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死药-《遮天之造化神玉》

    众人议论许久,最终推测应该是“荒古禁地”四字。

    “这里多半不是祥和净土,周围也太安静了……”王子文向来心细,很快发现了不对。

    众人纷纷点头,刚放下的心又忍不住提了起来。

    “不行,我得去方便一下!”

    有人这么一打岔,众人这才觉得憋得难受,不论男女赶紧找地方解决去了。

    柴信几个大老爷们没啥顾忌,各找了棵树便开始放水。

    “哎,那儿有泉水嘿!”

    柴信刚系上腰带,就听到庞博的招呼。

    “不死药!”

    饶是柴信再如何控制,但看到几十米外的那一汪泉眼,以及十几株半米高的小树,他的心脏还是不争气地加速跳动了起来。

    走到近前,十三株小树上红彤彤的果实,以及神泉散发出的馥郁香气,愈发令人沉醉。

    “香倒是很香,只是……会不会有毒?”

    张子陵咽了口口水。

    “叶凡,你向来体质强健,要不你先试试?”

    庞博笑道。

    “我先来吧。”

    柴信不等他们阻拦,果断摘了一颗果子往嘴里送。

    “柴火你也太实诚了,我那是跟他开玩笑呢!”

    庞博三人见状,心里俱是一暖,赶忙也伸手去摘果子。

    毕竟已经猜测到此地凶险,长在这里的果子只怕也不简单。在他们看来,柴信毫不犹豫第一个尝试,显然是有为他们试毒的意思。

    殊不知,柴信比谁都清楚,眼前这可不是什么毒物,而是不死神药!

    “果然,即便是同样的遭遇,人心也大不相同。”

    叶凡想到了刘云志等人的嘴脸,对比之下不由暗自感慨。

    他们刚咬破果子,顿时觉得汁水四溢,芬芳的气息直冲五脏六腑,滋味妙不可言。沉浸在美味中的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柴信脸上的愕然。

    他刚把果实送到嘴边,还没来及张口,果实便凭空消失了!

    “连不死药也收?”

    短暂的蒙了片刻,柴信才反应过来,又是识海中神秘古玉的手笔。

    “真香啊,太好吃了!”

    一颗果实下肚,庞博彻底没了顾忌,又抓起两颗往嘴里塞。

    见他们都不客气,柴信也赶忙伸手又摘了两颗。两颗果实一入手,便又纷纷消失,再度被古玉收取。

    “还剩一颗,给依依带去吧。”

    叶凡饮了一口神泉,把最后一颗果实收起。

    每人三颗果实,吃的时候没觉得,这会儿竟发觉格外饱腹,再没有丝毫饥饿感,纷纷啧啧称奇。

    “这要是炼不出好药,我岂不是亏死?”

    只有柴信欲哭无泪,但古玉根本不受他控制,这太让人难受了。

    为了不至于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赶紧拿起矿泉水瓶,灌满神泉便仰头饮下。

    然而,至少有八成的神泉也被古玉收取,只有两成真正被他吞入腹中。

    他不甘心,再度灌满一瓶,又咕嘟嘟灌入口中,这次神泉只被收取了一半,剩下一半都被他饮下。

    前后牛饮了大半瓶,纵然知道这玩意有妙用,柴信却也喝不下更多了。

    只能最后一次将矿泉水瓶灌满,然后塞入兜里。

    一直到几人都灌满矿泉水瓶开始下山,柴信识海中的古玉还在翻腾着氤氲的气体,不断震颤,却仍旧没有新的丹药出现。

    “应该是不死药与神泉的药力实在太过强大,远非菩提树的几片叶子,或是小鳄的气血可以相比,所以炼制所需的时间也更久。”

    他的推测是正确的,直到又过了十来分钟,古玉终于停止了震颤,六颗青豆大的紫色丹药浮现其上。

    “元灵丹,服之可提升根骨与体质,并增加百年寿元。”

    简简单单的一道信息,却让柴信激动地险些叫出声来。

    三颗果实变成了六颗丹药,每颗都能提升百年寿元,总共就是六百年寿元!

    完整不死药也只能令大帝延寿万载,这残缺的九妙不死药,最多也就能加个千年寿元。

    更何况,三颗果实还仅是残缺不死药的四分之一,总共能增加两三百年寿元就不错了!

    经古玉炼制后,效力提升了至少一倍!

    “先服两粒吧,足以抵挡荒古禁地的岁月侵蚀了。”

    原著中没服用不死药的众人都没有因岁月侵蚀而死去,柴信服下两粒元灵丹,已然足够让他不至于变成老头。

    否则一次服用太多,他也担心和原著中的叶凡庞博一样,变成十一二岁的模样,那太麻烦了。

    值得一提的是,古玉上方似是有一处神秘空间,所有丹药炼成后,都会默默悬浮其上。若是柴信不动念取出,丹药就会待在那里。

    如今,古玉上方还有着一颗气血丹,以及四颗元灵丹。

    连续服下两颗元灵丹,除了觉得药香浓郁,浑身微微有些燥热外,柴信倒也没觉得有其他特别之处。

    “要不要再服两颗?”

    犹豫了一会儿后,柴信最终还是没有继续服用。

    毕竟,即使不服药也不会死,没必要上来就把元灵丹挥霍掉,待以后有了修行法再吞服,或许能更好的吸收药效。

    “到时候再服药,即使变老了也能恢复青春,问题不大。”

    “依依,你怎么了?”

    正在这时,庞博忽然开口。

    只见柳依依脸上隐有泪痕,似是哭泣过。

    “王艳拿我的渔鼓去看,就不给我了……”

    柳依依的声音里有委屈,也有愤怒。

    “依依,你可不能这样说,我们明明是自愿交换的!”

    王艳瞪着眼道。

    柴信一路走来,注意力都在古玉上,已然忽略了刘云志三人,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敢作妖。

    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啪!”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柴信没有半句废话,直接一巴掌狠狠甩在了王艳的另半边脸上。

    “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做人怎可以愚蠢和无耻到这种地步!”

    本就肿着半边脸的王艳,这回彻底成了猪头,整个人都被抽得栽倒在地,愣了片刻才凄厉地嚎哭起来。

    “柴信,你实在太过分了!一言不合就打人,你以为你是谁?何况那渔鼓本来就是我的!”

    李长青居然又跳了出来,满脸都是义愤填膺之色。

    “砰!”

    这次没等柴信出手,庞博直接一铜匾砸在李长青肩膀上,瞬间将之拍倒。

    “你们几个也太霸道了,把王艳和李长青都当成了什么?”

    始终躲在后面的刘云志,终于忍耐不住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