

    张子陵摇头感慨一声,随即也一掌拍下,将黄衣男子于昏迷中毙掉。

    他虽仁厚,但还不至于愚蠢。

    此前刘云志等人欲杀他们,他都能毫不犹豫地将之丢下深渊,更何况这两人。

    解决这一切后,柴信和张子陵二话不说,便纵身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金霞洞天众弟子见状,皆是久久无言,大受震撼。此时方知原本不放在眼里的两个小子,竟是这等狠人!

    “都别愣着,速速将两人埋了,不要留下痕迹!”

    吴芸也怔愣良久方才回神,立即吩咐众人着手掩埋。

    烟霞洞天两名精英弟子死在这里,虽算不上惊天动地的大事,纵然泄露了,金霞洞天也兜得住,但毕竟是一桩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晓,这一切都被云端深处的两道身影看得清清楚楚。

    “掌教,我这弟子表现如何,是否够举荐资格?”其中一人居然正是柴信与张子陵的师父,李颖。

    而另外一人,则是烟霞洞天的掌教,徐素。

    徐素居然亦是一名女子,观其相貌竟比李颖年轻得多,温和大方,气质卓然,看起来竟似三十余岁的年轻妇人。

    徐素微微点头,眸中也流露出惊叹:“修行不过半载,却仅以肉身之力,便轻松击败苦海中结出神纹的修士,着实令人吃惊!”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小小年纪便知谋定而后动,出手更是果决利落,不留后患。只是……瑶池圣地几乎从不收男弟子,此事最终结果如何,还须看他自己的造化。”

    “如此,掌教你是同意举荐了?”李颖脸上显出欣喜之色。

    徐素平淡的脸颊上浮上一抹微笑,点头道:“师叔多虑了,金霞洞天难得出个好苗子,我如何会不举荐?”

    看两人称呼,李颖在金霞洞天显然辈分极高,还是掌教的师叔。

    “既如此,我便回去更加严格要求于他,以待明年。”

    “嗯,我再特许柴信每月二十瓶琼华露,师叔你不必有后顾之忧。若此子当真能入瑶池,亦是我金霞洞天之福。”

    两人相视一笑,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期待。

    对于这些,柴信毫不知情。

    为期三天的历练很快便到了尾声,众人纷纷赶回山下,与周长老汇合。

    柴信和张子陵各自上交了七八株药材,在众人中处于中等水平。但是,经历了烟霞洞天弟子之事,已再无人敢小觑他们。

    回到金霞洞天后,李颖就将有关瑶池圣地的事情与二人说了。

    “咱金霞洞天的后台,居然是瑶池圣地?”

    得知此事时,柴信满脸不可思议。

    “瑶池圣地,据说几乎都是女弟子?”

    张子陵这半年除了修行,也恶补了许多北斗修行界的常识,对于东荒的超级势力倒也如数家珍。

    “嗯,很少收男弟子。所以,信儿你更要加倍努力,方能有把握进入其中。”

    李颖面色严肃,不过眼底的喜意却是这么也藏不住。

    “与瑶池圣地相比,我们这小小洞天,根本不值一提。唯有进入那里,你们才真正有鲤鱼化龙之机!”

    “那子陵呢?”柴信压下兴奋,认真问道。

    见他如此,张子陵和李颖俱是心头一暖。

    “师兄,有更好的机会当然要抓住,不必担心我!将来你有出息了,我自然能跟着水涨船高。”

    张子陵怕他有负担,故意说笑道。

    “瑶池圣地两年收一次弟子,而我金霞洞天每次仅有一个举荐名额。掌教已经答应我,两年后的名额会给子陵。”

    李颖露出微笑,伸手拍了拍两人的脑袋。

    “子陵还小,而且修炼比你慢了一些,再打两年基础,把握也更足些。”

    “如此,那再好不过。”听到这话,柴信也露出笑容。

    “所以,你二人不可因自身天资而自大,往后仍需勤修苦练,免得机会给了你们,却把握不住!”

    李颖又收敛笑容,认真告诫。

    “师父请放心,我等晓得。”

    柴信和张子陵一起拜倒,恭声应是。

    柴信可是清楚,瑶池圣地不仅有大帝经文,还有极道帝兵!

    有了这样一个后台,往后不说横着走,至少很长一段修行路会平坦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