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金霞洞天-《遮天之造化神玉》

    听了柴信的话,叶凡眸光闪动,顿生知己之感。

    这么多同学中,有真心安慰的,有说场面话的,更有幸灾乐祸的。

    唯独柴信一人,开口就是相信自己!

    叶凡根本不需要安慰,因为他从来不是脆弱的人。即便真的只能当个普通人,他也会努力活出精彩人生!

    这才是他叶凡。

    面对所谓荒古圣体的诅咒,他并未有任何落寞之感。只是这些同学的诸般反应,让他暗生感慨。

    “柴火,你的心意我完全了解。不过咱们初来乍到,连修行是什么都一无所知。与其盲目闯荡,不如先加入门派,以待将来。”

    叶凡没说半句感谢的话,但句句都诚恳实在,点到了关键。

    “若有朝一日,你们这几个家伙能在各自门派站稳脚跟,我不也背靠大树好乘凉?”

    以几人的交情,根本不用虚头巴脑的客气,是以他所说都极为直接。

    柴信听得不住点头,最终笑道:“你思路清晰,看来果然未被旁人言语影响。既然如此,那就一切保重,将来再聚!”

    “好!”

    两人互相拍了拍肩膀,各自回到原本的位置。

    又与庞博、柳依依话别一番后,柴信便与张子陵一起,随李颖前往金霞洞天。

    李颖驾驭神虹而行,虽带了两人,速度仍旧极快,数百里路程,盏茶工夫已至。

    最终,神虹在一片缥缈仙山前停下。

    此地苍松翠柏,飞瀑流泉,厚重的白雾笼罩着一切,不时有珍禽异兽于云雾间隐现,实是一处仙家福地。

    群山正中有一座最高峰,其上隐隐有金色霞光闪耀,仿佛神仙世界。

    “这便是我金霞洞天的山门,那金霞万丈的便是主峰所在,乃掌门与众长老修行之地,寻常弟子不得乱闯。”

    李颖笑吟吟地为两人介绍着自家门派,显得十分欢喜。

    她虽然已是满头白发,说话也老气横秋,眼神更是沧桑深邃,但面容却并不似耄耋老人般枯朽,倒更像将近花甲的婆婆。

    言罢,李颖便带着二人落入了云雾之中。

    刹那间,仿佛变换了世界,来到了另一片天地。

    一片片亭台楼阁错落有致,一条条青石小径秩序井然,完全不似外表那般的青山碧岭,云遮雾绕。

    柴信和张子陵都有些目不暇接,只觉得这是一张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完美画卷。

    “真不愧是仙家洞天,果然是不同凡响,宛若世外桃源!”

    张子陵连连赞叹。

    李颖对两人表现出的惊叹很满意,任由他们打量了一会儿,才重新架起神虹,带着两人直冲主峰。

    “李长老,您不是说寻常弟子不得乱闯主峰吗?”柴信有些惊讶。

    “你们是我亲自发掘的仙苗,自然不是寻常弟子!”

    李颖慈和的面庞上浮过一抹傲然,显然她在金霞洞天的地位很不凡。

    “老身今已一百二十余岁,困于彼岸境界近四十年矣,所余寿数至多不过二十载,道宫已然无望。所幸上天垂怜,竟赐你二人与我为徒,传我衣钵!”

    老人家谈到自己寿数无多,却并不落寞,反倒因有了传人而颇为欣喜。

    听她这么说,柴信与张子陵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保持沉默。

    很快,神虹降落在主峰南部一片竹林中。

    竹林中开辟了一块药田,成百上千株灵药生长其间,药香笼罩了整片竹林。

    “拜见主人!”

    药田中,一男一女两名仆从打扮的中年人正在劳作,见到神虹降临,赶忙躬身行礼。

    李颖挥手让二人起身,然后指着柴信与张子陵道:“这两个今后便是我的亲传弟子,你们须小心伺候。”

    “是。见过两位少主!”

    两名仆从恭敬地给柴信和张子陵行礼。

    柴信两人都是和谐社会里长大的,哪见过这种阵仗,一时间竟有些无措。

    “这二人是夫妻,自祖辈起便是我金霞洞天的杂役弟子,都是知根知底的。你们往后若有所需,或有所不知,皆可寻之。”

    简单介绍了一下,李颖带着两人走入竹林前的一排木屋。

    木屋共有六七栋,大小都差不多,看起来很朴素,比寻常农家也强不了多少。

    这与金霞洞天内的诸多楼台殿宇相比,实在是有些寒酸。

    “那边几栋都无人,你们可随意选择。且先歇息吧,明日传你们修行之法。”

    老人家极为洒脱,压根不提拜师的事情,说完就径自回了屋子。

    留下柴信和张子陵面面相觑,半晌没回过神。

    直到那夫妇二人抱着一应日常用具,上前询问他们住哪栋木屋,两人才如梦初醒。

    短短一天之内,经历了如此剧变,柴信和张子陵内心都很不平静。神经紧绷了太久,两人都觉得精神疲惫,简单交流几句后,便各自选了屋子休息去了。

    一觉睡到次日清晨,两人才终于醒来。

    “用完早膳到竹林去,我在那儿等你们。记住,从今而后,须每日早起,听我传授修行之法。”

    见两人推门出来,李颖手中浮尘一挥,旁边端着餐盘的两位仆从立刻上前。

    “今后须多持斋,静心清身,待苦海开辟且稳固后,方可食肉。”

    说完,也不等二人回应,便转身往竹林去了。

    “两位少主,请用膳。”仆从夫妇面色恭敬。

    “多谢!”

    柴信和张子陵接过餐盘,瞧见上面仅有一碗青白色的稀粥。

    “这早餐的分量未免太少了……”

    两人心底都升起这般念头,但却并未直言。

    “这粥是用五种灵药连同灵米共同熬煮而成,是寻常人求而不得的药膳。只吃这一碗,便可保整日不饥。”

    那男仆似乎看出了两人所想,笑着轻声解释。

    “这么神奇?”

    柴信两人各自端起碗,几乎是一饮而尽。

    顿觉一股暖意从胃里散发而出,全身都变得暖洋洋的,确实再无半分饥饿之感。

    “不愧是修真门派,连饮食都不同凡俗。”

    两人啧啧称奇,再度向仆从夫妇称谢,然后才向竹林走去。

    “坐下吧,今日我便传你二人修行之法。此法乃夯实根基第一法门——道经起始篇。”

    听到李颖所言的修行法,刚席地坐下的柴信,眸光顿时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