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紫色苦海-《遮天之造化神玉》

    “请师父传法!”

    柴信闻言霍然而起,随即又缓缓拜倒在地,态度认真而慎重。

    传道之恩,恩同再造,这个头磕得理所应当。

    李颖别无所求,只图个衣钵传人,此时再不拜师,他就太不知好歹了。

    张子陵稍慢了片刻,但也很快反应过来,有样学样地起身拜倒。

    “好!柴信,你今后便是为师关门大弟子,张子陵,你为二弟子。”

    李颖脸上绽放笑容,待二人叩首之后,便挥了挥浮尘,一股无形之力传出,将二人温和地扶起。

    “我!”

    张子陵无力吐槽,明明自己比柴信大了好几个月,却让对方做了师兄!

    这也没处说理去,毕竟他现在外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任谁都会觉得柴信更大一些。

    “师弟!”

    柴信眨了眨眼,笑眯眯地给张子陵施了一礼。

    张子陵苦笑,随即赶忙还礼:“见过师兄!”

    “好了,都站好,为师替你们牵引气机,感应苦海与生命之轮。”

    李颖起身先来到柴信身前,伸出左手点向柴信小腹。

    “凡天地生灵,皆有生命之轮。于人而言,此轮在脐下丹田之中,被无尽苦海淹没。唯有感应到苦海,方能生出命泉,滋润被苦海侵蚀的生命之轮。再于苦海上架起神桥,抵达彼岸@@”

    苦海、命泉、神桥、彼岸,便是修行道路上的第一个境界——“轮海境”的四个阶段。

    被李颖抵住小腹的瞬间,柴信顿觉一股温和的力量袭来,暖洋洋的十分舒泰。

    “不愧是服用过圣果的人,苦海竟已被激活到如此地步……”

    昨日人多眼杂,李颖只是简单查探了柴信二人的丹田,今日仔细感应,脸上喜色渐浓,随即又浮现一抹惊诧。

    “这苦海深处,怎会有一抹紫意?信儿,你凝神静气,仔细感应!”

    其实不消她多说,柴信早已自动进入了某种玄妙的状态之中。

    初时,他仿佛远远听到阵阵涛声入耳,紧接着,又好似置身汪洋大海之中,一切身体感官都变得很遥远。

    李颖明明近在咫尺,但她说话的声音,却仿佛从远处飘来,似有若无。

    “这!就是苦海吗?”

    漆黑如墨,无边无际。

    只隐隐有一股淡淡的紫意,好像潜伏在波涛深处,又似笼罩在苦海上空。

    “这不过数息之间,便感应到苦海了?!”

    李颖欣喜的同时更觉震惊,心底闪过种种猜测。

    “难道信儿是某种特殊体质,否则苦海中岂会有紫气弥漫,且能这般快便感应到苦海?”

    然而任她绞尽脑汁,一遍遍回忆翻阅过的典籍,也没有找出任何有关紫气笼罩苦海的记载。

    但她也未觉得奇怪,金霞洞天毕竟只是个小门派,根基与底蕴都太浅薄了,对很多神秘的特殊体质一无所知。

    “难道我也是某种特殊体质吗?紫色?苍天霸体的血液好像便是紫色——莫非我是霸体?”

    “可苦海与血液能是一回事吗?何况我这苦海也并非全是紫气,相反并不浓郁。”

    “又或者是神秘古玉的原因?我服用的几种丹药,莫非还有隐藏的效用?”

    思来想去,柴信觉得还是后一种猜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十有八九,这一切还是与古玉有关。

    “信儿,我传法与你,你且细听……”

    李颖到底是百余岁的老人,平生经历太过丰富,很快就压下了心底的震惊,轻诵《道经》起始篇章。

    柴信立刻收敛心思,凝神静听先贤所著的至妙古经。

    服用菩提丹后,他的悟性便已远超常人,即便是放到那些传说的天骄当中,也不会逊色。

    《道经》的起始篇章的内容并不复杂,但用词却颇为晦涩,且足有数千字,寻常人想要背下也要花费不少功夫,更遑论还要充分理解并运用了。

    但柴信却在这些经文入耳的刹那,便仿佛福至心灵,自然而然便领会了其意,且宛如本能般,自动开始运转法门。

    一时间,原本平静的苦海突然剧烈翻涌起来,漆黑的海水裹挟着缭绕的紫气搏击长空,巨大的海浪声竟然自他体内响起!

    整座苦海仿佛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不停地旋转翻腾。

    而这波涛汹涌之下,有一座紫意盎然的大轮隐现,赫然便是生命之轮!

    苦海之所以沸腾至此,便是因为这生命之轮在随着道经法门的运转而转动。

    生命之轮缓缓转动的同时,还带起紫气千条,雷鸣阵阵,着实神异非凡。

    最后,淡淡的紫意甚至笼罩了小半竹林,宛若神话!

    饶是李颖也算见多识广,足够老成之人,见得此景也不由瞠目结舌,惊得久久无语。

    “我这……当真是捡到宝了!初次修炼,轮海便有如此异象,完全不逊于传说中的某些神体、王体!”

    想到这里,老人家喜忧参半。

    “信儿体质如此特殊,以我之能,为其奠基倒也足够。但是,长此以往只怕会耽误了他……或许,我该早做打算,联络圣地了。”

    柴信并不知道,自己初次修炼造成的异象,已然打乱了李颖原本为他们规划好的修行计划。

    他仍自运转着道经,沉浸在修行带来的美妙感受之中。

    他发现随着修炼的深入,虽然未能进一步感应到生命之泉的所在,但原本残存在体内的一些丹药的药力,却开始被炼化。

    他能清晰地感应到,自己的体魄与气血正在变强,简直欲罢不能。

    见柴信这么快就踏上了正轨,无需再有人从旁指引,李颖高兴之余又有些失落。

    自己这个师父,除却传了一段经文,似乎对柴信并未起到太大作用?

    于是,她便把目光投向了早已迫不及待的张子陵身上。

    张子陵目睹了柴信修炼的全程,那声势浩大的异象让他心潮澎湃,对自己的修炼变得更加期待。

    “他二人都是从荒古禁地走出,且看起来子陵服下的圣果似乎更多,或许又是一个特殊体质?”

    李颖看着张子陵更显稚嫩的脸庞,心底不由愈发期待,伸手点向其苦海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