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烟霞洞天-《遮天之造化神玉》

    “啪!”

    那蜈蚣原本似是在休憩,听到动静后竟猛地直立而起,面向了柴信与李子陵的方向,上千只细腿齐齐舞动起来。

    这画面十分诡异,看得两人一阵悚然。

    “妈的,干它!”

    最终,柴信深吸一口气,脚下猛地用力一踏,顿时踩得土石飞溅,整个人宛如猎豹般扑了出去。

    虽然心里瘆得慌,但他很清楚想要在修士的世界生存,敢于面对各种狰狞的妖兽毒物仅仅是基础而已。

    他速度极快,大蜈蚣根本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一脚踢中了脑袋。

    “砰!”

    大蜈蚣虽然看起来骇人,但实力却不算强,尤其是遇上了柴信这个变态,半截身子都被踢爆了,墨绿色的液体迸射了一地。

    尽管如此,剩下的半截身子仍在地上剧烈蹦哒,场面顿时更惊悚了。

    张子陵正要上前相助,蜈蚣的残躯短暂挣扎片刻后,终是彻底归于平静,死得不能再死了。

    “怎么样,师兄帅不?”

    柴信一边抬脚在旁边的草叶上擦拭鞋子沾染的墨绿液体,一边扭头略显得意地看向张子陵。

    张子陵看着蜈蚣的尸体,认真点头道:“帅!帅呆了!”

    “哈哈!子陵,咱们以后只怕不得不长期面对这类事物,所以必须要尽早适应,更残酷的事情还在等着我们咧。”

    柴信拍了拍张子陵的肩膀,颇有些语重心长的味道。

    “有道理。”

    张子陵深以为然,面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接下来一整天,两人都在山中不断寻觅,与十数头妖兽发生了战斗,心境渐渐开始有所蜕变。

    雁芒山外围足有上百里,着实不算小,两人虽然偶有听到一些兽吼与激斗的声音,但却并未与其他弟子正面相遇过。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太阳已经西斜。

    “师兄,你有没有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

    两人还无法在夜间如白昼般视物,正准备寻个地方运功过夜,却忽然闻到一阵奇异的清香。

    “确实,莫非附近又有什么灵药?”

    这一天多的时间里,他们也采集了不少有年份的灵药,对类似的香气已很是熟悉。

    采到的药材里,品质较好的都被他俩直接服用了,只留一些普通的,最后上交混分。

    二人的实力远超其他弟子,在这雁芒山中少有顾忌,能够采到的药材自是比旁人更多、更好,即使只上交一些相对普通的,也足够名列前茅了。

    “来者何人?”

    “这是我等先发现的!”

    正当两人议论时,忽有一阵吵嚷从不远处传来,似乎与香气来自相同方位。

    两人未有犹豫,立即循声而去。

    行去不过百余步,便见两队人正在对峙,其中一方很眼熟,也是金霞洞天的弟子,另一方却很陌生。

    “别急!”

    张子陵正要上前,却被柴信拦下。

    “先观察,看看什么情况。”

    “师兄,你打算坐收渔利?这不太好吧……”

    张子陵是个厚道人,觉得其中一方毕竟是同门,这样隔岸观火不太合适。

    “你忘了那帮人先前怎么议论咱俩的?再说,你知道他们的对手是什么人,何等实力?做好人可以,但别做滥好人,更别做蠢好人!”

    柴信面色淡然,他自诩不是恶人,若是力所能及,也乐于做些好事,但除非为了亲近之人,否则不会平白涉大险。

    “如今对方实力不明,咱们贸然出手,若是人没救成,再把自己搭进去,岂不完犊子?”

    张子陵闻言一怔,思忖片刻才叹道:“唉,我喊你师兄,不亏。”

    柴信闻言笑了笑,张子陵的性格太过仁厚,这是个高尚的品质,但在残酷的修士世界却未必始终适用。

    愚善不仅害己,也害身边人!

    “这琼玉芝是我们先寻到的,你们岂能如此!”

    金霞洞天这方的一名男弟子语气愤慨,他身旁还有一人,同样义愤填膺。

    “这天下宝物,能者居之,何曾有先到先得的道理?”

    另一方也是两人,一个穿黄袍,一个穿蓝袍,看起来都已年近三十,虽然具体实力不明,但修行年月显然比金霞洞天的弟子长了很多。

    在双方之间的崖壁上,一朵脸盆大的青色灵芝,正散发着碧莹莹的光泽,柴信他们先前闻到的香气,正是由这株灵芝散发而出。

    “好大一株琼玉芝!师父说过,这东西是炼制琼华露的主药,看这品相,只怕年份已过百年!”

    见到那灵芝的个头,张子陵忍不住暗暗咋舌。

    柴信点头,赞同道:“嗯,仅这一株琼玉芝,便足以炼制出二三十瓶琼华露。”

    当然,还要配以诸多其他辅药,以及特殊的炼制手法。不过琼华露的配方中,就数这味主药最为珍贵,比其余辅药加起来还珍贵得多!

    金霞洞天的寻常弟子,一年不过能领取五六瓶琼华露,此时遇上这么一株琼玉芝,那两人自然不愿放弃。

    “这么说,你们是打算强夺?”

    另一名金霞洞天弟子语气冰冷。

    “本就是无主之物,何来强夺一说?”

    黄袍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向崖壁靠近,脸上满是不屑。

    “我们乃是金霞洞天弟子,你二人也敢明抢?”

    “金霞洞天弟子?真是好大的名头!可却压不到我烟霞洞天!”

    “别跟他们废话,直接拿了琼玉芝便走!”

    蓝袍男子移步挡住金霞洞天的两名弟子,催促道。

    周围定然还有其他的金霞洞天弟子,二人实力纵然不弱,但双拳也难敌四手,不如得了好处尽快离去。

    黄袍男子显然也明白这一点,闻言不再耽搁,加快脚步走向崖壁。

    “居然是烟霞洞天的人!”

    金霞洞天的两名弟子面色一变,但让他们就此放弃近在眼前的极品琼玉芝,显然不可能。

    两人对视一眼,知道此事无法善了,刹那间同时出手。

    他们一人拔剑而起,直刺蓝袍男子,另一人则想绕过去,拦住黄袍男子,配合倒算是默契.

    然而,在绝对的实力压制下,这些都全无用处。

    只见蓝袍男子脚下一动,竟似掠过一道残影。

    “砰!砰!”

    两声闷响传出,两名金霞洞天弟子竟同时被击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