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柴信动手-《遮天之造化神玉》

    他们刚进铜棺,便听见一声冷笑,青铜巨棺外突兀地出现了一个近两米高的身影!

    众人大惊,赶忙高举佛器,指向那身影。

    那人影妖气冲天,黑雾缭绕,显然便是刚才的鳄祖!面对众多古佛器的袭扰,他只是轻轻一挥手,便尽数驱散。

    一击无果,所有佛器都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华,猛地腾空而起,镇压向鳄祖!

    然而鳄祖仅仅又一挥手,数件佛器便立即爆裂,化成点点星辉,被五色祭坛吞没。

    唯有少数几件神物虽然光芒暗淡,却仍未毁掉,落回了众人手中。

    握着重新入手的佛伞,柴信明显感知到其中的超凡能量已经所剩无几,显然也在崩毁的边缘。

    面对强势无匹的鳄祖,饶是他力量大增,却仍觉身如蝼蚁,无可奈何。

    所有人都只能瑟瑟发抖,默默祈祷奇迹降临。

    “轰!”

    陡然间,天地再度变色,一只漆黑的大手凭空显化,向着青铜巨棺抓来。

    眼看就要将青铜巨棺抓在手中,那始终毫无动静的九具古老龙尸终于动了——九条巨大的尾巴齐齐摆动!

    “砰!”

    黑色大手直接被崩碎,铜棺外的鳄祖脸色骤变,双眸中血光爆发,双脚在虚空中连连后退,终于勉强稳住身形。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星空之门终于开启,青铜棺盖也再度闭合。九具庞大的龙尸拉着铜棺缓缓腾空,冲入星空之门,消失不见。

    铜棺中再度陷入黑暗与寂静,只是不时响起抽泣与叹息。众人虽暂时逃脱了生死危机,但前路依旧渺茫。

    “你怎么没声了?”

    庞博几人本在小声交流,忽然察觉身旁那人安静得出奇。

    “怎么,还在记恨我揍你的事?你差点害死叶凡,揍一顿算是便宜你了!”

    “醒醒,说话啊!”

    另一侧有人推了那人一把。

    谁也没想到,那人居然直接倒地,发出一声轻响。

    “怎么回事?我没用力啊!”

    推他的人惊道。

    “死了!身体已经凉了!”

    “什么?!”

    众人皆大惊。

    有人举起手机,棺内立即有了亮光。

    “看他的脖子!”

    几名胆大的同学上前检查,顿时发现了异常。

    那人的脖颈上一片淤青,充满了血痕,像是被勒死的。

    “鬼!这棺里有鬼!”

    有人已经吓得泣不成声,连连惊叫。

    “不是有鬼,是被人杀的!”

    就在这时,刘云志突然出声,同时冷冷地看向叶凡。

    “你什么意思?”

    庞博当时就火了,一下站了起来。

    “他显然是被掐死的,只有离他最近,且手劲奇大的人才能做到!”

    刘云志这话一出口,众人纷纷望向叶凡。

    “是叶凡!肯定是他!他在报复!说不定还有人帮他!”

    鼻青脸肿的李长青大声叫着,只是再不敢上前。

    “去你妈的!一群贱人!”

    庞博气得拎着铜匾就要揍人。

    “你干什么!被我说中了,想灭口吗?”

    “你们也太狠毒了,纵然他有错,但毕竟同学一场,怎能下死手报复?”

    刘云志和身边的几人纷纷出口指责。

    “我说我没有杀人,你们信吗?”叶凡扫视众人。

    “我当然信!”

    “我也信!”

    庞博和张子陵立刻应道。

    柴信点了点头,他比谁都清楚发生了什么,却只是皱眉不语。

    再度身处这棺中,记起了原著细节的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件格外恐怖的事情,甚至比鳄祖还要恐怖——

    大成圣体的神祇念应该已经混入铜棺之中!

    大成圣体可与大帝一战,其强大自是不必多言,即便是死后产生的神祇念,也远非鳄祖可比!

    甚至便是准帝强者,也未必能拿得下他。唯有释迦牟尼那等在准帝中都立于绝巅的存在,才有可能将之镇压!

    “或许在这棺中,神祇念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叶凡他们也不可能安全抵达北斗。”

    最终,柴信只能是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

    “叶凡,虽然我不愿相信,但你确实有嫌疑。”

    李小曼清丽的嗓音响起,面色仍旧平静。

    “庞博,你不必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只是根据客观事实推断而已。”

    “没错,除了他还能有谁,在场谁有杀人的动机?谁又能有悄无声息杀人的实力?”

    李长青见缝插针,火上浇油。

    “先前假作仁慈放过他,现在又暗中将人杀死,叶凡、柴信,你们几个可真够虚伪歹毒!”

    王艳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说话非常难听。

    “你!你这含血喷人的贱人!”

    柴信和叶凡都还算冷静,并没有被激怒,可庞博早已忍无可忍,提着铜匾就要揍人。

    “小心!他胸腔有东西蠕动!”

    张子陵的目光一直盯着地上的尸首,忽然惊声道。

    “噗!”

    他话音未落,尸首上便冒起一朵血花,熟悉的黑色尖锐脑袋随之出现,正是一条凶残的小鳄。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化一道乌光,直奔叶凡眉心而去。

    “轰!”

    叶凡反应迅速,以铜灯挡在身前,几颗火星闪过,小鳄凄厉惨叫,跌落在地。

    柴信眼疾手快,手中佛伞随之砸下,将其砸为肉泥。

    “刘云志,你还有什么话说?”

    庞博猛然将铜匾往地上一砸,气势骇人地盯着刘云志,神色很是不善。

    “我过于冲动了,可谁能想到会有一条小鳄混入……”

    他话还没说完,柴信已然一步跨到他身前,同时一脚狠狠地踹出,直接将他踹飞了出去!

    尽管刘云志手中的金刚杵隐有金光流转,也依旧没能挡住,直到重重地撞在了棺壁上,才终于跌落。

    然而这还没完,踹飞刘云志后,柴信又是一个巴掌甩在王艳的脸上,将其抽得腾空而起,右脸迅速变得肿胀,更是有血迹从嘴角流下。

    “你……”

    李长青躲得远,见此情形便转身要逃,但柴信手中佛伞却已经砸来。

    “啊!”

    惨叫声响起,他直接被砸倒在地,再也无力爬起。

    这一切都发生电光石火之间,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更别说是阻止了。

    谁也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动手,更没想到这个人会是印象中一向缺乏存在感的柴信!