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隔岸观火-《遮天之造化神玉》

    “好快的身手,好强的指力!”

    张子陵瞳孔一缩,语气慎重了很多。

    “你若与此人交手,能有几成胜算?”

    柴信语气依旧平静,轻声问道。

    张子陵略微思忖,才道:“这蓝袍人的修为虽只比我略强,但若真正交手——我的胜算只怕不到两成。”

    他说这话并非妄自菲薄,而是深思熟虑后的实事求是。

    他虽然修为进境不慢,仅半年便已觉醒出一丝神泉,很快就能在苦海中结出第一道神纹。而且由于服用过不死药,肉身也比寻常修士强悍许多。

    但是,他的实战经验着实太少,至今也不过与妖兽争斗过几场而已。

    那蓝袍男子出手极为干净利落,显然实战经验丰富,更何况其修为还要略高于张子陵,胜算自然高得多。

    “那你呢,有多少胜算?”张子陵反问道。

    他至今不清楚柴信到底有多强,毕竟每次与之交手,自己都走不过三两招!

    柴信闻言不由笑了,正要接话,却忽听一阵破空声响起。

    “何方宵小,敢伤我金霞洞天弟子?”

    话音方落,五道身影已经接近,很快来到了近前。

    “吴芸师姐,江丰师兄!这两个烟霞洞天的恶贼,想抢我们的琼玉芝!”

    其中一个躺在地上,口吐鲜血的金霞洞天弟子看到几人,脸上顿时显出喜色。

    至于另一人,已只有躺地痛呼之力。

    江丰并没有立即搭话,而是向柴信和张子陵藏身的地方瞥了一眼,眸中闪过浓浓的鄙夷。

    随后,他才把目光投向已经被围住的烟霞洞天两人,冷然道:“燕地六大洞天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尔等今日所为,太过了!”

    “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在我们面前大放厥词!这偌大的雁芒山,难不成都是你们金霞洞天所有?”

    黄袍男子迤迤然将琼玉芝摘下,面对五人的包围,仍旧谈笑自若,眼中的轻蔑之意更是不加掩饰。

    “刘师弟,此地不宜久留,莫与这些小崽子废话,咱们速战速决!”

    蓝袍男子上前一步,右手已经搭上腰间悬挂的长剑剑柄,神情冷漠而自信。

    显然,这两个烟霞洞天的门人,丝毫未将江丰几人放在眼中。

    江丰仗着其祖父的地位,为人向来自傲,再加上自身天赋也不弱,更是没有几个同辈能被他放在眼里。

    如今竟然被烟霞洞天的两人如此轻视,这让他如何能忍?

    “找死!我可不是那些胆小怕事,徒有虚名之辈!”

    江丰怒火中烧,说到这里还不忘又瞥了一眼柴信二人所在的位置。

    显然,已经发现他们。

    “这小子,好像对咱俩怨气很大啊!”

    张子陵无语道。

    柴信毫不在意,反而面露微笑,微微摇头:“咱们空降成为仙苗,早就是许多人的眼中钉,不足为奇。”

    那十八九岁,气质温婉的女弟子,便是吴芸。

    她见气氛剑拔弩张,眼前二人似乎不简单,俏脸上显出慎重之色,同时右手往腰间一抹,取下一个三寸长的竹筒。

    “咻——啪!”

    下一刻,一道赤红色的光芒带着尖啸冲上云霄,迅速爆炸开来,在天空留下一团鲜红的火焰图案,持续了数息方才消散。

    这是金霞洞天的紧急求援信号,附近门人但凡看见,必须以最快速度赶到,否则事后一旦被门派查到,轻则逐出师门,重则废除修为!

    “师姐,你何必小题大做,这两个人咱们五人还拿不下么?”

    江丰微微皱眉,有些不满。

    “江师弟,此二人体表有道道光华流转,显然已在苦海中结出神纹,不可大意!”

    吴芸柳眉皱得更深,暗骂这小子刚愎自用,竟狂妄到了这等地步。

    “师姐勿忧,此二人不足为虑……”江丰却是不以为意,仍显得极有底气。

    “锵!”

    就在此时,蓝袍青年搭在剑柄上的右手猛然动了,腰间长剑化作银光,似疾风般直刺正在说话的江丰。

    “噗嗤!”

    江丰的声音戛然而止,右臂一道血花绽放!

    “啊!竟然偷袭!”

    他又痛又怒,大声吼叫,但到底有些实力,惊怒中不忘后退半步,没让长剑斩断了手臂。

    “蠢货!”

    吴芸气得银牙紧咬,同时素手一抬,一条缠在腰间的纤细长鞭猛地甩出,向着蓝袍男子执剑的手腕席卷而去。

    “一起上!”

    其余金霞洞天的弟子见状,也齐齐出手。

    “就凭你们几个臭鱼烂虾,也想拦住我们?”

    黄袍男子用一块麻布迅速裹住琼玉芝,并系在背后,随即双掌连动,十余根乌光闪烁的钢镖顿时激射而出。

    “嗤嗤噗……”

    “啊!”

    “堂堂烟霞洞天弟子,竟如江湖匪类一般使用暗器,实在卑鄙!”

    惨叫与喝骂接连响起,金霞洞天五名弟子,除了吴芸身法高超,尽皆中招!

    “妈的,可敢与老子正面一战?”

    江丰连续受创,虽然怒火攻心,但竟也不怂。

    “愚不可及!”

    蓝袍男子见状脸上冷笑更盛,手上长剑却是不停,转瞬间已经与吴芸过了十几招,逮着对方躲避暗器的空隙,反手就是一剑刺向江丰胸口。

    江丰赶忙提剑抵挡,却根本不是对手,长剑被蓝袍男子轻松震开,虽然避过了胸口要害,却让小腹遭了一剑。

    好在吴芸此时已缓过劲,再度凌空抽鞭,攻敌所必救,挡住了蓝袍男子,否则这一剑就能要命!

    饶是如此,也骇得江丰出了一身冷汗,满腔怒火与胆气顿时消退了个干干净净。

    “李师兄,不必纠缠,走!”

    黄袍男子用暗器放倒几人后并未再出手,而是低喝一声转身欲走。

    “好!”

    蓝袍男子斩出一剑逼退吴芸,随即直接跃起,不再纠缠。

    金霞洞天的弟子此刻定然都在全速赶来,他们毕竟只有两人,纵然再如何自负,也深知寡不敌众的道理。

    见两人要走,吴芸不仅没有阻拦,相反还松了口气,庆幸自己方才足够果断地放了信号,否则今日凶多吉少。

    她的实力也不过勉强能与那蓝袍男子相斗而已,再持续二三十回合,则决计支撑不住。

    更何况还有一个黄袍男子?

    眼下对方主动退走,已然是最好的结果。

    “朋友,想走可以,东西留下!”

    却在此时,一道十六七岁的少年身影从林中猛然跃起,如巨石般直挺挺地坠落,砸在了黄袍男子的去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